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糊不上墙的不止是烂泥,还有你(1 / 2)

农夫凶猛 懒鸟 1339 字 2个月前

漫灌到岸上的河水来得快,退得也快。

才一个小时左右,原本半人深的漫灌河水就消退到二三十厘米深,那些被冲上岸的大鱼在阳光下跳跃的光点很诱人。

老赵已经扛了两条大鱼杀奔伐木场,至于李斯文,则是趁着老赵不在,一口气屠杀了二十二条大鱼,一条扔给那九个农夫,一条留下自己独享,余下二十条都被他拖到河沟里,任由这里仍旧湍急的洪水将其冲走。

至于原因么,自然不是因为他叫刘一手,而是他在预防这些被他杀死的大鱼无法被神像献祭,进而暴露他的秘密。

同样,他也不会认为老赵被自己慑服就真的可以完全信任了,多做几手准备,总好过到时候手足无措。

此时随着河水的消退,三十亩被淹没的麦田也重见天日,由于漫灌的河水较为平缓,加之岸上的野草繁茂,所以并没有给麦田里带来多少淤泥,一个多小时的河水浸泡也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些妖化小麦与野草的健康。

甚至那些野草在吸收了大量水分后就变得异常嚣张,妖化小麦已经长得很快了,这几天时间就长到二十厘米高,但是才三天没锄草,又经过两次河水灌溉,这些野草就仿佛熬夜过后的胡子,蹭蹭蹭的往外钻。

见天的工夫,就有几厘米了,这若是明天被太阳一晒,至多后天,它们就能追上妖化小麦的高度,进而展开——野草王子的复仇。

所以毫无疑问,一场大规模的绞杀战役正在这三十亩麦田中打响,嗯,剩下的二十亩麦田也不会好过,充其量就是主战场和边缘战场的区别。

李斯文一边吃着生鱼肉,一边盯着这愈发生机勃勃的麦田,他得承认,他刚才低估了这五十亩麦田里的生机值储备了,以这些野草的生长速度,一个月内,他通过锄草获得的生机值不会低于伐木获得的生机值。

而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冒险呢?

外出砍树终究是有些不妥的,就算有老赵帮忙,一旦被监工孙铁石给逮住仍旧不好办,或者万一某一天莽汉领主兴致大发,出来转悠一圈看见了他这个会砍树的农夫,不就一切都露馅了吗?

锄草,锄草,必须锄草!

此路才是王道。

李斯文一边思考着,一边快速的将一条大鱼的鱼肉吃得干干净净,此时他才算吃饱了。

而根据他之前几天的经验,这一顿饱食,差不多可以为他提供35点的体力值。

如果他什么也不做,就躺在那里发呆的话,可以两天两夜不吃饭仍然不会觉得太饥饿。

“所以体力值真是一个好东西,就是不知道这些属性有没有加点上限,或者有什么弊端?否则的话,我这真的可以算是无限加属性了,咦,宋虎怎么也来了。”

李斯文刚站起来,就看到河沟那边乌泱泱的跑来一群人,为首两个勾肩搭背,相谈甚欢的家伙可不就是老赵和宋虎?

他们的关系恢复得也太快了吧!

另外在他们身后则是手持斧头的八个伐木工,好家伙,这是来抢鱼了。

一瞬之间,李斯文脑中就闪过好几个念头,有好有坏,可惜此刻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他的控制,因为远远的,老赵一声招呼,那九个根本见不得食物的农夫就嗷嗷嗷的冲下去抓鱼去了。

无可奈何之下,李斯文只能抓着锄头,混在农夫们中间,做一个低调的只会喊666的咸鱼。

那一边,八个伐木工,加上老赵,宋虎,一大群人呼啦啦散开,此刻水位只剩下十几厘米,不必费太大力量,看见大鱼,一拥而上,一顿狂砸就能搞死。

一开始的时候,双方还把弄死的大鱼专门留人看守,但是随着砸死的大鱼越来越多,也就没人在乎了。

所有人不管是农夫还是伐木工,一个个都兴奋得瞪大了眼睛,声嘶力竭的喊着,那精神头比老鹰都不逞多让,哪里还像是鹌鹑了。

除了略有些担忧的李斯文,这样的情景可不是他最初想看到的,因为这可算是擅自行动了,莽汉领主或许不在意,但是哪位连农夫偷懒都要小肚鸡肠记下来的监工会怎么想就不知道了。

果不其然,临近傍晚时,监工孙铁石来了,他眉头紧皱,面带寒霜,一身的杀气与泥水,毕竟领地又又又被淹了。

“谁给你们自作主张的权力?”

“你们怎么知道这河水里没有危险?”

“谁允许的你们私自离开伐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