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杀无赦(1 / 2)

当你以粗暴的方式对待恶人的时候,就会发现他们忽然变得温柔了。

这一点,在原黑狱的超凡者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不仅仅是狱首,李沛给了每一名超凡者选择的机会,活下来效忠自己,亦或是,成为一具尸体去追随颜阔。

没有人觉得李沛是在开玩笑,因为颜阔的尸首就摆在一旁,那是一个枯瘦到犹如老人的躯体,没有脑袋,但身为超凡者,众人还是能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那是颜阔,货真价实的黑狱狱主!

连这样恐怖的存在,都成为了一具尸体,像是他们这样的小喽啰,简直如同蝼蚁一般,经不起对方轻轻一捏。

在生死面前,以往的忠诚一碰即碎,幸存下来的超凡者对李沛表示了效忠的意念,而作为回馈,李沛将会成为他们新的庇护者。

至于普通人,更是海浪中的一叶扁舟,风浪卷积到何处,他们便跟着飘向何处,根本没有一点自由选择的权利。

恐惧像是一把枷锁,禁锢在了所有人的身上,而伴随着李沛,解除黑狱的命令,更是将恐惧推到了一个至高点。

对方的目的并不是继承颜阔创造的一切,而像是一个毁灭者,将颜阔统治时的所有都付之一炬。

赤月!

这是一个借助腐烂遗骸获得新生的势力。

狱主、狱首、狱卒以及囚徒彻底成为了过去式,取而代之的是划分详细的一些部门。

而最令超凡者难以接受的是那远超以往的律法。

掌握权势的不再都是超凡者,能者居之,在某一个领域上,如果普通人表现突出,就算身为超凡者,也需要服从对方的命令。

超凡者,一时间从神坛跌了下来。

…………………………

“这些都是什么狗屁规矩,不允许杀人、不允许施暴,就连睡几个娘们也会被予以重型处罚,那我们还算什么?”

夜幕降临,当回到据点的超凡者听到赤月颁布的律法后,几人一群,当即展开了一些宣泄。

说话的是一名中年人,林岳天生畸形,虽然成年却如同矮人,可上苍眷顾,让他拥有了特殊能力,作为一名超凡者,他模样虽然丑陋,可在颜阔的统治下,还是享有齐人之福。

或许是畸形的身躯,让他的心灵也蒙上了一缕灰层,往日,他最喜欢做的便是欺凌弱小,而且极为好色。

黑狱时期,超凡者被称为狱卒,而就算生活在“富人区”的普通人,不过是狱卒看管的囚徒罢了。

林岳虽然性格变态,往往以虐人为乐,可每一名超凡者,都是势力不可或缺的真正战力,因此,一些女性即便受辱,却也是敢怒不敢言,只期盼对方不要报复就万事大吉。

可是现在,随着黑狱解散,赤月登场,一条条新颁布的律法,简直如同鞭子一般抽在林岳的脸上。

所谓的律法,大多数都是用来限制超凡者,若是换成以往,林岳不知道要死几次!

能与林岳这样的恶徒聚在一起,周围几名超凡者的品性自然相差不多,林岳此时大吐不快,有人应和、有人一起唾骂、同样有人保持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所有人都不曾注意到,在屋子里面的夹缝中,一只灰色皮毛的老鼠正竖着耳朵听着这一切,眼睛溜溜直转,看上去像是拥有智慧一般。

“好了,说这些根本没有任何意义,黑狱现在已经完了,我们既然选择效忠,自然要遵守这一切。”

“哼,我们效忠的时候,可不知道有这么多条条框框,若是早些知道,我还真就不同意了。”

“矮子,你也不要说大话,现在你出门这么说我还敬你是条汉子。”

“好了好了,没事在这里争斗什么?现在局势还不明朗,要做的就是团结起来静观以待,窝里斗很有本事吗?”

有人做了和事老,林岳在内的几名超凡者便没有继续争吵,所有人都知道,这不过是过过口舌之欲,在这种局势面前,他们还没有胆量去质问李沛。

“咚咚!”

而过了一刻钟后,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谁?”

林岳心情本就不好,这时候皱着眉头开口询问。

“方正一,林矮子快点给我开门!”门外传来一声训斥。

九名狱首,死了足足七名,作为一颗称职的墙头草,方正一第一个表态,自然也赢得了李沛的赏识。

对于这个老牌狱首,林岳还不敢端着架子,急忙走上前打开了门,而开门之后才发现,不仅仅只是方正一,旁边还跟着一名模样俊美,一脸笑容的青年。

几人私下讨论,李沛根本不是正常人,从对方不知从哪里找到的那些手下就能管中窥豹,而此时,站在方正一旁边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沛麾下,名为灰烬的追随者。

而一旁的方正一,见开门之后,竟然退后半步,脸上不掩讨好的笑容,就算灰烬只是天眷实力,但他依旧不敢怠慢分毫。

颜阔统治时的天已经塌陷了,像他们这些遗老,不过是苟延残喘的小角色,不用得罪李沛,哪怕对方心腹说上几句坏话,自己就吃不了兜子走。

而林岳此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着灰烬脸上的微笑,心中莫名产生了一些恐惧感,开口问道:“不知道大人有何指教?”

灰烬伸出两根手指:“两件事,第一件我是大人委任的惩戒堂管事,专门负责惩戒那些违抗律法的恶徒。”

林岳听到灰烬自我介绍,本能朝后向同伴望了一眼,却见几人这时候统统一副不知所以的模样。

林岳只能木讷的点点头,哪里还有之前半分蛮横模样。

而对方面前,灰烬继续说道:“第二件,便是我收到举报,说这里有人妄议大人颁布的律法,那个人,是不是你?”

灰烬话音刚落,林岳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不由分说直接跪在地上,颤抖着说道:“大人,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背后妄议大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哦?”灰烬收回手,望向身后几人:“既然不是你,那么就是剩下的几位了?”

虽然同为天眷实力,但灰烬的威慑却尤为恐怖,只是目光一瞥,被盯上的几人便双腿一软,同样跪在地上,不停摇头。

“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