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奔雷一斧(1 / 2)

农夫凶猛 懒鸟 1370 字 2个月前

伐木场的位置李斯文早就观察过,所以哪怕经过一场暴雨,他也很容易的就找到了那条被踩踏出来的野草小径。

但他并没有一路狂奔,而是跑一会儿就歇一歇,因为河沟这边的野草都有齐膝深,除了野狼,说不定还有什么东西会窜出来。

还好一路顺利,当下午六点钟左右,他就看到了一片稀疏的树林,以及一座伐木小屋。

没错,尽管伐木工与农夫都是一个层次的平民,但由于伐木工伐木的地点距离领地有二三公里远,属于容易遭遇野兽的地方。

所以通常都会有两个或四个民兵在巡逻保护,同时还要修建一座坚固的伐木小屋,确保在遭遇野兽袭击时躲在里面等待救援。

这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例如今天的大暴雨,四名伐木工就没有受到影响,而没有了农夫小屋的农夫却是几乎全军覆没。

其实在看到伐木小屋的时候,李斯文是有点犹豫的,他怕杀死那两个农夫后,他身上立刻就带了红名效果,按理说一般的建村令都会有这样的功能,但那个神像建村令的确古怪,好吧,说的好像他真的见过正常的建村令一样,(*^_^*)。

“豁出去了!”

李斯文就跑起来,尽力让自己看起来很狼狈,实际上他已经很狼狈了。

很快,四个伐木工,以及一个民兵就发现了他,好消息是,就算那个保持警惕的民兵在看到他后也没有杀气腾腾,只是站在那里,等他靠近到十米后才皱眉问道:“蠢货,你跑什么?”

一边询问,这民兵却还朝着李斯文身后观察,根本就没把他当做威胁。

见到这个细节,李斯文心中大定,当即就气喘吁吁加惶恐地喊:“狼,有狼!都吃了,我,我逃了!”

听到此话,那民兵立刻就警惕起来,

“几头?”

“四,不,五头,灰色的,好像大狗一样!”

“这些该死的畜生!”

民兵骂了一句,就没管李斯文了,招呼其他伐木工收拾东西过来,不过李斯文却注意到,这民兵一直都焦急的望向南面森林深处,显然他是在等待领主大人返回,不然五头狼的话,他一个人也对付不了。

一念及此,李斯文就结结巴巴地道:“发水了,水好大,把麦田都,都给淹了。”

“嗯?麦田都被淹了?”

那民兵立刻就愣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果然不一会他就想到什么,“那岂不是连领地都被淹了?”

李斯文这回就没搭话,他是一个农夫,哪里知道这些高深的东西?

那个民兵明显更焦躁起来,也难为他了,又要担心领主不能及时返回,又要担心领地被淹,简直愁死个人。

只是就算再发愁,他也是怕死的,尤其此刻乌云又笼罩上来,他连去麦田那边打探一下也不敢。

“就在这里等吧,也许领主大人很快就会回来,你——”

那民兵终于做出决定,然后指了指李斯文,似乎在思索该怎么安排他?

李斯文立刻露出惊恐的快要哭泣的表情,“我——我愿意砍树,别,别赶我走!”

这般鹌鹑般的表现,连那四个伐木工都笑了,那民兵也啐了一口,笑骂道:“那你就去砍树吧,瞧你这鸡腿一样的胳膊,简直是白白浪费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