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自然之行(1 / 2)

“二当家,罪犯已经抓到了,请您下令处置!”

灰烬站在一旁,满身沾满污血。

姜一抬头看向对方,虽然灰烬脸上一如既往挂着笑容,但姜一还是感觉汗毛一根根竖立起来。

灰烬掌握着惩戒部,在李沛出走的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罪犯被发现,而原本就身为怪物的灰烬,自然毫不留情,短短时间,光是超凡者就有三人被判决,断其臂膀,戴上枷锁跟随蛮血者去搬运石块建设营地。

而在昨天,更是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案件,一名衣衫褴褛的少女跑来惩戒部述说冤情,对方被一名超凡者长期奴役,听闻之后,灰烬带人赶往对方府邸,调查之后,案件远比想象中的还要恶劣数倍。

这名超凡者说来也是一个可怜人,因为能量的缘故,自身变成了一个废人,虽然拥有了常人难以匹敌的实力,但因为自身的缺陷,慢慢变成了一个心理畸形的变态,对方以虐人为乐,尤其是喜欢虐待女性。

打开对方地窖,却见里面还有数名少女,对方身上满是伤痕,不仅如此,其中几个伤口感染甚至已经溃烂,皮肤之中甚至还有蛆虫蠕动。

经过拷问才知道,死于对方手中的无辜者已经足有十几名,狱主统治的时候,超凡者的地位至高无上,即便有些少女逃出揭发,最终也会被带走,受尽虐待而死。

灰烬得知这一切之后,命人抓捕超凡者,经过审讯之后对方供认不讳,惩戒部拥有惩罚的权利,但却没有处死的决定权。

因此,灰烬找来姜一,将这一切通知给对方知晓,李沛不在,作为赤月的二当家,姜一有决定生死的权利。

此时,超凡者跪在地上,身上布满伤痕,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而在见到姜一之后,他还是颤巍巍的抬起头,声音哆嗦说道:“我可以戴罪立功,我……我可以为赤月去战斗,不要杀我,求求你二当家,我知道错了,真知道错了。”

姜一坐在高位,旁边则是一种超凡者,其中便有黑狱之前仅剩的两名狱首。

往日里桀骜不驯的狱首,这时候反而挺直腰杆,一副无比乖顺的模样,李沛虽然不在,赤月宛如群龙无首的状态,可他们都知道,灰烬等一众怪物还在这里。

尤其是灰烬,简直如同疯狗一般,没有感情、没有怜悯,无论是超凡者还是普通人,只要犯错,便会被其带回惩戒部言行逼供,一旦罪行成立,当天就会处于惩戒。

那三名被惩戒的超凡者,其中一人想要申述,灰烬更是上去一脚,便将其牙齿踹落,可以说,在李沛走的这段时间中,赤月已经发生了翻天的变化。

不同于黑狱,赤月讲究人人平等,普通人被欺骗久了,自然清楚上位者从来都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所以刚开始信的人根本没有几个。

可让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是,赤月并没有食言,普通人犯错会予以惩戒,而超凡者犯错之后,同样会受到和普通人一样的待遇。

根本没有所有的yip对待。

蛮血者被李沛收服之后,现在已经成为赤月的翻建主力军,而那些受到惩戒的罪犯,便与蛮血者一样进行劳教。

至于说有人胆敢反抗?那么下场只有一个,那便是死路一条!

灰烬的残忍手段所有人都看在眼中,李沛饶是不在赤月,二当家即便只是一个普通人,赤月依旧没有停止运转。

像是黑狱当家的时候,哪一个超凡者没有一些黑暗历史?所以灰烬的抓捕行动,反而弄得往日高高在上的超凡者们人心惶惶。

一时间,上门道歉、赔偿损失成为了超凡者们热议的行动。

有赤月的律法摆在面前,一切的特权成为了过去式,就算姜一只是一个普通人,可却拥有处死超凡者的权利。

姜一虽然到现在,时不时还有些恍惚,但熟悉了一段时间后,她已经接受了现在的身份。

至于说放过眼前这名超凡者?

这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沛曾经说过,没有一个超凡者是干净的,可若是追寻过去的罪行,只怕引起超凡者的抵触,所以,李沛给了对方一个扭转过去的机会,那是与之前彻底一刀两断。

李沛并没有追责,而一些超凡者也明白了对方的苦心,因此该赔偿赔偿,该悔改悔改,可现在,还是有诸如囚禁少女的事情出现,那便是不是赤月不仁,而是这些人都是一群愚笨之辈,死有余辜!

“处刑!”

姜一只是撇了对方一眼,便厌恶的将头颅转到一旁,那些少女的惨状她是亲眼所见,她根本不曾想到,这世上还有这般邪恶之人,以虐人为乐,这或许根本不配称之为人,而是真正的怪物!

“喵!”

姜一话音刚落,一道漆黑的身影忽然从一旁跳了出来,对方是一只黑猫,看上去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却见对方迈着猫步一步一步朝着超凡者走了过去,而在一旁,无论是姜一和灰烬都没有阻止的意思。

那超凡者还不知道死亡正朝着他慢慢靠近,反观这时候,还不停对着姜一磕头求饶道:“不要杀我,我不是普通人,我是超凡者,我能够保护赤月。”

而姜一却罕见的皱着眉头,怒斥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现在的赤月根本不用你这种人保护!”

说到这里,姜一更是将目光移向一旁,而在旁边待着的超凡者们现在却皆是一副略带紧张的模样。

“无论是谁胆敢触及律法,这便是下场,怨厄还不动手?”

随着姜一话音刚落,却见走到超凡者面前的黑猫忽然张开嘴巴,起先还是正常姿态,可慢慢,那嘴巴却如同深渊一般,扯出了一张血盆大口。

这黑猫正是李沛留给姜一的怪物怨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