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惊天辛秘(1 / 2)

阴云密布,寸草不生。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荒野原本草丛茂密,可这里却极为贫瘠不见一根绿草,除此之外,无数血肉如同果酱一般铺满了整整一地,给人一种震慑灵魂的惊惧感。

颜阔与白鹤并排而站,只不过,上下有别,心细的白鹤还是退了半步,将颜阔完全承托出来。

“好了,你现在已经晋升成功,比起我来只是少了一些底蕴,假以时日,凭借你的天赋与聪慧,超越我也不是没有可能。”

看见白鹤的动作,颜阔开口说道。

白鹤闻言,忽然将头低下:“属下一切都是狱主给的,知恩图报这个道理我自然懂,就算我已经成就传奇,可我若是生出半点野心,就让我天打五雷轰,全家七口人瞬间暴毙,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白鹤,其实你不用发这种毒誓,自然帮你晋升,对于你的忠诚,我从始至终没有怀疑过。”

颜阔罕见叹了一口气。

白鹤摇了摇头,这个已经凌驾于所有狱首之上的男人,脸上写满了真挚:“您也知道,这些话我并不是说说而已。”

“好了。”颜阔摆了一下手,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下去,而是望着满目疮痍的荒野,眉头凝皱道:“我料到你会在关键时刻晋升,原本想着集合你我之力彻底镇压蛮戾,可不曾想到,对方竟然拥有此等狠辣的秘术。”

听颜阔说完,白鹤眼中流露出了一丝余悸,点头应和道:“被属下和大人连连镇压,眼看已经魂断一线,可蛮戾却忽然动用邪术,将在场七名精英级别的蛮血祭祀全部献祭,天降血水,草、木、兽、人无一幸免,康龙与李董两名狱首便是被血水溅射,只是三息之内便成为了一地肉泥。”

“除了两名狱首,还有十三名天眷超凡者同样遭难,仅此蛮戾一人,便屠杀了我黑狱将近三成超凡储备,此等仇怨,必须血债血偿!”

颜阔点点头:“我与蛮戾交手不下十次,从未见过对方使用这种能力,而这或许就是那件至宝的能力,唯有传说中的至宝,才能让对方原本枯竭的身躯一下子变得充盈起来,这种手段过于神奇,献祭生命,便能让自己重归巅峰!”

说道这里,颜阔眼中竟然浮现出了一丝渴望:“我若获得,便屠宰蛮血者全族进行血祭,或许那时候便能触及史诗的边缘!”

白鹤抱拳:“我愿意用生命助大人一臂之力获得至宝!”

颜阔摇摇头:“白鹤,当年你被大雪覆盖,只有一息尚存,你知道,像我这样见惯生死离别,早已对生命麻木的人为何救你?”

“属下不知。”白鹤静静说道。

“就是因为你那一双倔强的眼睛,不同于那些弱者已经认命,根本不配我施于援手,而你即便气若悬丝,眼神依旧凌厉,让我看到了你超出常人的求生欲,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将你从雪堆中拉起,给你资源,收为心腹,而你果真没有让我失望,成就了现在的实力。”

颜阔肺腑之言,听得白鹤当即就单膝下跪:“大人对于属下的恩情,我一辈子都不敢忘记。”

颜阔瞥了对方一眼,右手一挥,一股恐怖的劲风便拖拽着白鹤站了起来:“我跟你讲这些并不是要你谨记过去的好,而是要你不忘初心,活着才有万般可能,更何况,若是抓捕一个蛮戾,还需要你付出生命,那么我这个狱主当的岂不是失职?”

冷笑一声,颜阔脸上浮现出了镇定置若的神色:“蛮戾自以为是献祭同族血脉,恢复了全部力量就能逃过我的手掌心,可殊不知,是我有意放走了他。”

“蛮血部落除了蛮戾之外,高手几近全无,再加上你晋升传奇,它清楚没有办法摆脱,自然会将全部筹码压在那件至宝身上!”

“传说中的至宝都不是凡物,像是我的家族便有数件,那些至宝拥有活性,一些甚至能与人类正常交流,不过,像是这种活性至宝少之又少,若是让我获得,依靠此宝完成晋升,未来不是没有可能成为一族之长!”

颜阔一边说,白鹤便在一旁静静听着。

很早之前,白鹤便知道颜阔身份神秘,几十年来不但容貌未曾改变,就连偶尔一些说辞,对于白鹤来说也很陌生,对方似乎掌握着自己很多不曾知道的世界信息。

对此白鹤从未询问过,只是从字里行间能够分析出一点,颜阔来自一个比黑狱不知道恐怖了多少倍的势力,而一旦成年,便会走出家族,独自走向外面的世界。

而家族像是颜阔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家族给予了一些要求,建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以及尽可能的提升实力,唯有这样,才有可能争夺对方口中的族长之位。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忠诚,白鹤之所以死心塌地追随颜阔,有一部分原因便是源于对方着神秘且可怕的背后势力。

白鹤现在已经晋升传奇,所想所思比起之前更加复杂,他虽然拥有了恐怖的实力,但在世上不过是一根无垠的蒲公英,可颜阔却不同,跟随对方,一旦抓住机遇,便能真正拥有靠山,到时候,借助对方的实力,他也可以让自己的家人逐渐昌盛,若是自己能更进一步,或许也能建立属于自己的家族!

而颜阔心思缜密,为何时不时会说漏一些消息,这实在有些耐人寻味,不过彼此都是老狐狸,自然心照不宣,不会捅破这层窗户纸。

就算蛮戾献祭无数生命,获得力量,颜阔还是能够拦截对方,而放走对方,不过是放长线钓大鱼,为的就是通过蛮戾找到那件至宝!

“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白鹤低声问道。

“之前厮杀的时候,我将血珠弹射在了对方的体内,我们现在就顺着血珠追杀对方,我今日必然铲除蛮血部落!”

说罢,颜阔瞥了一眼旁边的树梢,然后两人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了踪迹。

树梢之上,一只乌鸦似乎气息全部,瞪着黑溜的瞳孔将一切尽收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