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进化论(1 / 2)

茫茫的荒野。

太阳西落,夜幕降临,即便是再凶猛的野兽也会选择回到巢穴,而不是在这种危险的土地上漫游。

而在草丛以及树梢里面,不时还有一些扭曲的身影闪过,它们是眷恋人间的往生者,虽然已经失去了人类的模样和生命,但它们却以另一种方式存活在了这个世界上。

密林中,一些磨盘大小的蜘蛛爬了出来,它们有着锋利的八条蛛腿以及完全融入夜晚的坚硬表皮,弑魔蛛,它们是黑夜的掠食者,善于喷吐蛛网。

在抓住敌人的时候,弑魔蛛会将毒素注射在猎物的体内,猎物再被蛛网缠绕的同时,体内也会发生一些质变,内脏、血肉会因为毒素而溶解,等到若干天后,弑魔便将口器穿入猎物的身体中,就像是吸食果冻一般,吞噬完毕之后,原地只会剩下一张皮肤。

而在一些久远的溶洞中,不时还会爬出一些足有成年人腰间粗细的巨型蜈蚣,银环蜈蚣拥有几十条堪比刀锋的虫足,它们会用极快的速度将猎物缠绕,然后以不弱于凌迟的手法,将猎物切割成上百道肉片。

银环蜈蚣是一个较为绅士的猎手,它们利用两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将猎物慢慢吞咽到肚子里面,然后再回到溶洞中休息。

这便是夜晚的荒野。

无数猎食者都在暗处虎视眈眈。

…………………………

“啪啪啪……”

一连串慌乱的脚步声在荒野中响起。

一个赤裸男人拨开杂草,慌不择路的冲了出来,却见他满脸惊慌,浑身上下足有十几道的伤口,有些已经结疤,但因为剧烈奔跑撕裂了伤口,让他如同一个血人,无论跑到哪里都有一股浓郁无比的血腥气。

他不是一名普通人,而是一名拥有天眷实力的超凡者。

这是凌驾于凡人之上的存在,可这一刻,他哪里还有往常半分傲气,眼中只剩下了浓郁的俱意。

他紧咬牙关,拼命的在荒野中奔袭,就像是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赶他一般,不时就回头张望,脸色都变得极为森白。

这种没有希望的逃跑和囚禁,让男人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他一边跑,一边喃喃自语:“回去,我一定要回去!”

过于惊慌,让他没有注意脚下,那是一块尖锐的石头,下一秒,他一脚直接就踩了上去。

“噗嗤!”

石头刺穿了未曾穿鞋的脚板,男人双腿一软,直接瘫软在了地面上,黑夜、剧痛、恐惧,所有的一切笼罩在了他的身上,这让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竟然流出了凄惨的泪水。

“救救我……谁能过来救救我?”

“啪啪!”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响起,随即,一个披着兽皮的身影出现在了男人的身后,而在她手上,还握有一根长满荆棘的藤蔓。

男人看到出现在眼前的身影,身体没由来颤抖了一下,随即目光呆滞,有些认命道:“带我回去吧,我不会再逃了。”

一只粗大的手掌取下头上的兽皮,露出了其中丑陋的面容,对方有很粗的头发,眼睛酷似人眼,嘴有利牙,四条宛如触手一般的舌头不停在半空扭动、打转。

依稀可见对方拥有一些女性的特征,这是一个蛮血者,一个女性蛮血者。

如果说男性蛮血者还有几分人样,那么雌性蛮血者就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