第279章 大河激战(1 / 2)

农夫凶猛 懒鸟 2526 字 2个月前

不到三分钟,十一只小夜叉全部自爆,十二条铁头鱼也被烧成残骸坠入大河,只剩下那座寒冰宫殿随着大河的流水缓缓而下,四周燃烧的烈火,像送葬的欢歌,一时之间,倒也很有韵味。

只是,李斯文再也收获不了天工值,那寒冰宫殿也没有融化的样子,就这样一直又向下飘了几公里,大火逐渐熄灭,却是防腐木全部都扔光了。

“牛皮,我这是碰上了一个寒冰领主了吧。”李斯文有些纠结,因为到现在为止,这寒冰宫殿除了最开始弄出的大量黑丝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举动,这反而让他有些犯踟蹰,他开始有点后悔,早知如此,应该把石柱带来的,尽管石柱只要开战就中招,但通过他的反应就能大致判断出敌人的强弱类型,不像现在这样,完全未知啊。

“领主大人,要不我来试试?”

雪二就问道,现在总不能就这么干瞅着,不止尴尬,也容易夜长梦多,若是小夜叉的援军来了就不好玩了。

“也好。”李斯文慎重的点点头,雪二现在有了那玄冰吊坠,整体实力虽然没有提高,但是在战斗续航方向是真的猛,哪怕在此刻这零上六七度的环境里都能正常输出。

“咄咄!”

雪二一连三只冰锥箭射出,落在那寒冰宫殿上,在这夜晚里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冰锥箭落在地上迅速融化消失。

一看这就不行,对方能自动吸收寒冰力量,这是等于给对方加血呢。

“我来试试!”野猪乔治喊了一声,一弓身子,一连九支粗大的白骨倒刺就飞出去,但这一回白骨倒刺却失了准头,直接射入那黑乎乎的寒冰宫殿之中,不一会儿,那里面就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啃咬声,嘎嘣嘎嘣的……

“啊!”

野猪乔治惨叫一声,开始从身体中生长出无数黑毛,被诅咒了,但下一秒首席护士候二冲上来,一份抗诅咒药剂灌下去,黑毛消散。

“我——我看到了一具白骨,它拿我的白骨倒刺做了它的胳膊……”野猪乔治一醒过来就大喊,于是候二果断又是一份抗诅咒药剂下去,这一回,它才安稳了。

李斯文这回有点犯难了,大家伙都冲上去吗,但总是心底没底,主要是这次的对手太不按套路出牌,诅咒力量又强,而首席护士就一个,到时候救谁?

另外,这座寒冰宫殿本身就有古怪,不是可以胡乱冲的。

“领主大人,让我来试试吧。”

蛇人小楚忽然开口。

“你有什么想法?这可不是开玩笑。”李斯文皱眉,他可不想玩什么添油战术,啃不动的话,他宁可拖着这寒冰宫殿满大河跑,等到明天天亮太阳出来,管那里面是什么魍魉魑魅都得死!

但是让世界力量来杀死这入侵者的话,可就真的没他什么事情了,什么奖励,什么掉落都拿不到。

所以李斯文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这么干的,怎么,他白玩一晚上啊。

还有没有天理了?

“我在想,为什么对方要弄个房子做龟壳?河水里的房子,那不是在开玩笑吗,我想从底下看看,把它掀过来。”蛇人小楚随口道。

“掀?拿什么掀?”李斯文闻言却是眼睛一亮,他倒是有点被思维模式给限制住了,毕竟这寒冰宫殿一看就是人族文化,他下意识的就担心里面有什么女·鬼,女·妖,女魔头之类的。

众所周知,这一类东西很特别。她们要温柔起来,那是真温柔到死,但是要可怕起来,那是真诡异到死,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那种。

这是李斯文在老家时就留下的固有潜意识,不然信不信若一开始出现的就是一个龟壳,草,他早就下令强攻了,前天晚上的寒冰巨象不就是如此吗,因为看得见所以无所畏惧。

今天晚上看不着就心虚了,他一心虚,大家也跟着心虚,毕竟大家伙对他一直是非常信任佩服的,以为真的遇到了什么不可描述的大家伙呢,但事实会怎样,特么的还能会怎样?

