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蒙尘宝珠(1 / 2)

看到不断靠近的影魔,那些倒在地上的佣兵们急忙开始大叫起来。

大多数都是我来自某某家族,我的父辈又是谁,如果你杀死我,一定会遭遇灭顶之灾。

可影魔存在的意义只是服从,这些轻描淡写的威胁,对他根本造不成任何影响。

更骇人的是,不断靠近的时候,怀中那微笑怪异的嘴角咧起的更高,这个怪异凝视着面前的人类们,森白的面容,给人一种难以抑制的恐惧情绪。

“唰!”

靠的最近的一名佣兵成为了影魔攻击的目标,却见它身影一闪,一下子便到了对方面前,一手伸出,紧紧地就扼住了对方的脖子,将他提到了半空之中,扼得男人脖子都发出了“喀拉喀拉”的声响,似乎是颈骨都破碎开来。

“咳咳……”

男人痛苦地咳嗽着,嘴角溢出了鲜血,一张脸涨红成了苹果,呼吸不得,像是随时都有可能会窒息而死。

“不……”

男人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可影魔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嘭!”

影魔甩了甩手臂,瞬间就把对方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产生的力度瞬间让脊椎骨完全错位,双腿只是颤抖了两下,便没有了知觉。

直到这一刻,剩下的佣兵们才知晓,李沛并没有跟他们开玩笑,所谓的威胁也起不到任何作用,眼看着影魔继续朝前前面逼去,带着令人窒息的威压,仿佛他就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即将在人世间掀起一场可怖的腥风血雨。

剩下的人哪里还有丝毫气势,反而成为了极为懦弱的一方,跪在地上不停求饶,可影魔根本没有怜悯,就这样,一个接着一个杀戮,只是短短几分钟,便有数人被残忍杀死。

张庭这时候完全呆愣在了原地,虽然他没有什么恶行,但从小养尊处优,也让他根本没有见过这般血腥的一幕。

熟悉的同伴一个接着一个倒在血泊之中,而制造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更是一个黑漆漆,粘稠的存在。

张庭吞咽了一口唾沫,一时间有些无法拿捏。

影魔又随手杀死一名佣兵,下一秒,就看到了呆滞在原地的张庭,影魔迈开脚步,伸出手臂,产生的压迫力,就像是一根丝带,完全困住了张庭,让对方连迈步的动作都无法做出,眼看就要亲手将其捏死之际,后面忽然传来了李沛的声音:

“等一等!”

从鬼门关上逃过一劫,张庭现在的脊背已经被汗迹所打湿,下一刻,他终于无法坚持,一下子便跌坐在了地上。

直到,一道阴影将其笼罩。

张庭木讷的抬起头,却见李沛正有些好奇的望着自己。

他认识对方,正是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上不少的年轻人,压制的叔父毫无还手之力,而那恐怖的影魔,也是听命于对方,从始至终,对方连手都没有抬动一下,自己一行人便死的死,残的残。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近距离望着地方,张庭只觉得喉咙都有些干涩,他想要求饶,可想到之前那些同伴,却默默的闭上了嘴巴。

“为什么不求我放过你?”

李沛有些好奇的望向张庭开口说道。

听到对方说话,影魔附着在身上的压力这才缓解了不少,张庭面露惧色,吞咽了一口口水说道:“我们惹怒了阁下,自然要付出一些代价,就算我难逃一死,但也希望您能放过叔父一命!”

说罢,张庭本能朝着身后看了一眼,却见这时候,范志腾已经挣扎站了起来,却见他喘着粗气,胸口更是出现了一个狰狞的伤疤。

看到张庭的目光,李沛自然已经知晓,对方口中的叔父便是之前避开影魔攻击的那名超凡者。

纵观不少超凡者,能被李沛看入眼中的能力少之又少,而范志腾的躲闪,却引起了李沛的一些兴趣。

看看对方同样关切的望向张庭,想要说些什么,可因为胸口有伤,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转念一想,李沛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念头,他看着张庭开口说道:“你想要我放过你叔父,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

“真的?”张庭眼中蒙上了一层喜悦。

范志腾与张庭父亲是结拜兄弟,可以说,从小到大便对张庭照顾有加,再加上范志腾一生没有娶妻生育,长时间以来,对方早已将张庭视为己出。

张庭知恩图报,范志腾对他的好,他自然可以感受得到,因此这时候,在闻声李沛同意自己的请求后,心中顿时浮现了一丝喜悦。

“不过……”李沛画风一转继续说道:“这世上无论想要得到什么,都需要付出一些代价,你想要表孝心,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但是,我要你亲手把最后一个同伴给杀了,只要杀了对方,不止是你的叔父,我连你,我一同都会放过!”

李沛自然不是心生怜悯,而是在影魔刚才靠近张庭的时候,怀中的书籍忽然开始颤抖起来。

李沛知道,书籍这又是遇到了相中的人才,只是,不同于以往轻微颤抖,书籍微微发热,这一次书籍,却如同疯癫一般,颤抖的动作尤为显著,至于温度,更是从温热变成了滚烫。

这还是李沛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他心生疑虑,靠近张庭,扫描之间却发现,对方已经是一名天眷实力的超凡者。

因为晋升传奇,李沛能够改造天眷实力的人或凶兽,扫描之后,李沛骤然发现,想要改造对方竟然需要消耗6000点生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