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追溯源头(1 / 2)

邪恶势力染指了这片大地,极地之巅陷入血战,就算平日超凡者有诸多心思,可这时候却也将绳子拧成了一股,最终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将眼前这些丑陋的尸体们再次按回到土地之中!

…………………………

小蛮与赤影还在昏迷之中,她们根本不知道,就在彼此昏迷的时候,周围发生了何等的骤变。

而对于自然裔民来说,今天也绝对是不平凡的一天,原本李沛一个人类,便已经让无数自然裔民感到惊奇,而现在,却又有两名人类来到此地,一时间,整个秘境人声鼎沸,大多数自然裔民都走出家门,望向平日很难接触到的种族。

饶是张庭此时的内心还无比慌乱,但看到如此众多的自然裔民后,却也诧异的说不出任何话来。

长有兔子耳朵,狐狸尾巴、还有翅膀的男男女女们,虽然与人类一样有着同样的五官,但模样却如同天地,根本无法契合。

这便是自然裔民!

让城中那些所谓超凡者,无比渴望的特殊种族。

生活在极地之巅,张庭见识过不少自然裔民,只不过,相比起那些目光呆滞,宛如木偶一般的生灵,这些站在面前的自然裔民更有活力。

自然裔民天生向往自由,在被人类掳掠之后,大多数会选择绝食而死,而其余部分,也会选择伺机而动,等到人类疏忽的时候,就暴起反抗,杀死所谓的主人,然后自杀。

在极地之巅,曾经就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一名被掳掠而来的兔女,成为一名精英强者的奴隶,即便遭受百般欺凌,对方却没有任何逃走的打算,反而更是扬言爱上了那名超凡者。

起先所有人都以为那是自然裔民的诡计,可长期以往,在受到了兔女的追捧之下,精英强者逐渐沉沦,彻底被对方所俘获。

为了那兔女,对方不但抛弃了以前的糟糠之妻,更是因为兔女告状,对方的儿子欲对自己不轨,虎毒尚不食子,可那精英职业者,却亲手将儿子的一双腿敲断,使其成为了一名废人。

在之后的一年中,兔女故技重施,时常都跟男人说有人窥视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男人不知不觉得罪了众多同族,而双腿被废的儿子,更是生活无望,选择在一天夜里上吊自杀。

而糟糠之妻在得知儿子自杀之后,一时间想不开,也服下了剧毒撒手人寰。

妻子、儿子统统丧命,男人却根本没有伤心,因为他心爱的女人,那名兔女已经怀有了他的子嗣。

自然裔民体内原本就有人类的血脉,因此彼此之前根本没有种族隔离。

日子就这般一天天的过去,就在临盆的时候,男人忽然发现女人消失了,他找遍全家,最终在一间狭窄的房间中,找到了自然裔民僵硬的尸体。

跟之前上吊的儿子一样,自然裔民用垂吊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人世,与此同时,还有她腹部中的那个孩子。

留下的书信中,自然裔民从来没有爱过男人,所有一切不过是报复罢了,她要夺走对方所有珍贵的东西。

妻子、儿子、自己还有肚子里面的宝宝。

职业者这才幡然醒悟,他回头望去,同族的人们与他早已断绝关系,曾经无比疼爱的儿子,现在成为了一具白骨。

虽然拥有常人羡慕的力量,但男人的精神受伤太重,一时间接受不了,一名堂堂职业者,竟然也选择了自缢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从那之后,极地之巅的人们便知晓了一件事情,那便是自然裔民看上去性情柔弱,外表美丽,但不屈的内心,会促使对方做出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超凡者不想吃鱼再弄上一身腥,因此,在抓捕到自然裔民后,它们会让一些掌控精神的超凡者,将其弄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只保留对方最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除此之外,对方和木偶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没有了意识,那些自然裔民只剩下了一个躯壳,然而现在不同,在看到这些好奇的面孔后,张庭忽然有些恍惚,它们与自己一样,都是活生生的生命,而不是被随意牵线的木偶。

为了一己之利,将其炼制成没有智慧的木偶,张庭忽然意识到,身为人类的自己,或许才是最为邪恶的那一方。

“你们去简单休息一下。”李沛在一旁开口说道。

张庭这才恍然抬起头,望向李沛说道:“叔父他的伤势?”

直到现在,张庭还是有些浑浑噩噩的感觉,他根本不明白,刚才自己怎么会对同伴出手,那一刻,他的意识似乎都被屏蔽一般,以至于,现在根本记不得任何事情。

不过,正如李沛所说,杀了极地之巅的人,而且还是一个佣兵团的同伴,张庭已经签下了投名状,这时候,彼此已经成为了一条船上的人,现在哪怕回到极地之巅讲明一切,也无法得到别人的谅解。

因此,除了跟随李沛一条路走到黑外,张庭现在根本别无选择。

“至于你的叔父,你根本无需担心,我想自然裔民会照顾好他的。”

现如今,范志腾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被影魔击败,他原本就受了重创,再加上佣兵团直接覆灭,更是让他伤上加伤,一时间难以抑制情绪,在宣布效忠李沛之后,便喷吐一口鲜血没有了意识。

不过,对方是双能力者,肉身也因为晋升得到了强化,因此根本没有性命之忧,再加上自然裔民崇敬自然,大多数超凡者都掌握着一些治疗能力,只需要疗养一段时间,对方便又能恢复如初。

自然裔民为什么龟缩在秘境之中也不出去,李沛也终于搞清楚了,因为天赋的原因,自然裔民竟然有百分之六十的超凡者都是治疗能力,这也意味着,战斗能力者少之又少,这也是自然裔民一直被人类欺压的主要原因。

不过,对于李沛来说,这却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

与自然裔民相反,人类阵营中,像是这种治疗师十分稀有,唯一一个能被李沛看上眼的,只有那个叫做诗语的小丫头。

其余治疗师,要么没有什么天赋,要么年事已高,战争开始的时候根本起不了决定性的因素。

废土之上的医疗条件自然不如和平年代,李沛原本还想着尽快组建一支完整的医疗体系,可不曾想到,现在就捡了这样一个大便宜。

就算是盟友也有强弱之分,合作做买卖,也有股权多了一方,以及股权少的一方,不要说整个赤月,便是李沛一人,就能完全碾压整个自然裔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