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双龙会首(1 / 2)

“不要走了,我与任梁现在身受重伤,再这么走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

李沛喘着气,停了下来。

而在一旁,则是断了一只手臂的任梁,以及面色苍白的王君雅,没有人能够想到,在众人休息的时候,那怪物会忽然闯到众人面前。

至于黑龙,已经被怪物一拳轰杀,成为了一具尸体。

王君雅并不擅长战斗,而任梁此时又断了一根手臂,可以说,战场上,唯一能够战斗的只剩下了一个李沛。

在两人的庇护下,李沛端坐在小山坡的顶端上,静下心来,接受来自王君雅的治愈,这时候,王君雅已经顾不上保存体能,而是完全将能量灌入到了李沛的身躯之中,在这种灌入下,使四周亮起一片金色的光芒,照得灰黑阴森的山丘上耀眼一片。

对战怪物,李沛身体饱受摧残,这时候为了翻盘,只能依靠这种方式,才能寻找到一线生机。

李沛闭上眼睛,感受着那丝丝地融入他身体里面的治疗之力,只觉得浑身每一处血肉都得到了滋润,让他倍感舒爽,他紧紧地握着粗大的拳头,刚毅的脸上满是无比惨烈的神色,凝重说道:

“这个怪物的实力非同小可,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我之前引爆黑龙的身躯,或许会对它造成一些影响,可这个影响,肯定不会长久,所以,我们必须小心提放!”

“嗯,我会将全部力量交托在你身上,希望,我们可以逃出生天!”

王君雅此时完全沉浸在了帮助李沛恢复的状态下,任梁则也因为治愈,手臂不再流血,只是神色有些落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世上就是有很多不会让你如愿的事情发生!

所以,就在这种治疗刚刚持续了不到一会儿的时间,几人便察觉到了一股不对劲的地方。

“呼……”

空气忽然间变得浑浊起来,带着淡淡的恶心气息,让人一下子便觉得有些不舒服,不仅如此,这些气味中,还夹杂着一缕难以形容的阴寒,就像是无数把刀子放在身上不停切割一般,让人感觉有种难以承受的痛楚感。

“李哥,好像有些不对劲啊,那个怪物不会现在就追过来了吧?”任梁忽然苦涩的说道,与之前勇猛的模样不同,这时候的任梁,竟然露出了一缕难以抑制的恐惧情绪。

“慌什么,现在是关键时刻,那怪物拥有一些智慧,等的便是我们自行慌乱,现在听我号令,不许慌乱!”有过无数次轮回经验多李沛,作为这次任务的第一指挥者,表现出极强的领导才华,冷静面对眼前的一切。

但是很快,狂风更加呼啸,就连那些黄沙、杂草之类的也纷纷被卷上了半空中,犹如一张张随风飘逝的冥币,带来了死亡的气息……

不仅仅是任梁,便是一旁的王君雅都脸色大变,心神大乱,两人能清晰地听到一声声的鬼哭狼嚎,这不是鬼魂在低声呓语,而是恶鬼魔鬼在痛苦地嘶声咆哮!

李沛知道那怪物已经察觉到了这里,可他现在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那便是尽可能的恢复力量!

而且,现在最不能乱的便是自己,自己要是乱了,这两人万万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约莫又过了几分钟,天边竟然泛起了一丝鱼白,谁能想到,彼此苦苦支撑,竟然等到了天亮。

只不过,与此同时,天上忽然下起了小雨。

末世天气十分不稳定,众人原本并没有把这雨滴放在心上,可就在这时候,李沛忽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他伸手擦拭了一下脸庞,却看见,手掌处忽然有种粘稠的感觉。

而王君雅此时也无比慌乱,大惊失色道:“这根本就是血啊!”却见她摊开自己的手掌,却看到如同染料一般猩红的掌心。

这时候,王君雅哪里还有半点身为觉醒者的觉悟,她简直变成了一个怯弱的求生者,变成了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

她只觉得这里越来越缺乏安全感,尤其是空气中越发清晰的一声声鬼哭狼嚎犹如钢刺般扎在她心脏之中,让她浑身都发冷……

而在一旁的任梁,更是直接颤抖起来,李沛察觉到了一丝古怪。

这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之前面对怪物的时候,任梁表现出了极强的适应能力,可现在,为何又会变成这副模样?

难道说,眼前这个跟随自己一段时间的同伴有什么人格分裂吗?

要知道,这是一个充满无数希望与可能的世界,没人知道,在奔跑的这段时间,任梁到底遭受了怎样的心灵摧残!

“吼吼!”

就在此时,山的令一旁忽然传出了一些食尸鬼的声音。

果不其然,山坡周围的黄沙突然下滑,赫然有二十只丑陋狰狞的食尸鬼跑了出现,这些食尸鬼,一个个或是矮小如侏儒,或是四肢爬地如毒蛇般吐着信子,但眼眸却是出奇的相似,闪耀着灰白色的死气,空洞的眼眶中尽显杀戮!

“啊!兽化食尸鬼,是兽化食尸鬼!”

此时任梁早已乱成了一锅,惊怒交加地瞪着嗜血的食尸鬼,尽管以前,任梁根本不惧怕对方,可是现在,他却根本无能为力!

而任梁的这种种变故,却让李沛似乎猜测到了什么,在与怪物战斗过程中,任梁的脑部显然是受到了一些袭击。

并不是源于外力,而是内在。

对方或许已经死了,现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只有惧怕与尖啸的可怜虫。

虽然知晓了一切,但李沛却没有多少时间浪费在任梁身上,因为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此时,空气都仿若凝结成冰。

那股刺人脸疼的寒意,仿佛能将人们血液所冻僵,李沛能在这无数阴暗的能量中找寻到,源于其中最为恐怖的一道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