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提取(1 / 2)

彭子邶闭上了眼睛,想着人死之前,都会想些什么呢?会不会真的如同电视剧里那样,回忆这一生的过往。

想到一生的过往,彭子邶不禁想起了自己的一生。

彭子邶出生在农村,有个比他大四岁的姐姐,童年和大多数农村孩子一样,没有什么可回忆的地方。

在上小学时,爸妈闹离婚,最终法院将自己判给了他爸,自此,他妈就带着他姐姐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

他爸在离婚后不久就重新找了一个,过了一年后那个女人就生下了一个孩子。

为了生计,他爸外出打工,而他则由那个女人看护。

大多数后妈都不好,但彭子邶觉得自己的后妈人还不错,没有少他吃穿不说,平时对他的生活也是照顾的相当妥帖。

可是,随着他妹妹慢慢长大,彭子邶就相信了后妈大多都不好这句话了。

有好吃好喝的,他那个后妈都会偷偷的留给他妹妹,他是一口也吃不到。

买新衣服时,都是他妹妹两套,他一套,而且他的还是最廉价的那种。

彭子邶也将这些事情告诉过他爸,但是他爸总会这样说:

“你是哥哥,让着妹妹是应该的。”

最后,他什么也不说了。

随着年龄一点点变大,彭子邶也不在意那些小事了,并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是哥哥,要让着妹妹,而是因为在这个家里,他就是个外人。

成年后,彭子邶就辍学外出打工了,也自那一年起,他没有再用过那个家里的一分钱。

没有学历,没有经验,没有熟识的人,独自一人初入社会,头一年里,彭子邶吃了很多苦。

在这一年里,家里没有主动给他打过电话,一次都没有,都是他打电话回家问候,只不过每次都是不咸不淡的几句话。

这一年,没有挣到钱的彭子邶并没有回家过年。

第二年年末,彭子邶带着四千多块钱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他到家得时候,已经是大年三十的晚上了,当小院门打开后,他爸露出疑惑的表情,看着他说的一句话彭子邶到现在还记得。

“你找谁啊?”

看着自己父亲那陌生的眼神,彭子邶当时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并说道:“爸,我是小邶呀。”

他爸听到彭子邶的话,眉头皱了皱才说道:“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进来吧。”

说完,也不看彭子邶,转身就进了屋。

那陌生的眼神和平淡的语气,让彭子邶很不是滋味,他本想转身就走,但最终还是没有。

进了屋,彭子邶就看见客厅的茶几上摆满了饭菜,身穿睡衣的女人侧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将电视的声音放大了些。

在她旁边,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正端着一个小碗,好奇的盯着刚进屋的彭子邶。

“宝贝,赶紧吃饭,吃完妈妈给你压岁钱。”女人摸了摸女孩的小脑袋说道。

女孩闻言,不在看彭子邶,拿着筷子低头扒拉起碗里的鸡腿。

女人看都没看彭子邶一眼,就好像彭子邶不存在一样,自顾自的换着电视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