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水太深(1 / 2)

农夫凶猛 懒鸟 1609 字 2个月前

又是一个红霞满天的傍晚,领地中的快活气氛终于开始有些复苏了。

得益于领主大人紧急颁布的命令,今天不管是农夫还是伐木工,工作都完成的很轻松,人一轻松心情就容易好,尤其今天的晚餐除了肉汤之外,每人还额外多加了一小块小指头那么大的烤肉。

大地荆棘·圣阳刺客·鲁大人曾经说过,当快活到来之时,没有哪一块烤肉是无辜的。

所以,死亡和伤病的阴霾终于散去了。

当然,卑微的农夫与伐木工是没资格坐在火堆边和领主大人一起吹着空泛的牛逼的,哪怕靠近火堆一点都被民兵给大声呵斥走,他们只能像地老鼠一样躲在阴暗的角落,尽情享受这人生里最丰盛的大餐。

李斯文也如是。

唯一不同的是,他依稀看到了火光映照之下,领主大人那紧皱的眉头,他不会是要破产了吧?总不可能是心疼这已经到了农夫们肚子里的烤肉。

李斯文没去深想,也没再去偷看,没意义的,因为他已经料定,领主大人应该是已经做出了某个艰难的决定,而这个决定将关系到了领地未来的存亡。

“三天内,结果必然揭晓。”

李斯文钻进木屋,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躺下,几分钟后就进入了梦乡,晚上吃了八成饱,再来一夜好睡,确保天亮后14点体力全部恢复。

夜里有些喧闹,还有野兽的嚎叫,似乎是有几头野狼在尝试靠近领地,但很快就被斩杀了,从这点来讲,有一个武力强横的领主,对整个领地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没有这样日夜不停的巡逻和击杀,白天的时候,领地周边也不会那么安全。

天一亮,李斯文就醒了,14点体力值不出所料的全部恢复,不过领地里的动静有些和往常不太一样。

但李斯文没动弹,也没睁眼,直到身边的几个农夫都嘟囔着醒来,他才一样嘟嘟囔囔的起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飞速瞄过,然后他就吃了一惊,却是领地里凭空多了五个看起来就很凶悍的武装大汉。

之所以是武装大汉而不是武装士兵,完全是气质决定的。

自此李斯文就没再多看一眼。

“不可能是英雄单位,也不会是高级士兵,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是雇佣兵了,领主大人这是要开boss吗?雇佣兵招募的价格不低吧,而且武力和装备肯定弱于正规的高级兵,嘿,真是一个喜欢正面莽的领主大人啊。”

在心里感慨着,李斯文就领了干粮,灌了凉开水,开始了日常锄草的工作,至于领主大人何时会出征,出征何处,那真的不是他应该操心的事情。

“今天就把体力值加到15点吧,从明天开始加敏捷,另外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至多两天,黄色小球就会被点亮了。”

上午八点左右,李斯文还是看到了出征的领主大人,这次可算是倾城而出了。

除却领主大人之外,还有监工孙铁石,五个雇佣兵,八个民兵,四个猎人,领地几乎空虚了,如果他们这一去不回——那便一去不回!

“啊呸呸,抱歉抱歉,我不是这样想的,实在是这句话出现的频率太多,而且又是如此顺口。”

李斯文偷偷的呲了下牙,他真不想做乌鸦嘴,现阶段,就算他是被剥削阶级,他也十万个希望这个领地能够壮大,希望领主大人长命百岁,毕竟大树好乘凉,最主要的是他连原始资本都没积累出来呢,这个时候单干那就是在找屎啊!

整个上午,李斯文都在认真工作,之前的一个小小念头,并没有让他太内疚,抱歉,他不是那样的人。

生死胜负在那位领主大人决定开boss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结果,雨我无瓜……

然而,在下午六点左右,李斯文刚刚提取了一点生机值,并添加在体力属性上,他就看到凯旋而归的领主远征‘军团’。

民兵只死了两个,雇佣兵死了一个,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四个猎人,六个民兵与两个雇佣兵共十二个人抬着的一头巨大黑熊!

很确定,那就是黑熊,小山一样,人立起来怕不是得四米多高,哪怕隔着上百米,哪怕那黑熊已经死掉,但那种凶煞之气还是让一众农夫包括李斯文都眼晕心虚,相信在这一刻,领地的士气又在嗖嗖嗖的往上涨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每天的这个时候,农夫们都会放慢锄草速度,身体早已疲惫不堪,就等着回家吃饭呢,结果被那黑熊一刺激,这帮家伙好像是绽放了青春一样,挥舞起锄头就是一阵猛干,那种由内而外的自豪感让李斯文理解不能。

总之,不管承认与否,那位领主大人的确是成功解决了某种农夫们并不了解的领地危机,领地的未来似乎更光明了。

傍晚,肉汤福利没有了,食物供给重新变成了一碗野菜汤加一份黑乎乎的干粮,但这似乎并不会打击农夫们的热情,他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空泛又空泛的讨论着领主大人竟然狩猎回一头大地暴熊的伟大事迹。

嗯,没错,李斯文还是从这些农夫口中得知那黑熊居然叫大地暴熊,当然,能探听的情报也仅限于此了。

入夜,野兽嚎叫的声音多了起来,但很快就再次消失无踪。

领地内火把林立,四个猎人在连夜分解大地暴熊,领主大人如标枪一样的站在那里,手中托着一个足球那么大的物事,哪怕看不清,但李斯文也能知道,那是一尊神像。

没错,神像,而不是建村令/建城令/建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