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求救(1 / 2)

没有去管那颗灰色石头,此刻彭子邶欣喜无比,但很快,他的眼神就暗淡了下来。

就算有了初级熔炉又能怎样,他现在就要死了,初级熔炉现在只有提取和感知危险这两个作用,救不了他的命。

“盒子!”

猛然,彭子邶看向那个漂浮着的白色盒子,既然都有初级熔炉这种反科学的东西了,那么漂浮着的盒子,就可能不是幻觉了。

那么这个盒子里是什么呢?有没有能救命的东西?

彭子邶不知道,但他总觉得,打开看看也好,不管有没有能救他命的东西,看看总是没错的。

眼前有些发黑,头也很晕,彭子邶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尝试着抬起自己的右手。

撕裂般的疼痛瞬间让有些头晕的彭子邶精神了起来,也许是因为砍感染者时用力过度,造成了肌肉拉伤,虽然休息了一会缓了缓,能够小幅度移动右手了,可还是非常疼痛。

好在那盒子距离彭子邶并不算太远,伸手就能拿到。

彭子邶咬着牙,忍着剧痛,一点点的把右手移动到盒子下,然后张开手掌抓向那洁白盒子。

实质般的感觉出现在手中,彭子邶一喜,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打开了盒子。

洁白散发着乳白色微光的盒子在被打开的那一刻,就如同燃烧的纸张一样,快速消融了。

彭子邶先是一愣,然后就感觉手中一沉。

低头看去,只见在他的手中,躺着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银白色金属魔方和两颗胶囊。

还没有看仔细,彭子邶就感觉手上一轻,那乒乓球大小的银白色金属魔法、瞬间变成银白色液体从他的指缝中滑落。

如同有生命一般,那些银白色液体汇聚在了一起化成一条银白色的小蛇,然后小蛇向着彭子邶的左手快速爬去。

彭子邶大惊,本能的想去躲避那条小蛇,可是他的身体却不听使唤,最终,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条小蛇缠绕在了自己的左手手腕上,最后一震蠕动后变成了一块手表的模样。

那手表模样的东西是什么,彭子邶不知道,现在他的左臂动不了,也没办法查看,但右手上的两颗胶囊一样的东西却是能够查看的。

慢慢收回手臂,将那两颗胶囊拿到眼前,彭子邶仔细看了看。

两颗胶囊,一颗红白,一颗黑白,看起来和普通的感冒胶囊差不多,不知道是不是药,要是药又是治疗什么的。

“反正都要死了,管他呢!”

没有过多思索,彭子邶直接将两颗胶囊送入口中。

有了初级熔炉,又有左手手腕上的那块“表”,彭子邶觉得,这两颗胶囊必定不凡,也许真的能救活他也说不定。

随着两颗胶囊入腹,一股清凉感和一股灼热感在彭子邶的体内不停地交织着。

这让彭子邶感觉非常非常难受,本来就是强弩之末的他再也禁不起折腾,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

……

如同跌落进了深渊,失重感和天旋地转的感觉让人喘不过气来,彭子邶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可是窒息感还是铺天盖地地涌来……

“呃……!”

猛然睁开眼睛,彭子邶剧烈地喘息着,窒息感渐渐退散,他下意识地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