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无相妖僧(1 / 2)

一只无比惨白的手臂从书页中伸了出来,随即,一把便抓住了飞天怪异的脑袋,这时候,对方还想要挣脱,可那只手却宛如钳子一般,死死限制住了它的动作。

恐怖的身躯不断挣扎,可却根本于事无补,下一秒,又一只手伸了出来,再次掐在了怪异的脖颈上。

这下子,怪异连哀嚎的权利都被剥夺,只是一双阴狠的眼睛,死死注视着这一双手臂。

怪异的意志早已被怨恨所充塞,怎么会这般容易就被驯服,之前的退让,不过是生死攸关时的妥协,这时候,被书籍里面的诡异双手擒住之后,当即就流露出十分邪恶的气息,恨不得现在就将双手撕碎,吞咽到肚子里面。

盘踞在余烬森林多时,被这怪异吞入腹部中的生灵数不胜数,若不是跟李沛对战,被一刀轰碎了本源,这双手臂说不准还真无法将其擒住!

“出来吧。”

看着陷入疯狂的怪异,李沛毫不在意,随即低语了一声,紧接着,一个正常体型,没有眼睛、眉毛、鼻子、嘴巴、耳朵的人影从书页中走了出来。

对方站在地上,头上只有一颗光溜溜,没有半点毛发的脑袋,而对方的脖颈上,却挂着一串珠子,核桃大小,足有九颗。

其中五颗,雕着人的五官,分别是眼、耳、鼻、眉、口,而其余四颗珠子,则空白一片,上面没有任何图形。

如此扭曲的生灵,自然不是这废土所生,而是囚禁于书籍中第一层的怪物,名为妖僧。

李沛前几天与书籍讨价还价,又去炼狱中搜寻一趟,再次出来的时候,便赋予了两头怪物新的自由,而这名为妖僧的怪物,便是其中一位。

却见对方这时候双手合十,刻有嘴巴的珠子忽然扭转一下,紧接着,那看似死物的雕刻物,忽然开始蠕动,就像是有人张开嘴巴一样,发出了一些晦涩刺耳的莫名音调。

音是煌煌正音,词是訇訇佛号,虔祈善颂之间却有遮掩不住的邪气四溢而出,尤其是配合上没有五官,由珠子念诵词句,当真是邪到了灵魂之中。

而原本还无比疯狂的怪异,在这咏颂之下,眼神竟然慢慢迷离,下一秒,更是跪在地上,就像是无比虔诚的信徒一般,对着眼前的妖僧便磕起了头。

飞天怪异,每一下都用尽全力,幸亏对方晋升精英,肉身强悍到了一定程度,若是换成普通人,仅仅几下之后,便已经脑袋裂开,当然,如果真的是普通人,在第一下磕头的时候,便已经昏厥过去。

这与虔诚格格不入,更像是一种,来自灵魂层面的赎罪。

怪异完全没有了知觉,甚至腐血都从伤口中涌出,可还是用力磕下。

紧接着,原本妖僧脖颈上没有雕刻的珠子上面,忽然映出了一颗脑袋,那模样竟然与飞天怪异一模一样。

“站起来。”

看到飞天怪异的心智已经扭曲到了这种程度,李沛开口命令对方站起来,而紧接着,飞天怪异便停止了动作。

对方身上还充斥着邪恶的能量,实力依旧如初,只是眼神略显木讷,像是一个牵线木偶,任由眼前的妖僧所控制。

“果然,能被书籍看中的怪物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李沛看着洗脑成功的飞天怪异,不由称赞了妖僧一句。

眼前这妖僧可不是简单角色,对方的前任主人有着极强的宗教理念,所改造怪物,皆以传教为主。

不过,怪物远非人类,就算剃度,就算脖颈挂着珠子,就算名字有僧,但又岂是那些渡人渡我的无上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