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邪气凛然(1 / 2)

在这种劣势面前,怪异骷髅竟然没有妥协,反而率先发动袭击,却见它手臂一扬,一根根宛如长枪一般的白骨从地上便升了出来。

而在长枪尖端,还有一颗颗虚幻的头颅,似人非人,似兽非兽,上面充斥着极度的阴寒之力,最可怕的莫过于这些长枪竟然形成了一个囚笼,将颜阔与白鹤直接包围在了其中,看样子是要瓮中捉鳖,彻底降服二人!

“这种手段!”

白鹤虽然也是传奇高手,但刚刚晋升,实力自然没有熟悉掌握,而怪异骷髅身份神秘,哪怕只剩下了一块白骨,依靠通过蛊惑,让蛮戾用无穷鲜血献祭,这时候,更是借助蛮戾躯体复活,重新站在了大地之上。

单单这种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能力,便不是白鹤这种新晋传奇所能抗衡的。

“这就是蛰伏这些年掌握的实力?连同我送给你的那些人类在内,万万生灵因你而死,就只有这种手段?”

不同于白鹤,颜阔说话之间双手已经有了动作,却见它手臂一扬,狂风乱作,原本就阴沉的天气这时候更是便成为了灰蒙蒙的一片,彻底将周围几百米的范围完全笼罩。

飞沙走石之间,一个个手持长刀,身披战甲的勇士出现,这些勇士宛如风之精灵,所到之处,地下那些刚刚生出的白骨便被连根拔起,一个不剩。

“献祭你们,我的实力便能逐渐稳定,这具身体再不济,也能用上数年不必担心崩碎破裂!”突然之间,怪异骷髅的声音变得有些急躁,处于愤怒,灵魂之火竟然从眼眶中奔涌而出,朝着颜阔便扑了上去。

风助火焰!

颜阔原本用来抵抗敌人的狂风,这时候反而助长了怪异骷髅的能力,火焰冲天,宛如末世天灾一般朝着两人便席卷过来。

颜阔显然也没有想到,怪异骷髅的手段竟然这么可怕,而且,这些火焰并不是熟悉中的橘红,而是无比漆黑。

漆黑色的火焰,就像是粘稠的油腻一般,一旦沾染便不容易扑灭,沿路一些火苗掉落在石头上,却见石头竟然真的就燃烧起来,直到一声脆响,石头竟然四分五裂。

“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送你四个字,雕虫小技!”

颜阔从始至终如同巨树一般扎根在地上,丝毫没有因为眼前这些火焰而后退一步,却见它左拳紧握,朝前用力一挥!

“大风!”

“大风!”

一股浑厚的气势从颜阔身上凸显,却见周围狂风再次变化,原本这些狂风只是一些混沌的风之精灵,而这时候,在颜阔的命令下,这些狂风忽然汇聚在了一起。

不仅如此,一张张人类的面孔,忽然在狂风中忽隐忽现。

更加骇人的是,这些面孔不是别人,正是颜阔,却见这些面庞表情各异,或怒、或悲、或喜、或伤,密密麻麻的颜阔挤在一起,给人一种,它既是狂风,暴风既是本身的感觉。

颜阔的能力便是掌握风暴,而不同于一些超凡者还仅限于皮毛,颜阔已经彻底掌握了风之核心,彻底凝练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这些人脸出现之后,再次分离,紧接着,它们便拥有了四肢,而手中更是握着一把由风暴组成的破空之刃!

这些破空之刃嗡嗡作响,整个天地似乎都要被其一分为二彻底切开。

白鹤站在身后,眉头紧锁望向颜阔,他自以为晋升传奇,虽然与颜阔有些差距,但也只是一与二那么大小。

可谁能想到,却是0与十的差距,白鹤这时候就像是一个空有宝藏,但钥匙却被埋于几十米地下的感觉,想要挖出钥匙打开宝藏,他还有一段漫长的道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