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仇恨的力量(1 / 2)

坦抱着一头雄鹿走在回去的路上。

它是一名蛮血者。

在人类眼中,它是未曾开化的野兽、实验的失败品、比杂种还要肮脏的生物。

事实上,这种厌恶并不止属于人类,在蛮血者的认知中,同样瞧不起那些细皮嫩肉,野兽甚至轻轻一抓,便能将其撕裂的虚弱人类。

在蛮血者看来,人类不过是比硬甲猪灵活的肉食、以及善用阴谋诡计,却不敢正面交锋的胆小者。

坦杀过人类。

那是一次普通的狩猎,它们发现了一名落单的人类,父亲将解决对方的机会留给了自己。

人类跪在地上,嘴里说着坦根本听不懂的一些话,死亡的恐惧让人类彻底崩溃,他跪在地上,不停对自己磕头。

在人类不断的努力下,坦似乎明白了什么,对方是在跟自己求饶,试图让自己放过他,可坦还是举起了手中的骨刀,一下便捅进了对方的胸膛。

它们来自于两个不同的势力与文化。

因为祖辈经历的一切,蛮血者对于人类的怨恨,几乎已经刻印在了骨子里面,直到现在,那名人类头颅制作的容器,还被自己放在家中。

坦是一名称职的猎人,或许是拥有一名蛮血祭祀的父亲,他的实力比起同伴要强大的多,正是因为如此,它获得了一名雌性蛮血者的青睐。

坦很珍惜这名伴侣,在蛮血部落中,能够娶上一名同族的姑娘,原本就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因为只有父母都是蛮血者,才能诞生出血脉最纯正的下一代。

而那些较弱的族人们,为了能够繁衍生息,只能掳掠那些弱不禁风,无比丑陋的人类女性。

在蛮血者的眼中,人类的模样十分古怪,它们没有健壮的身体,就像是一根木棍,只是轻轻掰弄,就有可能直接断裂。

当然,这些厌恶只是针对普通人,那些有着超凡实力的人类,对于蛮血部落来说,也算是一种抢手货。

正如蛮血祭祀诞生的孩子,拥有强壮的力量以及聪慧的大脑,那些经由超凡者身体,孕育出的孩子,实力同样领先普通族人。

但这样子,孩子的血脉也不再纯洁!

坦并不想走捷径,它能够感觉自己体内有一股力量在蠢蠢欲动,正如父辈一样,用不了多久,它就会完成蜕变,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

更让坦高兴的是,自己的伴侣已经怀有了身孕。

它不需要借助外力,而是凭借自己,就能生出一名强壮有力,优秀健康的继承人。

更何况,坦深爱着自己的伴侣,对方拥有一张能够分裂成四瓣的嘴唇,强有力的咬合力,甚至能将石头碾碎。

而伴侣的四肢也粗壮的可怕,一般雄性蛮血者都不是它的对手。

天色有些晚了。

坦原本想着太阳落山之前便回到营地,可在回去的路上,它见到了一头迅敏雄鹿,对方肥硕的身躯,能够为伴侣补充必要的营养。

可是对方的速度快的有些可怕,耗费了很长时间,坦才成功将其猎杀,而这也耽误了一些时间,原本明亮的荒野,被蒙盖上了一层阴影。

夜幕降临了。

虽然追逐了一天猎物,坦也无数次跌倒,身上沾满了泥土,但坦却并不觉得劳累,因为很快,它便能见到自己心爱的伴侣以及肚里的孩子。

不同于父辈热衷于毁灭人类,坦对于人类谈不上好感,同样也没有太多的仇怨,或许是这几十年来的安稳,让它对于不远处的邻居,未曾拥有太多的偏见。

荒野中的食物足够两个种族食用。

坦的梦想很简单,只是想要陪伴在爱人的身边,看着自己的孩子能够长大。

怀揣着这种愿望,一个异于人类的生命,在这荒野中努力拼搏着。

可就这样走着走着,坦忽然看到了一道火光。

那是营地?

营地为什么燃起了火焰?

坦的心中忽然升腾起一个不好的念头,它迈开双腿,像是疯了一般朝营地奔袭,可刚刚走到门口,它便嗅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紧接着,它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