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飞天怪异(1 / 2)

李沛行走在丛林中,目的地是毒蛇无故消失的区域。

而就这样走了几分钟之后,李沛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他回头望去,却见在一颗大树的背后,正有半张脸望着自己。

脸色惨白,眼眶空洞,殷红的嘴唇就像是染了鲜血一般,尤其是在这死寂的森林,当即就营造出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怪异!

荒野上的怪异,很少会在白天出来,但余烬森林阴森恐怖,茂密的黑色树叶,就像是一个结界,将阳光阻隔在了外界,正是因为如此,怪异们在白天也能活动,而且,长期在这里生活下去,实力都能得到一些突破。

对于怪异而言,这片森林算是一个福地洞天。

“很好玩吗?”

看着那张惊悚的脸颊,李沛问了一声,随即,目光一凝,化为两道黑芒,直接与对方来了一个对视。

被李沛的目光命中,原本沉浸在吓人快感中的怪异忽然呆滞在了原地,而下一秒,身体就像是崩碎的瓷器一般,竟然裂开了密密麻麻的缝隙。

清风一吹,无比吓人的怪异,便彻底消失在了李沛的面前。

——死亡凝视!

【生命源+80】

不过是一个不成气候的怪异罢了,真正拥有天眷实力的怪异们,想必已经感知到了李沛的实力,唯有这些,满怀怨念,但实力卑微的怪异,这才敢随意拦截生灵,妄图吞噬。

虽说怪异成型的标准是满怀怨念,可李沛却丝毫没有探究对方是否满怀冤情而死,人鬼殊途,自己脚下现在所踩的世界,本就不是这些污秽该涉及的区域。

而在杀死怪异之后,李沛明显感觉到树梢之上的叶子无故摆动,黝黑的树影之间,似乎拥有一双双窥视自己的眼睛。

这哪里还是森林,简直就是一个冥域,那窥视自己的存在,根本不是寻常森林,而是一只只饱含怨气而死的怪异。

“这点实力,还敢在我面前撒野?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死!”

被这些怪异所注视,李沛只觉得一股无名怒火直冲头顶,这时候张开嘴巴,一股音波随即出现,宛如冷冽的寒风一般,朝着树梢中藏匿那些怪异便激射而去。

——邪能咆哮!

李沛双眼烁烁生光,恐怖的能量化为寒风,一下子便将藏匿的怪异所包裹。

恐怖的声音在头顶响彻,肉眼可见,足足有四五只怪异直接被生生震死,这些在荒野中,被视为怪谈的存在,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脆弱的简直如同雪花一般,一碰即碎。

而就在这时候,树木顶端突然破开,随即,一道巨大的黑影从中冲了出来,对方没有落在地上,反而在半空中盘旋。

“嗯?竟然钓到一条大鱼。”

眼前这一切,李沛似乎都没有预料到,在荒野混迹了这么久,其实进阶的怪异少之又少,仅有的一只精英怪异,还是黑狱、蛮血者血战时,遇到的那个眼眶生出双手的家伙。

上苍是公平的。

身为怪异,虽然拥有了永恒的生命,但晋升之路却极为艰难,比起人、兽、乃至巨型昆虫都艰难了数倍不止。

正是因为如此,怪异才不能形成什么规模,若不然,试图颠覆黑狱的就不是蛮血者而是那些无影无形的可怕怪异了!

除此之外,大多数怪异都是行走在陆地之上,皆是一群模样扭曲、丑陋,宛如尸体状的存在。

可眼前这个魔怪,却长有两个宽大的肉翼,上面还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鳞片,颜色黑紫,看上去就刀枪不入,比起石头不知坚硬了多少倍。

这鳞片密布全身,连脸上都长满了,两颗獠牙显露出来,血红的双眼,似乎红宝石,幽幽发出光华,这种模样,显得惊悚,狰狞,凶煞,全都集中到了身上!

而且对方手中并不是空无一物,竟然还拿着一把沾满血浆的长枪,那把武器很显然是人类打造,而作为怪异,对方击杀了人类,从对方手中收缴过来,成为了战利品!

对方的牙齿外翻,牙齿的顶尖缭绕着点点血斑,显然是吞噬了无数生灵,沾染了鲜血凝固出来的模样。

对方的叫声也极为可怕,宛如成千上百只乌鸦在半空盘旋一般,尖锐的叫嚷声,只是听见就毛骨悚然,若是一般人来到这里,只是聆听这宛如勾魂的声音,便已经昏迷过去,没有了知觉。

对方的这个能力,类似于自己的邪能咆哮,怪不得,对方能抵抗住自己的攻击,很显然是,这是一个精神力受到了一定强化的怪异!

对方没有轻易对李沛展开攻击,而像是审视着一般,悬浮在头顶,不停的叫嚷更像是一种精神攻击,试图让李沛处于心烦意乱的时候,便一个俯冲击杀猎物。

而李沛一动不动,像是猜出了对方的目的,静静站在地上,等待着对方降临。

这头怪异,耐性显然并不是很好,在他发现,眼前的人类并没有继续攻击的时候,从而放松了警惕,下一秒,猛然肉翼一合,好像剑一般的俯冲下来,朝着李沛的天灵盖便穿刺过去!

这把长枪虽然不是神兵,但加上此时的破空声,竟然有种势不可挡的气势,在这种恐怖的冲刺下,哪怕是一头天眷实力,以防御著称的巨熊,也会被直接穿透,成为一具尸体。

“滚!”

李沛气定神闲,抬起头,近距离一声怒斥,顿时狂风大作飞天怪异,未曾预料这名人类的攻击竟然这般奇特,翅膀扭曲,竟然一下子朝后仰去。

“不是传奇境界,只是一头精英怪异,不过,这也很难得了。”

李沛轻微试探,便察觉到了对方的实力,可怪异此时凶性毕露,眼下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彻底杀死眼前这个猎物!

只是朝后仰了一下,怪异很快便稳住了身形,充满怨气的发出一声咆哮,紧接着,便竖起长枪,伴随着翅膀震动,一副穿透彼此距离攻势!

“噗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