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首次外出(1 / 2)

刚打开门,彭子邶就听见一阵急促的吱吱声,他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最坏的结果出现了!”

那吱吱声是床腿摩擦地面的声音,床自然不会自己动,所以说,被绑在床腿上的陈丽,“活”过来了。

果然,打开房门的彭子邶就看见被绑在床腿上的陈丽正在挣扎着,因为被绑住了双手双腿,所以它的挣扎看起来更像一只大虫子在蠕动。

当门被打开,彭子邶出现在门口后,陈丽那双漆黑的眼睛就看了过去,并且它还张开了嘴,发出低沉的呵呵声。

事实证明,只要身体基本完好,头部没有遭到破坏,依旧可以变异,最终“活”过来。

检查了一遍鞋带是否有松动后,又将其加固了一番,最后,经过观察,彭子邶还发现,变异后的人,依旧没有停止变异。

隐隐约约,彭子邶觉得变异人那灰白色的皮肤颜色似乎有加深的趋势。

而且变异人口腔中的黑点也在缓慢增大。

彭子邶并没有处理掉陈丽的打算,他准备留着陈丽,观察一段时间。

天渐渐地亮了,坐在椅子上裹着被子的彭子邶手拿一支笔,在小本本上将他的发现与猜想都记录了下来。

等写完最后一笔,他抬头看了看,窗外已经是灰蒙蒙的一片了。

雾依旧在,没有丝毫消散的征兆,转头吹灭一旁的蜡烛,彭子邶站起身,美美的伸了个懒腰。

被绑着的变异人陈丽身体不停地扭动着,但与晚上相比,幅度小了很多。

因为被一条秋裤绑住了嘴巴,那种低沉的呵呵声也小了很多。

再次检查一番鞋带是否有松动后,彭子邶便出了房间。

今天是大雾来临后的第四天,救援没有到来,外边依旧危险。

回到房间,彭子邶脱光衣服,站在昨晚刚搬回房间的大镜子前,检查着自己的身体。

他已经决定了,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检查一遍。

因为除了被感染者咬伤或者抓伤外,彭子邶并不知道病毒其他的传播方式,自然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也被感染了。

他也想过,如果发现自己被感染了该怎么办,最终的结论是没有办法。

这个结果让人有些绝望,但彭子邶觉得,他至少还能在自己还是人的时候结束自己的生命,阻止自己变成那种如同丧尸般的变异人。

一个人待在一座小小的房子里,没有水没有电,是非常非常难熬的,说是度日如年也不为过。

在煎熬中度过了五天时间的彭子邶感觉自己快崩溃了。

在这五天里,只有前三天的时候和来借水的王雨妃说了几句话,其他时间,他都是一个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简单地吃了早饭,彭子邶背起一个包,拿着被他磨的锋利无比的不锈钢菜刀,出了房间。

他打算去搜刮点能用的上的东西,最好能找到食物和水,他的存货虽然还能坚持好长一段时间,但救援一直没来,眼看是没有希望了,坐吃山空可不行。

为了安全,这次的活动范围就是这栋楼。

首先,彭子邶决定将能拿的到的东西先收集回去,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消防水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