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走向堕落(1 / 2)

蛮戾站在地上,脸上罕见布满了一丝狼狈,作为蛮血部落中的暴君,它向来意气风发,所向睥睨,哪里像是现在,身上布满了灰尘,从人类手中败逃,这种耻辱让它连气息都变得紊乱起来。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而在蛮戾前方,则是一颗白骨头颅。

那头颅模样怪异,常人一眼望去,就会出现无数幻象,轻则疯癫,重则直接七孔流血而死。

血祭全族精锐,蛮戾这才侥幸逃生,但它此时却没有一点愧疚,反而深吸了一口气跪在了地上。

在族人面前,无比威慑的暴君,这时候却像是被头颅所控制的一个傀儡,下一秒,蛮戾开口说道:“这一切都是人类的阴谋,黑狱又新晋了一名传奇高手,我想要翻盘已经没有机会,请你帮助我赢得这次胜利,无论你提出什么要求,我全都满足!”

而话应刚落,那骷髅眼眶中忽然浮现出了绿油油的灵魂之焰,紧接着,一个晦涩的词汇出现在了蛮戾的脑海中。

【婴儿】

听到这两个字,蛮戾的眼中当即浮现出了一丝疯狂。

与骷髅相处有段时间,蛮戾自然清楚这句话意味着什么,这一次,骷髅要的祭品不是野兽的鲜血与成年族人的血肉,而是蛮血部落全族上下的婴儿!

对于任何一个族群来说,婴儿都是希望的开始,只要后继有人,一个部落才能延绵不断流传下去。

可现在部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那些诞生的蛮血婴儿没了可以再生,可若是蛮血部落因此一役覆灭,那才真的是血脉断绝。

蛮戾只是犹豫了几秒钟,便狠狠的点了一下头,它接受了这个交易,

蛮戾就已经有些癫疯了,在它看来,这些牺牲都是值得的,只要能够覆灭黑狱,现在的损失总有一天能够恢复过来。

命令传下,雌性蛮血者将蛮血婴儿带到了空地之上,虽然不知道为何这么做,但迫于“暴君”的威慑,它们却不敢有任何怠慢。

不同于人类婴儿肌肤白嫩,这些蛮血婴儿,足有人类三四岁的样子,而且个个长着尖牙,与其说是婴儿,倒不如说是一些幼小野兽。

下一秒,骷髅头身上的邪恶能量更盛,汇聚到某种极致的时候,前一秒还喧闹哭泣的婴儿们,便如同白纸一般,直接塌陷在了地上。

只是一瞬间,骷髅头便将婴儿的一切所吞噬,只留下一张张干瘪的皮肤。

“昂!”

“昂!”

蛮血者虽然凶性未退,但万物有灵,怀胎诞下的孩子,再丑再凶残也是雌性蛮血者的心头肉,这时候看到孩子变成这幅模样,不少蛮血者当即暴走,朝着那些皮肤便冲撞过去。

可蛮戾目光一凝,手臂一挥,上前就将几名发癫的雌性蛮血者直接锤杀,鲜血流淌一地,陨落的生命让混乱得到了平复。

“昂!”

愤怒的声音从蛮戾口中响彻,其余蛮血者就算有再多不甘,也只能朝后退去,这便是暴君之威,蛮戾为了向颜阔报复,现在已经六亲不认,对它来说,只要能够提升实力,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驱散人群,蛮戾独自站在骷髅头面前。

“我已经将一切都给了你,作为交换,现在把力量交托给我吧!”

【朝前一步】

脑海中的声音再次响起,蛮戾皱了一下眉头,只觉得今日骷髅头有些太过古怪,可他现在早已冲昏头脑,处于疯魔的边缘。

疯子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勇气,因为对他们而言,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对于蛮戾来说,忠诚的心腹、部落的希望,以及族人的敬仰已经全部消逝。

这一刻,蛮戾只剩下了自己。

想到这里,蛮戾朝前迈出了一步。

【再靠近一些】

鬼魅般的声音再次浮现,而已经做出抉择的蛮戾明显变得有些焦躁,这一次,他快走了两步,直接到了骷髅头的面前。

蛮戾盯着骷髅头,等待着对方的承诺,可就在这时候,它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改变。

它竟然无法动弹了!

蛮戾只觉得身体被定格在了原地,就连一根小拇指都无法抬起,而脑袋也越发胀痛,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裂开一般!

躲在一旁的蛮血者们将诡异的一幕看在眼中,却见蛮戾的头颅忽然膨胀,原本正常大小,现在竟然膨胀了足足一倍,如同一个怪物一般,即便是蛮血者见到也不由心生俱意。

这时候,蛮戾听到了一些刺耳的尖笑声,那些声音就像是对自己的嘲讽一般,充满了玩弄的意味。

“为什么?”

蛮戾似乎想到了什么,它双眼瞪圆,发出了心底的疑问,它清楚这一切都是骷髅头在搞鬼,它只是不明白,自己明明都依照对方的要求去做了,可为什么,它还要这么对待自己?

头颅的剧痛越发明显,蛮戾颤抖着身躯,它想要挣扎可已经于事无补,下一秒……

“噗嗤!”

一声爆响,却见蛮戾的脑袋竟然直接炸裂,体内晶核未碎,如同雨滴从半空落下。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