如果真有本事这里面的玩意早就冲出来了!

一念及此,李斯文就觉得眼前豁然开朗,没错,差点被魔障了!

“好!大豆,小楚听令,给我掀了它的乌龟盖子,雪二,控场!熊爷主攻,虎爷呼应,候二辅助,给我上!”

李斯文一声喊,大家伙纷纷灌下一份抗诅咒药剂,大豆和小楚率先入水,跟着雪二一连十几个冰龙卷冻结河水,随后熊爷一声大吼,冲出大船,几步就一巴掌砸在那寒冰宫殿上。

“咣!”

熊爷这一掌拍下,竟是发出了金铁交鸣的声音,然后熊爷自己都被反震出好几步,好强的防御,不对,重点是,这寒冰堡垒突然变化,就好像是移动的奇形魔方,又像是密集的军阵,在熊爷倒退的一刹那,几百个黑黝黝的口子露出,里面钻出大量蛇一样的脑袋,一口口冰箭吐出,眨眼间就把熊爷冻了个透心凉。

然后在这一刹那,李斯文终于看清楚了,那哪里是什么女·鬼,女·妖,那分明是一只只诡异的乌龟,它们不知用什么方法组合在一起,于是就变成了寒冰宫殿的样子。

“这特么是一个寒冰领地!”

李斯文一个激灵,终于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了!

而此时眨眼之间,在雪二的帮助下,熊爷已经瞬间脱困,至于虎爷则是借助熊爷的冲锋,抓住那些乌龟吐出冰箭的当口,一爪子就把一头乌龟给掏出来,这乌龟个头不大,也就脸盆大小,但问题是——这特么的得多少乌龟?

整个寒冰宫殿需要十二条铁头鱼拖曳,前后长度超过一百米,左右长度超过五十米,高度二十米,尼玛啊,这根本不是几百只几千只乌龟能够形容的吧?

你们这些臭乌龟,为了装怂也是够了!

李斯文一时之间都是头皮发麻,想想他区区十二个战斗单位,真是单薄得可怜!

而且对方一开始绝对不是在装神秘,装鬼吓人,它们是在等待机会,意图他的大船啊!

一念及此,李斯文浑身都好像被雷电击中!

“回防!全体回防,它们要跳帮夺船啊我凑,封建思想要不得啊!”

在李斯文的怒吼声中,对面的寒冰宫殿忽然瓦解,竟是变成了整整三十艘龟甲船,以极快的速度,反向朝着大船包抄过来。

尼玛啊!

蛇人小楚和蟒蛇大豆直接就被上千只冰乌龟给淹没,熊爷也没来得及回防就被上千只冰甲乌龟淹没,虎爷够贼,发现不妥,立刻跳回大船,候二也是如此。

李斯文最后唯一能看到的画面就是熊爷怒吼着冲向小楚的方向,它们三个集结在一起,应该不会死?

不知道,李斯文只知道这次他真是终日打雁,今日反被啄了,到底谁打劫谁啊?

撤退已经来不及,对方的龟甲船是不知用什么方法堆叠的,下面两排小粗腿,像是千爪大蜈蚣,在水里游得飞快,转眼间就断了大船的去路,何况负责拉纤的七个蛇人还在船上呢,大船根本没法开动!

“稳住!稳住!千万不能让船翻了,更不能让这帮家伙冲上来!”李斯文擎着新打造的铁木盾站在船首,猛地一抡,就将一串的冰甲乌龟给拍飞出去,结果下一秒他全身上下都中了七八十道冰箭,眼瞅着就要被冻结的当口,雪老三冲过来,贪婪的抚摸着那冰箭,转身就是一面巨大的冰墙!

同一时间,雪大,雪二也在大船的四周竖起冰墙,以冰克冰,此刻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