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遇袭【求推荐票!】(1 / 2)

荒野。

一个由栅栏圈起的营地坐落在这片区域。

一根根削尖的木桩钉在四周,令人惊惧的是,在每一根树桩上面竟然还插摆着一颗颗头颅,那些头颅有些是野兽,有些则是人类。

这些头颅早已风干,但密密麻麻的头颅像是工艺品一般环绕着据点,让这里如同血光环绕,令生灵不敢靠近一步。

“哞!”

营地里面传来一声动物的惨啸。

那是一头大力牦牛,却见它现在四肢被用利刃砍断,鲜血流淌了一地,根本无法挣扎逃脱。

而在大力牦牛的四周,还站着不少身高两米,皮如鳞甲,面目狰狞的丑陋巨人,这些猎手便是蛮血者。

数百年的繁衍,蛮血者虽然没有人类聪慧,却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文明,它们建立部落,在荒野中以狩猎为生,而这里,便是位于部落前方的一座哨塔。

蛮血者的部落没有黑狱那样的城墙用来防御兽群,但它们同样也会做出一些防范,周围一旦发生什么情况,这座哨塔便会用最快的速度向部落传递消息。

而在平日,这里则是蛮血者落脚的休息场所。

这些蛮血者个个宛如巨人,哪怕是荒野中的一些棕熊都未曾有它们强壮,却见这时候,七八名蛮血者围站在大力牦牛的身边,随着对方伤口流出更多的鲜血,它们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脸色胀红,直接朝猎物扑了过去。

无论是雄性还是雌性,蛮血者都是勇猛强悍的斗士,人类视它们为野蛮人,认为它们代表破坏、邪恶与残暴。而这正和蛮血者的心意,它们向周围的邻居证明了自己,它们健壮坚忍,并且毫不留情,不容任何生物轻视。

茹毛饮血。

蛮血者就像是未曾开化的野兽,锋利的牙齿洞穿了牦牛的身体,它们没有急着撕扯血肉,而是开始吸吮这猎物的鲜血。

蛮血者喜好鲜血,对于它们来说鲜血就如同大餐之前的开胃汤水。

更重要的是,鲜血同样是它们必不可少的能量,蛮血者拥有强大狂暴的力量,当陷入狂暴状态时,他们会变得更强悍无敌,更能打击对手和承受攻击。

但它们无法长久保持狂暴,而且,狂暴之后他们会变得非常疲累,所以蛮血者依靠吞咽鲜血来补充体能,在部落内部,它们将鲜血称为【圣水】

这是十分普通的一天,但细心的蛮血者还是发现了一些问题,那就是今天周围的鸟类太多了一些。

它们拥有黝黑的身体,长长的鸟喙以及一双双没有感情的眼睛,它们站在树梢上、木桩上以及蛮血者建造的木屋中。

虽然能量致使它们发生了异变,但任何一名人类,还是能够直接说出这些具有标志性羽毛生物的名字。

【乌鸦】

这时候,一只只通体漆黑的乌鸦,它们立在一旁,安静张望着蛮血者们的进食。

“哇哇!”

起初,没有蛮血者在意这样普通的乌鸦,但直到,一只、两只、几十只、直到上百只乌鸦出现在这岗哨周围的时候,蛮血者最终还是被惊动了。

密密麻麻的乌鸦盘踞在这里,漆黑的羽翼甚至遮挡了悬在天空的烈阳,让这片岗哨显得异常阴森。

那些乌鸦时不时还会发出一些叫声,沙哑的声音,就像是死亡前的倒计时一般,让这里的空气都逐渐变得压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