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虎口夺食(1 / 2)

一名蛮血祭祀跪在地上,手持一柄白骨小刀,顺着手臂一刀划去,只见原本坚硬的鳞甲竟然顷刻被划开,一股滚烫的血水便滴落在地上。

令人惊奇的是,那血水凝而不散,如同红色珍珠一般,在土壤上面滚动。

“嘶嘶……”

一连串虫子的声音响起,下一秒,四面八方便钻出了无数的虫子,有磨盘大小的蜘蛛、水桶粗细的蜈蚣,满身长满脓包蟾蜍,还有长有紫色巨钳的蝎子,这些恐怖的毒物就像是被滴落在土壤上面的鲜血吸引一般,朝着蛮血祭祀便冲了过去。

它们并没有攻击蛮血祭祀,而是一双双阴森的眸子盯着鲜血,随即为了争夺血液的归属互相厮杀了起来。

蜘蛛洞穿了蟾蜍的身体,却被蝎子的尾巴所扎伤,一旁的蜈蚣趁机想要舔舐血珠,又被一条额头长有尖刺的巨蟒缠住了身体。

就这样无数毒物互相厮杀、互相吞噬,直到一个小时之后,一只足有婴儿大小的壁虎脱颖而出。

别看对方体型矮小,但能在上百只毒物中厮杀存生,自然不是简单角色。

这壁虎通体雪白,可四只爪子却弥漫着紫色的斑纹,一条条长长的舌头垂在地面,只是一滴唾液,便足以让一名成年人在十分钟内浑身溃烂而死。

荒野中,孕育了太多恐怖的生灵,它们总有各式各样的诡异能力,让人们步入到黄泉之路。

更加可怕的是,对方身上覆盖着坚硬的外壳,哪怕是鬓狼那样锋利的爪子都无法撕碎对方的防御。

壁虎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它爬到了血珠旁边,像是一名胜利者开始舔舐自己的战利品。

一颗颗血珠被壁虎吞入腹部,就在它还在回想血珠美味的时候,四肢忽然开始扭曲,嗓子里更是发出了尖锐的叫声。

而蛮血祭祀却在此时站了起来,不似其它族人拥有强壮的体魄,它的身体和人类相似,算得上有些消瘦。

蛮血祭祀将双臂伸向半空,嘴中发出无法分辨的词汇,脚下更是跳起一些复杂充满蛮荒气息的古怪舞蹈。

随着对方不断跳跃,一股肉眼可见的红色能量从它的头顶扩散出来,然后没入进了毒物的身体之中。

原本就痛苦扭曲的毒物,被这猩红烟雾笼罩之后,更是剧烈颤抖了起来,下一秒,却见对方身体开始膨胀,紧接着肉体被撕裂,脊背忽然冒起了两颗肉瘤,下一秒肉瘤破碎,一双沾满粘液的翅膀便伸了出来。

改造远没有结束,对方脸上的肉皮忽然裂开,像是蜘蛛一样的复眼,暴露在了这个世界之中。

身后的尾巴隆起、膨胀,只是几秒,便如同一条没有头颅的狂蟒,甩动个不停,力度之强,甚至连粗壮的树干都支撑不了几下,就会被直接甩裂。

这是禁术!

是蛮血祭祀一生只能使用一次的禁术!

蛮血祭祀有两种区分,不同于强化力量,这种偏门类型的蛮血祭祀,虽然精通各种诅咒与投毒,但因为肉身薄弱,却也不得不找寻一个强大的护卫。

正如眼前这只吞噬了百只毒物的壁虎一般,蛮血祭祀将自己凝练的血珠让对方吞咽,伴随着对方晋升天眷,属于自己的血脉也会与对方合二为一,到时候,它便是自己最称职的仆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