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再遇恶魔(1 / 2)

夜幕之下,一只三头魔牛正被一群怪物所追赶。

身后的怪物有健硕的马身,和病态的人类手臂和面容。它的上身血肉苍白,流淌着痛苦的脓水。粗大的犄角从它额头上伸出。不仅如此,它们还穿戴着一套结构复杂的全身甲,盔甲的缝隙中露出几簇短而硬的毛发。

这是深渊世界中的铁骑魔,也是蝇魔这才来到人类世界时,所带在身边的护卫。

它们唯利是图,嗜好打扫战场。它们会从败者的尸体上找到自己的报酬和晚餐。在战斗趋于平息时它们会开始焦躁不安——因此,它们喜欢玩弄猎物,直到对方咽下最后一口气为止!

铁骑魔会繁殖后代,但雌性铁骑魔的数量只有雄性的一半。在一生的大多数时间里,铁骑魔都只待在同性组成的小队里。无论是雄性还是雌性都以战斗为乐。它们只在交配(大多是在“新鲜”的战场上)时才会碰头。小铁骑魔长得飞快,在一年内就可以发育完全。未成年的铁骑魔很快就会被抛弃,得不到任何特殊的关照。

因为它们的团队战斗力极强,铁骑魔常常被恶魔领主选去执行特殊任务。在执行这种任务时,它们通常会携带大型旗帜来表达它们对领主的忠诚(尽管这种忠诚有时相当脆弱);有时,失去旗帜就足以令一支小队倒戈。

而这时候,它们如同疯了一般追逐着面前的食物,而在森林中,原本也算是食物链中层的三头魔牛,这时候根本没有胆量与对方硬碰硬。

铁骑魔熟知它在战场上的角色并乐于其中。它的冲锋会带来最大限度的破坏和混乱。一旦进入近身肉搏,它会换用重型链枷。在疯狂挥舞链枷的同时用蹄子踢击敌人。

战斗很快就落下了帷幕,三头魔牛被残忍杀害,然后被这些拥有怪异模样的恶魔所分食而吃。

“这些家伙们吃了一路,终于快要吃饱了。”蝇魔站在一旁,手中还拿着一个不知名野兽的臂膀,这时候吃的津津有味,丝毫不顾及身上已经被鲜血淌湿,一副厉鬼在人间的可怕模样。

倒是慑魔依旧保持着高贵的模样,只不过嘴角的一缕鲜血出卖了她,深渊世界比起这里不知道荒芜了多少倍,空气中都充斥着慢慢的硫磺气息,哪里有这里的食物可口。

饶是慑魔注意自己的身材,但一路走来,却也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生灵,可以说,早就填饱了肚子。

“唯一可惜的是,那些奇怪的家伙们并没有将自己的营地位置说出来,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能逼问出来,要不是你出手太过狠辣,直接弄死了她们,我们现在就去对方的大本营瞧一瞧。”慑魔撇了撇嘴说道。

恶魔有许多种族,不同的深渊位面往往有不同的特有的恶魔,它们的身体结构截然不同,也有不同的能力,但是它们大多都有超越人类的肉搏能力,并能使用各种类法术。

就像是眼前的慑魔以及蝇魔,它们确切的说,并不是一个种族,可相同的一点是,它们同样嗜血狠毒。

恶魔暴躁易怒、满怀恶意、独断暴力、毫无道德感而且无法预料,它们致力于破坏和毁灭一切事物(包括同类),并以此为毕生乐趣,它们经常入侵其他位面,带去毁灭与恐惧。

它们抗拒秩序,即使是深渊领主也无法让它们完全井井有条的做事。除非它们被法术控制,否则它们绝不可能团结,也不可能有计划的行动,上一刻的想法,下一刻就会被推翻。它们就是强大而邪恶的疯子。

梦魇带回去的那两具残破的尸首便是出自慑魔与蝇魔之手,它们残忍杀害了对方,并且在死之前还用最为残忍的酷刑折磨了对方。

慑魔原本说的好好地,在对方将营地说出来之前,留下对方一条性命,可恶魔致力于毁灭,天生便是无比混乱,慑魔只是转身的功夫,蝇魔便直接拧掉了那些自然裔民的脖颈,亲手杀死了对方。

而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慑魔根本没有半分怜悯之心,她与蝇魔都搞不懂,明明已经痛哭成了那个样子,对方为什么不把营地的位置透露出来?

对方到底在隐瞒什么?

难道说,为了所谓的同伴,他们连命都可以不要吗?

这一点其实并不能怪蝇魔与慑魔它们,因为早在转世深渊的那一刻,它们就已经变成了没有感情的怪物。

某些从物质界来的灵魂,他们未被无底深渊的组织完全同化,变成了叫作魂灵的存在。

魂灵有着苍白的皮肤,残忍的利爪,锋利的牙齿,稀松的头发,及惨白的眼睛。通常,可以看到许多蛆在魂灵浮肿的肉身中穿梭蠕动。幸存多年的魂灵有时会被“提升”为低阶类型的恶魔,尽管他们将对前世的记忆一无所知。

无论是蝇魔还是摄魂,都是用魂灵这种最基本的形态进化的,在不断进化的过程中,它们吞噬了大量的同类,然后到了进化的临界点,然后慢慢拥有了如今的实力。

就在蝇魔和慑魔还在纠结,自然裔民的大本营到底在什么地方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崩裂声,紧接着,寒芒一闪。

却见一名铁骑魔的脑袋忽然高高扬起。

那脑袋划过一个优美的抛物线,直接落在了摄魂的面前。

恶魔拥有强悍的生命力,短时间内,对方的脑袋如果能够重新按回到身体上面,甚至能够借助能量再次复活。

身首异处的剧痛,让这颗头颅甚是难受,五官全都扭曲起来,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惊怒与后悔,似乎还难以接受自己瞬间就被斩杀的事实。

恶魔们很少感到惧怕,因为它们天生便是没有感情的生物,可这时候,连敌人都没有看见,同伴就惨死在地上,不由让一行恶魔的内心中感到了一丝丝战栗的感觉。

这恶魔哪里能够想到得到,就在自己沉浸在吞噬喜悦中的时候,一股寒芒忽然击中了自己,而最为凄惨的还在后面,铁骑魔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仅仅一瞬间,生命便戛然而至!

与此同时,摄魂也在这时候瞪圆了双眼,竟然才堪堪地从先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她与蝇魔对视了一眼,可怕的是,彼此虽然身为传奇强者,竟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属下就被这般残忍杀害。

“怎么回事?”慑魔皱着眉头,对着蝇魔询问道。

蝇魔这时候也是摇摇头,一副不解的神情:“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几乎是一瞬间,对方的脑袋好像就掉了!”

饶是蝇魔与慑魔这样的实力,这时候都觉得无比诧异,更不要说是铁骑魔周围的同伴们,却见这时候,十几名恶魔全都炸开了锅,难以遏制住心中的惊讶震骇。

“我猜的果然没有错,恶魔,竟然有恶魔降临在了这片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