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监工与农夫(1 / 2)

农夫凶猛 懒鸟 1059 字 2个月前

太阳落山之前,在四名民兵的护卫下,李斯文与其他九名农夫从麦田返回领地,其实两地之间的距离也就五六百米,但就算这么短的距离,仍然有可能面临未知的突发危险事件。

此刻的李斯文浑身都被晒得黝黑,汗水在粗麻布衣服上结成白晶,浑身自带一股酸臭之气,看上去与其他农夫没什么两样,但今天下午他却按照计划成功从绿色小球里提取了一点生机,并将其加点在体力上。

假若能混过今晚这一关,拥有11点体力的他,在明天会更占优势,哪怕这优势只是一点点。

晚饭应该是有些丰盛的,隔着很远就有清凉的晚风带来了煮肉的香气,这让民兵和农夫们都下意识的加快脚步,李斯文更是馋的肚子咕咕叫,恨不得一步就冲回去。

这一刻他甚至在想,看在肉汤的份上,被领主大人赏识,然后努力证明自己的价值也不错。

但现实还是更骨感一些,当看到一个陌生的精壮汉子与领主大人坐在火堆前交谈甚欢的时候,李斯文就知道这顿肉汤不是为他而准备的,他不但白高兴一场,也同样白担忧了一场,领主大人根本就没注意也不会在乎锄草的速度与质量,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另眼相看与奖赏了。

农夫们都略微有些失望,但木讷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挨个从胖大婶那里领了一碗只加了盐巴的野菜汤和一块黑乎乎的干粮,他们就算是结束了这辛苦又枯燥的一天。

李斯文坐在茅草屋前,一边喝着野菜汤,一边尽可能的将那块粗硬的干粮嚼碎,现在,每一点食物都是弥足珍贵的。

太阳已经落山了,深青色的雾气从大河那边飘荡而起,还算明亮的天空像一面浅蓝色的水晶,大概可以满足一个异界流浪者最简单的奢望。

不求诗情,不慕画意,做个好梦吧。

钻进低矮的茅草屋时,李斯文不经意的回头瞅了一眼几十米外的那处篝火,还有上面熬煮的肉汤,真香啊。

所以这是领主大人招募了一个精英兵种还是英雄单位?居然舍得煮肉。

——

对于一个地位最低的农夫来说,领地里的变化其实与自己没什么太大关系。

还是天亮就出发,没人监工,自己干活,理所当然。

这样的状况对于李斯文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方法来做事情。

而任何事情都能讲究一个熟能生巧。

比如,他已经能更有技巧的通过石头打磨来让锄头变得更锋利一些。

再比如,他挥舞锄头的动作,力度,角度也变得更自然,这会让他的肌肉拉伸变得不那么剧烈,对体力的消耗降低,对野草的伤害更高,嗯,可以更容易斩草除根了。

他今天的目标是,傍晚太阳落山前,让绿色小球再次积蓄满一点生机值。

太阳升起后不久,照在身上就是火辣辣的,温度迅速提升,麦田里的野草也一棵棵的张牙舞爪,草根更是盘根错节,死死的守卫着它们所占领的土地。

于这些野草来说,麦苗才是可怕的入侵者吧,而农夫则是凶残的刽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