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家(1 / 2)

“你一生多灾多难,以前更是被操纵,成为仇怨世间的怪异,既然如此,以后就叫你怨厄吧。”

随着李沛话音落下,名为怨厄的猫女忽然半跪在了地上,它看样子像是在承受着某种痛苦,然后体内,忽然有股黑光冒了出来。

那些黑芒汇聚在一起,李沛本能感觉到了一些厌恶的气息。

下一秒,黑芒凝聚,下一秒竟然凝聚成了一个黑猫的形状,趴在了怨厄的肩膀上。

那黑猫像是世间一切污秽凝聚的存在,沾染上对方,就会不可避免发生霉运,而怨厄看上去却十分喜欢这只新出现的宠物,一脸宠溺的伸手抚摸着对方幻化出来的绒毛。

黑猫的眼睛如同洞窟,让人一点一点的被吸引而去,有如掉入无尽黑暗中。与李沛对上眼眸,它更是警惕地望着,充满敌意与驱逐。

【能力:怨灵之怒(怨厄已经与过去分割,而这怨灵便是过去的最后一丝印记,它们不再是一体,但却拥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是它遗失的力量,这股力量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死亡。】

怨厄虽然身为怪异,但与寻常同类不同,那种被至亲折磨,而又无法反抗的奴役,让它憎恨一切看到的生命。

它就像是一个灾厄的传播本源,在马坤的驱使下,用极为残忍的手段,让无数人感到绝望与痛苦。

改造之后,对方虽然拥有了新的模样,但内心深处,还是有一抹挥之不去的怨恨,所以眼前的黑猫,便是命名之后,具象化的怨恨?

怨厄看上去还很懵懂,如同斯克雷格一样,对于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尤其是眼前这个名为主人的存在,更是引起了她极大的兴趣。

怨厄将目光移向李沛。

不得不说,经过李沛的捏造,对方的容貌算是上乘,尤其是两只猫耳,在见到主人的时候,不知出于紧张还是惧怕,竟然踏在了两旁。

很可爱是不是?

可遗憾的是,它的本质依旧是一头怪异。

哪怕人骨刀上面图上粉红色的染料,依旧无法掩盖从中传递出来的浓郁杀气。

相比可爱的外表,李沛更喜欢的是怨厄内心的黑暗,一个如同影魔一般,行走在夜晚的杀戮者。

掌握了黑暗眷者以及屏吸的它,是一个天生的刺客,毫无疑问,如果李沛需要猎杀某位敌人的时候,怨厄是目前的不二人选。

相比哈迪那样的莽汉,怨厄能力更倾向于无声杀人术。

尤其是对方肩膀上还趴着一只由最污秽怨恨,凝聚成的小型战宠,根据李沛以往的经验,这个命名之后得到的能力,极有可能便是怨厄的杀手锏。

“过来。”

李沛开口说道。

听到命令,怨厄身体就像是不受控制一般,慢慢走到了李沛的床边,她有着精致的面庞,身后的尾巴在这时候也不受控制的摇摆起来。

对方就像是一张白纸,任由李沛在上面随意涂画笔墨。

“转一圈。”

怨厄听从命令,乖乖的在地上转了一圈,而肩膀上的黑猫,却像也拥有意识一般,黑漆漆的眸子盯着李沛,像是在埋怨李沛让自己的主人做出这般愚蠢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