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阴影中的推手(1 / 2)

孙薇已经是强弩之末,在挥砍最后一刀之后,便瘫软在了地面。

而据点上面,一直都在观战的众人,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孙薇的嘱托,纷纷跳了下来,朝着孙薇就冲了过去。

之前孙薇说过,那些恶魔看似鲁莽,但凶狠程度却远超人类,之前的战斗中,许多超凡者还没有发挥出来,便被恶魔擒住,成为了干尸,成为了召唤更多恶魔的养料。

正是因为如此,孙薇才告诫所有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轻易下来,而这也是她孤军奋战的主要原因。

一人对决二十几只恶魔还有一线生机,可要是恶魔依靠祭品召唤出更多的同类,饶是孙薇再强,也绝对没有翻盘的机会。

孙薇现在只是力竭,并不是没有意识,看着倒在一旁的怪物尸体,以及纷纷跳跃下来的众人,孙薇突然皱起了眉头。

不知为何,她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兆,就像是有什么事情忽略一般。

之前的恶魔可没有这么好对付,虽然这一次,和自己爆发有一定关系,但恶魔落败的速度也实在太快了一些。

这让孙薇只感觉,所有的一切背后似乎有一只大手在推动一般,让她不由眉头皱起,总觉得会有什么厄难降临一般。

“不要怕,我们现在就过去!”

“是啊,您是最后的希望,万不能出现一丝意外!”

就在孙薇思绪的时候,远处的那些人已经不断靠近,废土世界,虽然也有心系孙薇之人,可也不能排除,其中夹杂着一些趋炎附势之人。

之前孙薇战斗的时候,他们脑海中有属于自己的盘算,而现在,孙薇获得胜利,他们只能先将那些盘算统统散去,而是以一种忠诚的模样出现在对方的面前,这才能换回更多的利益。

这些人的速度甚至更快,一举突破了一些真正忠诚之人,只希望自己的态度能让孙薇记在心中。

可看着不断靠近的人类,孙薇的瞳孔却忽然紧缩,她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当即就用尽浑身力气说道:“跑!不要靠近!”

话音刚落,奔袭的人们还不知道孙薇为何会说出这样一句话,地面般忽然塌陷,紧接着,一头无法用常识认知的怪物,从土坑里面钻了出来。

那是一头足有二十几米的巨蟒,身躯堪比水塔,这时候对方直立起来,只是用余光扫视面前的人类,便让一众超凡者的呼吸变得凝重了不少。

它的外形类似史前爬行动物,单是它巨大的头颅就堪比几十个磨盘。

“利维坦!”

阴影处,一颗丑陋的脑袋战战巍巍说出了这三个字。

这颗脑袋正是迷诱魔。

对方之前被蛮血者供奉,一副凌驾于万物之上的模样,可现在,却恐惧的如同要崩碎一般,眼眶中的灵魂火焰都有熄灭的征兆。

而手持迷诱魔脑袋的,正是顺着感觉过来的李沛!

在梦魇说出一切之后,李沛便决心前往极地之巅看一看,事实上,早在孙薇对战恶魔的时候,李沛已经在旁边观战上了。

只不过,他并没有出手。

李沛的目标不仅仅是赤月而已,在他的想法中,占领更多的势力与人口,无疑会让赤月变得更加强大。

李沛需要的并不是一个盟友,而是一个可以侵略的对象。

强盛时期的极地之巅,显然没有,只剩下一口气的极地之巅有吸引力。

原本李沛还嫌弃恶魔们实力低下,只是一个照面,便被女人全部斩杀,可不曾想到,连同那些恶魔在内,不过是引诱人类下来的诱饵罢了。

在深渊待了那么久,李沛自然知道一些恶魔的习性,他们善于制造陷阱,然后将猎物蛊惑到陷阱之中,到时候,他们便会以极为血腥的方式,将其杀死,然后成为增加实力的血食亦或是召唤更多恶魔所需要的能量。

正如眼前,前期的那些恶魔,根本就是一些小角色,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次入侵这里的背后推手,便是这条来势汹汹的狂蟒。

“主人,我们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我们现在就走吧。”这时候,迷诱魔还在蛊惑李沛离开。

李沛也感到有些奇怪,就算是面对死亡的时候,迷诱魔都不曾流露出这般恐惧的模样,可现在,就像是老鼠遇见猫一样,所表现出来的胆怯,让李沛都颇感惊讶。

这还是那个玩弄蛮血者,如玩具的阴险角色吗?

怀揣着疑虑,李沛问道:“这个家伙是什么来历?”

迷诱魔的灵魂战栗着,就像是想起有关对方的故事,就会浑身颤抖,无比恐惧一般。

在缓了足足数秒,在确定李沛并没有打算离开之后,这才开口说道:“这是一个连恶魔领主都不敢招惹的存在,它们被誉为上古邪物!”

“上古邪物?”李沛喃喃自语。

迷诱魔喃喃自语:

“恐惧之利维坦,它诞生出怪兽与巨蛇,牙锋犀利,趾爪无情,身躯充溢毒液,而非鲜血。大陆与深海的凶兽,如神般沐浴荣耀,饰以光辉无可名状的畏惧,倘你得见利维坦。

它恐怖的身体中诞生了巨蛇与毒龙,飓风和最狂野的风暴,还有那震撼大地的恐惧,以及连神明都无法理解的强烈憎恶。世界在利维坦的轻扰下动摇。而诸神将它置于深渊的寂静之中,沉睡永远。”

“诞生于造物时期原始纯粹的混沌,利维坦,这盘绕着世界的怪物深深沉睡于波涛之下。无数怪物与灾祸脱胎于它的梦境与惊扰,降临于世。”

“交织着思维与感情的复杂互动刺激了利维坦狂野的梦境和不安的扰动,甚至毁灭的摇撼与暴怒。它混沌的心智唯一希望的就是毁灭神所创造的一切,以及同样的,毁灭它自己。”

随着迷诱魔的喃喃自语,让李沛认识到了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连恶魔领主都无比忌惮的东西,自然不是简单角色。

而这,便是迷诱魔恐惧的原因,这种源于骨子里面的害怕,早已侵入到了对方的骨髓之中,让对方在面对对方的时候,甚至连最基本的勇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