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狱主的野心(1 / 2)

“诗语。”

李沛细细品了一下这个名字,音声足以动耳,诗语足以感心,少女声音委婉动听,但容貌却是如此丑陋,形成的差别,犹如一天一地,根本无法交集。

“名字很好听。”李沛微笑一声说道。

而被称赞之后,诗语整个脸颊都变得通红起来,从未有人这般评价过她的名字。

诗语是一个弃婴,因为天生模样丑陋不堪,被遗弃在了垃圾堆里,是一个老妇收留她。

黑狱也有三六九等,生活虽然比起贫民窟好上一些,但因为容貌问题,她没少被人欺负,正是因为如此,这才养成了她颇为怯弱的性子。

平日里,她多数都是在家,从小到大都没有任何玩伴,只是跟随老妇相依为命。

老妇常年多病,患有哮喘,可说来也是奇怪,每次对方难受,诗语伸手抚摩对方胸口,便能让老妇减缓痛苦。

可老妇毕竟年事已高,一次感染风寒之后,便撒手人寰没有了气息,痛苦无比的诗语不停用手轻揉对方,试图让老妇复活,可却根本无济于事。

在这种极端痛苦的催发下,诗语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双手竟然冒出了白色的光芒,那些光芒如同阳光一般无比温暖,而恰巧,她被一名路过的狱首发现,从此正式被收纳,成为了一名狱卒。

诗语掌握的是治愈的能力,对于危险重重的废土而言,她的这个能力不亚于第二条性命,超凡者再蠢、再蛮横,也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诗语模样虽丑,但从那以后,却没有人敢真正欺负她。

大多数超凡者都对自己客客气气,称赞自己能力了得,但从未有人像是李沛这般,开口夸奖自己名字好听。

这个名字是老妇起的,对于少女而言,这个称赞是她这些年,听过最好的感谢语,无论出自真心还是假意。

面对李沛,诗语有些自卑,尤其是对方笑的时候,那咧在嘴角的弧度拥有很强的治愈力。

在那之后,李沛不曾开口,诗语也没有再说一个字,只是手中光度越发涨幅,由此可见,她是真心实意在为李沛治愈。

李沛坐在一辆行军车上,经过诗语的细心治愈,他已经感受不到胸口的寒意,疗效出乎意外的强悍!

越是如此,李沛看向诗语的目光越是柔和,自己现在麾下有战士、刺客、法师,唯独缺少像是诗语这般奶妈超凡者。

除此之外,对方还未经过改造,若是投入大量生命源,对方顷刻间便能晋升精英,到时候对于这个团体来说,掌握诗语无疑拥有了一个移动型的超大血包,而且还是随时补充的那种。

丑?

李沛关注的压根不是这些。

一个随时有可能死去的世界,颜值根本一文不值!

再则说,自己麾下人才济济,除了自己,就压根没有一个和人等同,哪怕约等于的属下都没有。

哀恸女妖长相再精致,那也是一具尸体,不是活生生的人,她的温柔只属于小骷髅,其余生物在她眼中,不过是妹妹的肥料,仅此而已。

再加上书籍已经对少女抛出了橄榄枝,因此对于诗语,李沛势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