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疫病来袭(1 / 2)

农夫凶猛 懒鸟 1161 字 2个月前

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

如火的夕阳染红了西边的层层云彩,壮丽绚烂得无法形容,至少,李斯文已经没心思去形容,他捧着一碗野菜汤,拿着一份黑乎乎的干粮,正努力的吃下去,至于另外一份,被他藏起来了,这是其他九个农夫都在做的事情,似乎只要与食物有关他们立刻就会变身成为小机灵鬼。

领主大人与他的首席监工孙铁石正在抱着两条鹿腿在大快朵颐,民兵们嘻嘻哈哈的喝着肉汤,篝火噼噼啪啪着,领地内外洋溢着快活的气氛。

于是,李斯文立刻佝偻起腰板,尽可能的把自己埋在太阳最后的余晖照耀不到的角落,这种快活他也有,但他不说。

直到钻进茅草屋,任由黑暗遮掩住面孔后,李斯文心中才彻底的欢呼一声。

“六点的体力值啊,在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里就恢复了六点体力值,感觉真像是挖了一个巨大的金矿那样,所以,不用担心食物不足影响体力了。”

“明天,在士气调整过来之后的农夫们会恢复正常的锄草速度,而我的目标是——在傍晚结束之前获取两点生机值,这完全没有问题,有了生机值,一点加体力,一点换梨吃!总之,我需要一波原始资本的积累。”

“现在,放松,睡觉!”

几分钟后,李斯文顺利进入梦乡,而此刻的他,体力值足足有九点。

原以为会一觉到天明,但半夜时分,他再次被惨叫声惊醒,最初以为又是什么野兽来袭,但喊叫的却是隔壁的一名伐木工,他捂着肚子上吐下泻,弄得臭气熏天。

当领主大人赶来后,举着火把的他脸色很难看,立刻把所有人都轰起来,一边命令厨娘烧水,一边命令李斯文他们这些农夫把秽物铲走埋掉,至于那名伐木工则是被抬到领地最边缘处,任由他惨叫不止,所有人都束手无策。

接下来整整忙碌了大半夜,所有人都被强制性洗澡,洗手,漱口反正各种折腾。

等到天亮了,众人都呵欠连天的时候,才发现那名伐木工早已经死去多时。

“他吃了野果子,还喝了脏水,得了急病,如果你们今后不想死的话,就给我看好嘴巴!”

领主大人怒气勃发,众人噤若寒蝉。

死去的尸体很快被堆上木柴烧成灰烬,所有的茅草屋也都被烧掉,接下来会重建,看起来领主大人是吸取了教训,哪怕很肉疼,都要修建木头房子,而六名伐木工努力伐木至少十天的成果一次性就被消耗掉了。

造房子是用不着农夫的,所以在匆忙吃了早饭后,他们还要去麦田里锄草,除了李斯文,其他九个农夫仍旧是疲倦状态,连续两天夜里都在折腾,白天干的又是重体力活,所以他们现在的体力能有6点就不错了。

倒是李斯文在前半夜就恢复满了体力,所以很精神。

可他心里的紧迫感却不断徘徊,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这个世界里凶残的野兽固然会是可怕的,但因为疾病瘟疫中毒的减员却更可怕。

纵观他这六天来的经历,野兽其实并不多,那么上一代十名农夫是怎么死的就值得商榷了,没准就都是得了疫病死掉的。

“所以,加体力,加生命吧。”李斯文再次紧急调整目标。

一个上午匆匆而过。

其他农夫的锄草进度都至少落后平时的20%,而李斯文的锄草进度同样不快,可他这一次是真的执行斩草除根策略了,锄头入土深度平均都达到了七八厘米,彻底把野草的根部给暴力摧毁,自然获得的绿色光点就更多。

平均下来,一棵野草就能获得四点甚至是五点绿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