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聪明的领袖(1 / 2)

牛头怪首领感觉到了致命的威慑力,它喘着粗气,试图做出反击,可随着夺心魔、猎魔蛛以及这个古怪的怯魔出现之后,它反而有些犹豫了。

身为首领,它需要保证族人的安危,因此,它并没有急着攻击,而是眉头紧皱,盯着眼前的敌人,它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能够重创对方,并让族人逃走的机会。

怯魔的本体自然是李沛,原本以为牛头人会发疯似的朝自己冲撞过来,毕竟,自己一句死亡与臣服的威胁,充满了蔑视的意味。

可不曾想到,这些牛头怪竟然能够承受这种程度的侮辱,这根本不符合牛头怪的本性。

牛头怪是一种性情暴躁的生物,就算是燃油一般,一点弱小的火苗,都有可能将对方引燃,而陷入狂暴的它们,智商甚至会进入负数。

没有脑子的牛头怪,跟活靶子没有什么区别,极度的愤怒之下,它们甚至懒得躲避,而是用血肉之躯来抗衡箭矢以及法术。

前不久,李沛刚刚用这一招灭绝了一支牛头怪部落。

嘲讽技能点满,一通怒斥之下,牛头怪当即朝自己开始进攻,可殊不知,李沛在面前早已布置好了陷阱。

最终的结果是,能够参战的牛头怪全部跌进了深坑之中,李沛要做的,只是举起一旁的石头用力丢下去。

而牛头怪剩余的妇孺与幼年体,李沛并没有放过,在转生恶魔的那一刻,虽然灵魂还是人类,但或多或少沾染了一些这个世界的阴暗与堕落。

恶魔的世界里面没有怜悯。

在那之后,李沛亲自下令,将那些妇孺全部变成了生命源。

相比废土,这里连最基本的善良都没有,正如蠕虫为了强大,会吞噬掉自己的同伴一样,为了生命源的摄取,李沛也做了让许多生灵无法接受的暴行。

不过,这里是深渊,无论是恶魔还是深渊生物,都没有心思来指责李沛。

李沛对于眼前这个牛头怪头领产生了好奇,它拍了拍麾下的猎魔蛛,对方缓缓朝前走了过去。

怯魔是深渊中低等生物,求生旅途中,牛头怪的食谱上甚至就有怯魔的名字,在往常的时间中,死在牛头怪手中的怯魔足有三位数,对于这种只比蠕虫大了一点的小家伙,牛头怪首领往常瞧都瞧不上。

无论牛头怪身为外来生物,在这深渊中有多么势单力薄,但能让它提防的则是那些恐怖的恶魔,至于怯魔,显然不再惧怕的名单之中。

可现在不同,不知道错觉还是同伴的死,让牛头怪首领在面对这个怯魔的时候,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凝重的压迫力。

那股压力就像是存在于空气中一般,对自己产生了很严重的威胁。

牛头怪首领皱了皱眉头,虽然感到很奇怪,但它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它是部落中的首领,同伴已经死去了一些,它不能让剩余的同伴死在这里。

退缩会助长敌人的气焰,以至于这时候,牛头怪首领也抬起了头,眼神中绽放着一缕精芒与李沛对视在了一起。

李沛的张开嘴,发出了纯正的恶魔语言:“我原本想要杀死你,但你的勇气赢得了我的欣赏,我可以给你一个活下来的机会,不仅如此,我还能赐予你更强的力量,而作为代价,我需要你献上忠诚!”

李沛虽然一副怯魔面孔,但气势却无比浑厚,生命源中蕴含着被屠杀者无穷的怨恨,那些怨恨纠缠在一起,宛如幽魅一般,挥之不散。

而用生命源改造身躯的李沛,就像是披了一件用怨恨缝制的衣裳一般,即便是面对实力高于自己的恶魔以及深渊生物,都能造成一定压迫力。

来到深渊世界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时间。

李沛一直都想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而旁边的夺心魔,则是前不久刚刚收服的,对方拥有控制恶魔的能力。

有了对方协助,李沛在毁灭一个深渊生物的据点时,只需要命令夺心魔让敌人安静,那些凶残的敌手们便会呆滞在原地,如同植物一般,任由自己砍杀。

李沛已经掌握了一支控制系的法师军团,现在缺少的,则是像牛头怪这般蛮横的冲锋战士,作为黑暗生物,牛头怪虽然不如亡灵那般不死不灭,智商也不是特别高,可毕竟是血肉生物,在战斗的过程中,拥有嗜血、快速恢复以及战争践踏的能力。

深渊时常会发生血战,而牛头怪往往会被招募成战士,负责第一轮的冲杀。

能被整个深渊所认可,由此可见,牛头怪们还是有属于自己的可取之处。

牛头怪首领极为拟人的皱了眉头,如果它没有听错的话,眼前这个怯魔竟然想要收服自己。

而且,还说什么能让自己获得更强的力量?

正是可笑至极。

牛头怪首领完全认为李沛疯了,他不能否认,李沛身上的确充斥着一股极强的力量,可无论对方多强,都仅仅只是一只怯魔而已,是恶魔种族中,最为垫底的存在之一。

要是有能力,对方早已将自己变得更强,进化成狂暴魔、蛇魔、甚至是焚炎魔这种处于顶尖的存在,何至于,还顶着怯魔的身躯走来走去。

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来欺骗自己,牛头怪的确是公认智慧处于负数的种族,可这牛头怪首领显然是一个异类。

它拥有族人不曾有的思考能力,而正是拥有这异于同伴的思考能力,所以才能让牛头怪族群,在这无比危险的土地上,无数次化险为夷。

牛头怪首领不想臣服李沛这个弱者,深渊世界主张的是力量为尊,就算真的需要投靠某一方势力,牛头怪头领也将选择一些更强的恶魔领主,而不是眼前的怯魔。

但周围的夺心魔,显然给了它不小的压力,不想再战斗下去,牛头怪首领终于开口说道:“我会离开这里,发誓不会寻仇。”

深渊有一套适用于千万年的规则,牛头怪首领的话十分委婉,而李沛同样也听懂了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

我不臣服,也不会寻仇,所以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离开这里。

李沛笑了。

而下一秒,却见一头牛头怪忽然发狂,伸手便将自己的脖颈卡住,它似乎还有一些意识,双眼绽放出无比恐惧的神色,可它的动作却被

夺心魔所操纵。

一旁的同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急忙上去帮忙,可下一秒。

“咔嚓!”

随着一阵清脆的响声,却见那牛头怪便直挺挺倒在了地上,没有了生息,它的瞳孔圆睁,似乎根本不相信,自己就这样死在这里的事实

牛头怪首领喘着粗气,它直勾勾盯着李沛,它清楚,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恶魔搞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