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毫无意义的仇恨(1 / 2)

“咳……”

一名超凡者吐了一口鲜血,目光惊惧的望向前方,在黑狱中他是普通人触不可及的强者,而在这里,他的身体却抖成了筛子。

坦站在一旁,像是欣赏一副画卷一般,静静看着对方。

这时候,他浑身已经沾满了血液,其中有自己的,而更多的则是那些可恶的人类。

战场并不只有一处,在厮杀到最激烈的时候,死亡波及到了更远的地方。

坦在内的三名蛮血祭祀,遭遇了四名天眷境的超凡者,即便人数落入下乘,可蛮血祭祀还是凭借强悍的力量取得了胜利。

残肢断臂散落一旁,一名蛮血者的腹部被划开,肠子都流淌了一地,可他脸上还是挂满了狰狞的笑容,却见它有些蛮横的抓起肠子,然后又塞回到了肚子里面。

人类与蛮血者相比起来,就像是娇生惯养的小孩子,他们即便拥有千奇百怪的能力,但在拼杀这方面,显然落后蛮血者太多。

坦明明可以将最后一名超凡者杀死,但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拉开一个五米多距离,居高临下给予了对方难以想象的精神摧残。

超凡者喘着粗气,旁边就是同伴的残骸,对方的胸膛被打爆,露出了一个狰狞的伤口,这时候,对方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就盯着自己,似乎像是一个幽魂,等待与自己共赴黄泉。

不可抑制的恐惧填满了超凡者的身躯,他颤抖着嘴唇,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彼此之前还是敌人,无比卑贱说道:“别杀我,只要你别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不要……求求你,不要杀我。”

过于胆怯,超凡者更是不惜对着坦跪拜了起来。

而看到这一幕,坦的脸上当即露出了一丝疯癫的笑容,它等待的便是这一刻。

从岗哨被覆灭,妻儿全部死于人类手中的时候,坦的脑海中就只剩下了仇恨,它发誓,一定会千百倍报复回来。

而现在,它做到了!

看看倒在地上的那些尸体,以及面前这个求生的懦夫,这一切都是坦给予人类的报复!

而这,不过是刚刚开始!

等到“暴君”将人类领袖彻底击败的时候,坦便会跟随对方进入黑狱,到时候,才是真正的大戏开场。

虽然不知道那个家伙在哪里,可坦终究会找到对方,然后亲手拧断他的四肢,让对方在极端的痛苦中死亡!

而现在,这些人类不过是复仇前的利息!

因为想到了不美好的画面,坦的一双眼睛都变得通红,他迈开脚步,朝着眼前的超凡者就走了过去。

而超凡者在这一刻也似乎预料到了什么,拖着沉重的身躯不断向后挪移,他想要逃避,但过重的伤势,让他根本无法摆脱蛮血者的追击。

死亡在靠近。

而就在彼此都怀揣着不同想法的时候,一阵询问声从身后传来:

“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超凡者本能向前望去,瞳孔顿时缩成了一条竖线,他看到了什么?

那是一张让他有些词穷的面庞,白橡树皮色的头发,非但没有让对方看的苍老,反而给人一种无比唯美的感觉。

那是一个男人,一个洋溢着笑容的陌生男人,而真正让超凡者诧异的是,就是这样一张温暖的容颜,怀中竟然抱着一颗头颅。

而之前将肠子塞入腹部的蛮血者,这时候却成为了一具无头之躯,强壮的躯干瘫倒在一旁,看上去无比落寞。

那颗头颅的面容极为扭曲,就像是死前忍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一个念头在超凡者脑海中闪过,有没有一种可能,对方未曾借助武器,而是生生将蛮血者头颅从身躯上拔起来的,正是因为如此,蛮血者的脸上才会出现那种表情。

那个微笑,有着精致面容的男人,有着与他容颜格格不入的凶戾手段,可尽管如此,超凡者还是欣喜若狂,因为对方是一名人类。

“救救我!”

求生的欲望,甚至让超凡者来不及思绪,这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一张不属于黑狱的面孔。

可这时候,超凡者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生死存亡之际,一个陌生的人类总比蛮血者更要可靠一些。

“这算是一种请求吗?”

男人抱着脑袋,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而坦早在对方说话的时候,就已经转过了身,只是不同于超凡者的欣喜,坦的脸上,则挂上了一丝不可置信以及无比愤怒的神色!

是那个男人!

那个亲手毁了它全部的男人!

自己原本拥有一个孩子,可是因为对方的残忍,那个本该诞生的孩子胎死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