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古怪图腾(1 / 2)

李沛突然降临,一个照面就绞杀在场所有普通蛮血者,并不是蛮血祭祀放任不管,而是它一直期盼战宠能借此机会完成改造,可谁能想到,战斗结束的如此之快。

李沛沐浴在鲜血之中,这让他看上去无比森寒,尤其是此时咧嘴一笑,那种表情,就像是在看待猎物一样。

蛮血祭祀看了一眼战宠,又望向满地残肢断臂,眼中闪过一丝挣扎,随即它狠狠跺向地面,一瞬间尘土飞扬,笼罩了周围五米的视野。

尘土散去,地上除了还在异变的虫魔,哪里还有蛮血祭祀的身影。

“竟然跑了?”

在李沛的映像中,蛮血者统统是一群没有脑子的疯狂者,可这只品种显然有些异变,族人惨死的仇怨可以不顾,只差一步就能完成晋升的战宠更是说放弃就放弃。

是一个成大事的家伙,但可惜……还是逃不了。

李沛没有着急追赶,而是将目光望向眼前异变的壁虎。

却见对方已经快要异变,李沛打了一个响指,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传来,却见伊莱从远处走向了异变生物。

它现在自顾不暇,想要反抗,但因为伊莱身上的威压,现在只是目露凶光,不敢上前与之搏杀。

“嘶!”

一只寄生孢子从伊莱身下跌落,对方身上还有黄色的粘液,一番挣扎,小家伙蠕动着身体,朝着猎物爬了过去。

如同寄生巨鬣狗一样,惨啸在蛮血者营地上空响起,随即一个比之前改造的虫兵,膨胀一圈、威慑更强的孢子匍匐在了伊莱的面前。

这是一只能够媲美天眷超凡者的虫兵,它的利爪和牙齿变得更加锋利,肉体也变得更加牢不可破。

“搜寻周围是否还有活物,一经发现全杀了!”

伴随着李沛命令,伊莱仰天嘶吼,随即虫兵便迈开狰狞的虫肢,开始在血腥的据点内开始搜寻。

房屋被撞开,一头有着雌性特征的蛮血者与狰狞的虫兵对峙,而在身后还有龇牙咧嘴宛如幼虎的小型蛮血者。

这是蛮血祭祀的家眷,它们如同人类一样,也会互相结合,诞生出属于自己的子嗣。

“杀!”

伴随着李沛的命令,虫兵张开如同花瓣一般的嘴颚,朝着眼前的蛮血妇孺便扑了过去,战斗很快结束,地上徒留下了一片血迹。

【生命源+35】

【生命源+15】

【生命源+15】

虫兵属于伊莱诞生的子嗣,在杀死敌人之后,同样会给李沛反馈一些生命源。

虫兵速度极快,算得上是一个强劲的斥候,而在搜寻了一段时间后,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尖锐的鸣叫。

“什么情况?”

李沛迈步朝着声响处走去,七拐八拐,在走到蛮血营地最后方的时候,就看见一根巨大的树桩插在地上,更加渗人的是,许多生物的身体被绑缚在上面。

野兽、人类以及飞禽。

这些尸体被吊挂在树桩上,脖颈上都有明显的伤痕,显然是被割喉而死,长期浇灌鲜血,木桩根部更是变成了黑褐色,一股血腥之气扑面袭来。

这木桩并不是光秃秃的一片,却见顶端还有着一些雕刻。

蛮血者并不具备人类的审美,虽然试图在树桩上雕刻,但也不会多么细致,相比雕塑这更像是一个抽象的图腾。

那图腾宛如一尊蛮血者,面容扭曲乖张,獠牙弯起如同巨象,更加骇人的是对方一双瞳孔,由鲜血点缀,如同两颗真正的眼珠一般,闪烁着神秘、深邃,在其中还有浓郁到化解不开的杀气。

却见之前还凶悍无比的虫兵就趴在一旁,身体瑟瑟发抖,在这雕像面前,根本不敢做出任何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