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披着人皮的怪物(1 / 2)

李沛一副已经放弃抵抗的样子,引起了马坤的注意,他嘴角咧着,弓着腰,发出一些不知是笑还是哀嚎的声音。

肚子破裂,浓稠的血液滴落在地上,而奇怪之处在于,这些血液不是红色,而是如同泥浆一般的漆黑色。

“嘶嘶……”

而在马坤前面,则是一个两三岁左右的婴儿,对方在落地之中,明显膨胀了几圈,形态像是野兽,四肢趴地,喉咙中发出不明的嘶吼,而脑袋则无比硕大,长相也完全算是畸形。

李沛之前也见过怪异,虽然渗人,但最起码还有可以分辨的五官,但眼前这怪异,五官早已挪位,嘴巴长在右脸颊、眼睛只有一颗,位于眉心,至于鼻子完全就是两个黑洞,整个模样看上去呈一种极不规则的形态。

怪异目露凶光,死死地锁定在李沛的身上,那毒辣的眼神似乎要穿透李沛的身体,夺回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意识。

怪异如同超凡者一样,能力也是千奇百怪,这怪异想必就是能将一部分意识附着在其它生灵体内,然后操纵对方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正如那十九名吊挂在房间中的尸体,这怪异用怨气为食,那些上吊者,不过是对方进阶的祭品罢了。

对方之前那一撞,让李沛胸口这时候还觉得有种火辣辣的痛感,这怪异实力强悍,比起影魔的微笑怪异,无疑更恐怖一些。

李沛看着马坤说道:“这就是你生的孩子?我收回之前说的话,这何止是恶心,简直就是让人倒胃口。”

“你又当妈又当爹,肚子里天天放着这样一个丑东西,哎,你裤子湿了,冒昧问一句那是鲜血还是羊水啊?”

李沛一边擦拭嘴角的鲜血,一边笑着说道。

当他说完最后一句话之时,马坤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黑紫色,双眼鼓胀凸出。放射出血红的凶光,杀机大作,而李沛却凌然不惧,就这么与对方四目相对。

“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别生气,我夸夸小囡好不好?”

李沛揉着胸口,看向冲冠眦裂的马坤,一字一顿道:“活儿不错,该赏!你女儿可真棒。”

马坤的牙关咬得咯吱咯吱爆响,面色青白红绿直转,额头上更是暴起一条条狰狞的青筋,随即从牙缝中挤出了五个字:“给我弄死他!”

猛然间,红光一闪,那怪异身上泛起一缕红芒,仿佛覆盖了一层血液,怨气更是达到了某种巅峰。

“嘶!”

怪异伸出黑紫色的爪子,宛如一道箭矢,朝着李沛身上就穿透过去,它要用最残忍的方式折磨李沛!

这怪异速度原本就快,而感受到马坤的愤怒,它的实力更是暴增,坐在地上的李沛根本躲闪不了!

马坤狞笑着看着前方,他发誓会让李沛跪在地上向自己求饶,而在那之前,他会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对方。

眼看怪异就要命中李沛的时候,身前的影子里有血丝涌动,下一秒,影子隆起,宛如烂泥的影魔阻挡在了李沛的身前。

怪异来不及反应,一双臂膀直接穿入影魔的体内。

“嘶!”

一声哀嚎从影魔体内响彻,下一秒,一个面色苍白的怪异从影魔脖颈处钻出,对方有着一张微笑的脸,以及两行留下的血泪。

如果微笑怪异能说话,它很想问问,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它?

婴儿怪异想要挣脱,而影魔体内的怪异则忽然伸出双手,抓在了对方的臂膀,使其短时间无法脱困。

见到这一幕,马坤顾不上腹部痛苦,正准备上前救出小囡的时候,却见李沛的身后,不知何时,竟然浮现出了一道倩影。

身穿麻衣的女人站在李沛身后,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就像是……一具刚刚死去不久的尸体。

却见她现在双眼紧闭,肩膀处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骷髅小人,那骷髅端坐在少女的肩膀,一边摆动着双腿,一边用绿油油的眼眶盯着自己,似乎有种小孩子般的童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