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懒惰的建议(1 / 2)

“嗷呜——吱吱——”

余烬森林遭遇了难以想象的压迫力,传奇、精英级别的怪物连番上阵,让这片土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产生的压迫力,令无数生灵感到恐慌,这些生灵迫于压力,这时候发出的吼叫犹如滚滚怒雷,又好像皑皑的雪山发生了恐怖的大雪崩,从山上汹涌地倾泻而下,在这种力量面前,急忙赶来的自然裔民们只觉得自己如同蝼蚁一般,有种异常渺小的感觉。

“那些都是什么怪物?”

这时候,赤影站在树梢上,望着所谓盟友身旁的艾莉与无相妖师,诧异的说不出任何话来。

经过治疗,赤影已经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对方拥有矫捷的速度以及一双令女性都嫉妒的长腿。

之前,她与雅风一起过来解救小蛮,可在李沛的邪能咆哮面前,只是一个照面,便直接昏厥了过去。

因此,她根本想象不到,未曾昏厥的雅风到底遭遇了什么。

而在一旁,因为治疗师的救治,雅风的实力也恢复了巅峰,即便再一次看到艾莉,她还是本能感到了一缕战栗感。

而正在吞噬铁骑魔的艾莉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只是牙齿的面庞与雅风凝滞在了一起。

艾莉身后那个庞然大物张开嘴巴,身上的触手不停摆动,像是在与雅风打招呼一般。

邪恶的气息溢出,虽然彼此已经不再是敌人,可雅风还是不由皱了一下眉头,无关敌意,只是单纯的抗拒罢了。

无相妖师的护法再次得到补充,它也回头望向雅风这个老相识,微微点头,刻有嘴巴的柱子上还念诵了一些句子。

不过,那些句子充满了敦煌的宁和以及炼狱般的邪能,总之吐露出来,便让在场的众多自然裔民感觉到了一股邪之又邪的可怕气息。

不过,这些能量只是单纯让自然裔民感到不适,并没有害怕的感觉,可紧接着,一股能量的出现,却促使她们的瞳孔都缩成了一条细线。

却见宛如天使一般的人物出现在了李沛的身旁,只不过,对方背后的羽翼并不是洁白色,而是漆黑如同墨水一般的颜色。

除此之外,艾莉与无相妖师无法匹敌的邪恶能量,更是让对方身上缓缓萦绕,这让对方看上去,就像是世间无数邪恶凝于一体的具象化一般。

在这种力量面前,就算是无相妖师此时也不再念诵,刻有嘴巴珠子上的裂缝彻底闭合,那副模样,宛如不想引起对方的注意一般。

而艾莉也不再粗鲁,虽然还在吞噬铁骑魔,可模样却也小家碧玉了许多,能不吧咂嘴,就不吧咂嘴。

懒惰,终于还是现身了!

现如今,作为李沛麾下最强的战力,懒惰绝对算是一把手,只是一个照面,便让同为怪物的艾莉与无相妖师收敛了不少。

相比人类,怪物之间也有上下之分,人最起码还分辨善恶,而在怪物眼中,若是发生矛盾,根本没有缓解可能,唯有一生一死,这一种下场。

李沛原本并不想召唤懒惰,他深知对方嗜睡,若是自己能够解决,自然会让她安静沉眠,可不曾料到,蝇魔竟然这般决绝,说走就走,根本没有半点犹豫。

蝇魔善于飞行,对方的能力便是如此,想要尽快抓捕对方,除了懒惰之外,李沛实在没有第二个人选。

…………………………

蝇魔现在只想离开这里,对它而言,这是脑海中唯一剩下的念头。

无底深渊的恶魔只为一个理由而存在——毁灭,摧残,吞噬,消灭!

恶魔吸引着有着相同品位的凡人灵魂加入它们的行列并时刻准备着湮灭多元宇宙的一切善意和希望。

相对来说,凡人的死亡并非恶魔的助力,因为死去的凡人不但无法满足恶魔制造痛苦的嗜好,反而会逃脱人间的苦难获得新的存在形式。恶魔寄生于凡物产生的痛苦而存在,有罪之人则会最终落入地狱成为新一代的恶魔。

这原本就是一个因果循环的道理,来到这片土地的初衷,蝇魔与慑魔,便是为了给所谓的神,补充更多的罪恶灵魂!

可谁能想到,它们的计划还没有实施,便以这种可笑的方式所落幕,自己宛如丧家之犬,现在一味地被追赶,而慑魔更是凄惨,现在更是人头分离,彻底成为了一具尸体。

可以说,从李沛出现的那一刻起,一切就走向了一个未知的方向。

人类的强大,超出了蝇魔的想象,以至于,它现在才会如此被动,甚至不惜展翅奔逃。

对于蝇魔来说,现在使用的挥舞招式,也算是一个禁术,它每日只能使用一次。

它以一个标准动作震动双翼,蝇魔的双翼能浮现出催眠性的色彩并且听起来低沉的嗡嗡声。

与此同时,周围上百年的生物们都会因为这挥舞起来的翅膀,而陷入到一种诡异的迟缓之中。

此外这声音制造出了一个能抵抗音波能量的缓冲区,蝇魔持续震动双翼时能免疫音波攻击或效果。

这是一个集奔袭与防御于一体的恐怖招式!

“现在不过是短暂撤退罢了,最起码让我知晓,人类也不是一盘散沙,那些该死的家伙们,总有一天我会回来,让它们知道我的厉害。”

蝇魔一边飞行,心中一边感叹道。

在它的心中,已经将李沛视为头号大敌,如果有可能,它自然想要将其戳骨扬灰,这才能一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都怪你,要不是出来生事,何故让我出来遭这种罪受?乖乖让那个家伙杀了你,不好吗?”

就在蝇魔思绪的时候,一阵叹息声忽然从旁边传来。

蝇魔身体本能一紧,只觉得一股压力忽然附着在了身躯之上,他来不及思绪,以极快的速度逃离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