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新房子(1 / 2)

李沛手持碎魂,一刀捅进了猎物的胸口,却见竟无半点血液喷溅出来,而是全然被碎魂吞入刀身,滋养凶器。

人骨刀异变之后,没有境界的显示,更没有再次改造的提示,这让它看上去似乎就止步于此。

不过经过几天屠宰,李沛却发现,碎魂似乎就是一个无底黑洞,无论多少血液都照收不误,原本光滑的刀身上,竟然出现了一些拇指大小的血色斑点。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李沛虽然拥有古怪书籍,但毕竟觉醒不久,还有许多事情一知半解,这把刀是否还有潜力挖掘,他也根本不得而知。

至于灰烬,李沛先让对方熟悉了自己变化,然后今日一早便将其送出的据点,暗鸦它们在荒野中建立了一个势力,像是灰烬这种人才,那里才是他发光发热的地方。

将最后一只屠宰场的野兽杀死,李沛将碎魂插入刀鞘,然后开门走了出去。

阳光高照。

整个据点一片欣欣向荣的模样。

不少人推着手推车,里面装满了刚刚搅拌好的泥浆,走到一片空地将泥浆倒下,便有不少妇女站出来,将泥浆放置在磨具中进行晾嗮。

土砖头。

没有太复杂的工艺,甚至不需要男人,女人便能胜任这些工作。

锁柱推着手推车,走到阳光下,将泥浆卸掉,然后一个女人便走了过来,递上一杯清水问道:“这是第几车了?累了就赶紧歇歇吧。”

名为锁柱男人擦了一把汗,拿过女人递过的水,便咕咚咕咚吞咽到了肚子里面。

喝完之后,锁柱笑了笑说道:“不累,这是给咱家盖房子有什么可累的?”

女人长期风吹日晒,脸色焦黄,长相极为朴实,听到男人说话,她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砖房,有些不敢置信问道:“孩他爸,你说这是真的吗?这新房子,真是给我们住的?”

“那还有假!”男人一听,嘴角扬起笑容:“老李他们家,不都已经住上了吗?再说了,这段时间拆了多少房子,又盖了多少房子,你不都看在眼里吗?”

“看是看见了,就是有点不敢相信。”

他们的生活,伴随着一个叫做赤月的势力出现,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突然一天,原本木讷、老实的丈夫回到家中,搓着手跟女人说,自己加入了一个势力。

女人当时就哭了出来,在她映像中的势力,是那种拿命换明天的买卖,周围邻居,不是儿子死了,便是丈夫死了,最终得到的安家费,不过是一些肉食,一些黑心势力,甚至连这些都没有。

女人已经过惯了苦日子,这种生活虽然清贫,但有丈夫、有孩子,她便已经心满意足。

她哭喊着想要让男人退出势力,可平日老实巴交的丈夫,这一次却十分坚定,仰着脖子说,这个势力不一样,他还说,自己的工作不是出去狩猎,而是负责后勤。

女人当时质问男人,什么是后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