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谋权与倒戈(1 / 2)

李沛感觉进入了一种很奇妙的状态内,肉身还在荒野之中,而灵魂则不断拔高,以俯视的姿态望向眼前的一切。

最先从视野中消失的是那些老鼠和毒蛇,它们的体型太小了,到了这个高度,甚至连芝麻大小的黑点都没有。

除此之外,便是旁边的人类以及蛮血者,李沛感受到它们在自己的目光中越来越小,逐渐彻底消失,而也就是这一刻,李沛的心境发生了一些变化。

那些左右自己情绪的生命,在这一刻,彻底失去了全部意义,而李沛的瞳孔中,也随即多出了一些目空一切以及空洞的神色。

以前的李沛知道,人类的危险比老鼠大,蛮血者的实力又比普通人类强,正是拥有这种想法,才会有忌惮、谨慎以及轻松面对事物的感受。

但现在不同了,伴随着李沛晋升,拥有了传奇实力后,无论是老鼠、蚂蚁还是超凡者,在场的没有一个与自己同阶,这些渺小的身影以及卑微的生命,根本不值得让自己有任何提防。

李沛的眼中,并不是视万物平等的目光,而是无视生命的蔑视,哪怕是奎克、诡惑这些忠心耿耿,为自己效忠的怪物们,在他看来,也是用后可以随时丢弃的工具。

有人会喜欢生锈的钳子与铁锹吗?

这些廉价的工具,当生锈发霉,不好使用之后,最妥善的办法便是遗弃,重新换成新的,而不是摆在角落里面碍眼。

而那些实力卑微的人类,像是一只只为了米粒而拼死拼活的蚂蚁,他们的价值,唯有在为自己服务的时候,才能突显出来。

至于自己……

既然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实力,为何还要以人类的身份生活在这世界上?

想到这里,李沛似乎有种顿悟,他的脑袋慢慢旋转,当扭转到一半的时候,那张平时没有表情的鬼面,此时却咧起了狰狞极端的笑容。

这时候的笑容充满了疯狂,就像是被囚禁了很久的刑徒,终于到了被释放出狱的那一刻。

原本就暴戾疯狂的它,并没有被关押这么久而洗心革面,而是在无比漆黑的牢狱中,它的心灵变得更加扭曲与邪恶,它就像是一滴浓稠的黑色墨水,将一切清洁染黑,才会善罢甘休。

人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阴暗面。

可人性像是蛮横的守卫,任由那些阴暗面求饶、蛊惑、威胁都视若无睹,只是将其关押在心灵的最深处。

只有当夜幕降临,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才会将其放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而新的一天,当烈阳高照的时候,那些黑暗的想法与意志,又会被重新封印!

人类就是这样一种复杂的生物。

他们好奇死亡与一切有关邪恶的东西,可每当他们试图堕落的时候,人性总会面无表情走过来,关上那扇羁押黑暗的大门。

可这世上,总有一些意外会发生。

名为人性的守卫,会被黑暗面死死掐住脖子,任由人性拼命反抗,依旧无济于事,最终他双眼凸睁,死在了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里面,而黑暗面,则会微笑着,一步一步,光明正大走在阳光之下。

李沛人性的力量在逐渐失守,明明只差那个几厘米,鬼面便会完全扭转过来,可李沛的人类面容,却像是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死死卡住,不让鬼面再移动一下。

为什么?

鬼面的瞳孔出现在了一丝疑惑。

明明只需要将脑袋后面那张面容移转过来,自己就能时刻保持最强的状态,可现在自己又在犹豫什么?

自己根本不需要以伪装的方式与手下相处,忠诚源于恐惧,一旦有人提出异议,自己要做的,只需要像是踩死蚂蚁一般,抬起脚碾下去,对方便会成为一具尸体。

至于那些怪物,自己创造了它们,无论是人类的面孔还是鬼面的狰狞,它们都早已熟悉。

所以,自己现在挣扎的理由又是什么?

忽然,一些声音浮现在了李沛的脑海里面。

“小角色才吃这种玩意儿,小爷我是吃肉的!”

“关心你?困了不能在家门口睡会儿啊?”

“去富人区!这里的一切交给我,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一定会让赤月成为这里数一数二的势力!”

“擦亮你们的狗眼看看,我家首领,已经是黑狱承认的超凡者,不是什么怪异!”

这些声音飘散在李沛的耳旁,这让李沛还在不断上升的灵魂,忽然停了下来,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他好像觉得,自己遗忘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那些声音还在不断的回响,就像是拼图一般,一张模糊的容颜,逐渐浮现在了李沛的眼前。

而这时候,鬼面则显得极为暴躁,它就像是受到了某种冒犯,嘶吼着想要替代人脸,成为李沛真正的面容。

饶是人脸还在挣扎,却根本拗不过鬼面的力量,却见原本停止的扭转再次开始,以微弱的姿态,正在与李沛的身体完成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