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孕育死亡的世界(1 / 2)

阴云遮盖,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这便是深渊的环境,总是给人一种身处梦境的既视感。

李沛在这个世界同样需要睡觉,他尝试呼唤艾莉以及书籍,而得到的答复却是,在这里虽然已经过去了长达半个月,但在现实生活,仅仅只是过去了一天。

彼此虽然还有联系,可就像是处于两个时空。

“那些长着动物耳朵的生物一早过来拜访您,不过被我拒绝了。”这是无相妖师的声音,即便隔着一个世界,李沛依旧觉得有些刺耳。

“继续保持这种现状,再过上几天,我便会回去。”

李沛的世界是废土,而不是这片充斥着死亡与暴戾的异世界。

虽然废土上同样充满了背叛与杀戮,可与深渊相比起来,就像是一条小溪和江河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就算在废土上已经呆了数个月,可真要熟悉这里,同样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行。

唯一令人欣慰的一点是,这里的生命源超乎寻常的充足,虽然这里依旧荒芜,根本没有什么绿色植被,即便有,也仅仅类似于食人草、挂尸树这样的诡异植被。

可还是生存着无数生灵。

这里是无数邪恶、暴戾的恶魔家园。这里也是盐水和岩石凸起的国度,会飞的恶魔把那些岩石凸起作为老巢。底栖魔鱼,深海乌贼,和恶魔鳐鱼在深海发起战争,但是所有生物都要在至高统治者的力量面前低头。

在距离这里几百公里的地方,有一片一望无际的沼泽,一个恐怖至极的强者,正在运用她不可思议的力量,企图向其它层面发动攻击。

对方的名字被恶魔们称为混沌之后。

混沌之后是原混沌海居民以及蒸汽沼泽的统治者,她的下半身是大量乌贼般的紫红色触手,一个鸟嘴隐藏在这丛触手之中。这些触手始终覆盖着闪闪发光的黏液。在她皮肤上,红色和紫色的血管纵横交错。她的上半身是一个无比巨大,有着蓝色皮肤的类人女性。她的眼睛和头发是黑绿色的,附着在卷曲之中。

她如同巨人一般,时常会游荡在沼泽之中,巡视自己掌控下的层面世界。

身为赤月的领袖,李沛肯定不愿意麾下时常会搏杀、对战,但人类的脑回路自然与恶魔不同,作为这里的统治者,她甚至会鼓动手下们相互厮杀。

她并不会因为死伤太多而感到气愤,反而,那些真正的刽子手以及屠杀者,会有幸成为她邀请的对象。

混沌之后需要精锐战士,因为像是她们这种存在,力量已经到达了极致,想要继续向上飙升,唯有招募更多的信徒这才。

没错,混沌之后已经有了神邸的力量,深渊是一个拥有神的世界,这是李沛熟悉了很久,才接受的一个事实。

所以说,在废土世界,精英级别的强者或许已经算是高手,而在这里,不过是万千蝼蚁中的一员,不要说是精英级别,便是传奇阶位,也仅仅是够资格能够参与血战。

这是一个多元素的世界,由恶魔与魔鬼组成。

而所谓的血战,便是针对两个种族间的厮杀,简单点来说,便是如同人类与蛮血者之间的纷争一般。

只是,在从其它恶魔记忆中摄取有关血战的记忆后,李沛才知晓,相比起所谓血战,赤月与蛮血部落的战斗,更像是小孩子在过家家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恶魔对抗魔鬼(居住在九层地狱)的永无止境的战争。

恶魔与魔鬼在无数的战场上厮杀。魔鬼以惊人的数量涌入深渊,建立钢铁要塞,占据万门平原上的战略要地,而恶魔领主们则将魔鬼们赶回去,将战争推进到阿弗纳斯的平原上。

血战进行了无数个千年,但最近若干世纪,这场看不到头的战争出乎意料的进入了一种剑拔弩张的休战状态,由于九层地狱的内战与深渊领主间持续不断的权力倾轧,血战的伤亡代价似乎太高了。

一方想要进入这个世界,另一方也想占领对方的层面,就这样,属于恶魔、魔鬼之间的世纪血战便以此展开。

与混乱、善变的恶魔不同,魔鬼是来自巴托界的炼狱生物。魔鬼中数量最多的是巴特祖族,他们以强大的力量、邪恶的性格、无情但有效率的组织而恶名昭彰。

巴特祖族有严谨的社会阶级系统,其中的权力不仅取决于力量,还取决于地位高低。这些魔鬼们几乎花费了大部分的时间来腐化凡人(最常见的就是向凡人推销魔鬼契约),以此来扩大自己在整个巴托界的影响力。

大多数巴特祖族具有哥特式石像鬼的外貌,以人类的标准来说,他们的长相既怪异又难看。

魔鬼们入侵深渊世界,充满了不可预知的随机性,可每一次血战开始,就等于意味着一个世界的毁灭。

数百万魔鬼军团会冲入深渊中大杀特杀,它们收割恶魔的灵魂占为己有,作为自己晋升的能量来源。

在得知这一切之后,李沛微微皱眉,因为魔鬼的一些手段,让李沛想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那便是书籍!

对方存在的意义,便是无穷的吞噬,吞噬掉所有见到的生命源,而除此之外,对方也会像是魔鬼一般,用蛊惑的方式让人堕落于深渊之中。

彼此的手段简直如出一辙,李沛也不禁陷入茫然,难道两者之间真的有某种不可言明的秘密吗?

不过,这仅仅只是思考罢了,作为一个幼小的个体,李沛根本没有踏足血战的想法,即便是精英级别的恶魔一旦参与到血战之中,也不过是炮灰一样的存在,一个高阶魔鬼一个猛冲,或许就会有成千上百的低阶恶魔会死亡。

“昂!”

一阵咆哮将李沛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之中,却见一群牛头怪们正怒吼着,身上似乎还扛着一些原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