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致命、特性(1 / 2)

彭子邶的这一刺,位置是心窝,然而长刀入身,不但没有解决掉变异老人,反而激发了老人的凶性。

就像突然爆发了一样,变异老人的力气猛然增大,那两只干枯的手掌不停地扒拉着,挡在门口的杂物也开始摇摇欲坠。

彭子邶眉头一皱,抽回长矛,然后直接对准老人的头颅,用力刺了过去。

之所以第一次没有刺老人的头颅,是有原因的。

第一,彭子邶想要试试,除了头部,感染者还有没有能致命的地方。

第二,变异老人毕竟是王雨妃的亲人,要是直接砍了头,连个全尸都没有,感觉有些不好。

结果很明显,刺心脏都不死,身体其他地方也悬,所以彭子邶决定结束战斗。

只不过,意外再次发生,也不知道是变异老人的头颅太硬,还是菜刀质量太差,嘣的一声,菜刀就断成了两节。

短暂的愣神后,彭子邶继续拿起已经断了刀刃的简易长矛,再次向着变异老人的头部刺去。

因为没有了刀尖的那部分,所以接连刺了几下,都如同刺在了老树皮上了一样,不但没有对变异老人造成多少伤害,而且还更加激发了变异老人的凶性。

吱吱几声,门口的沙发直接被变异老人向前推动了一部分。

没有备用武器,这是一个致命的缺点,重新准备武器已经来不及了。

没有办法,彭子邶只好瞄准变异老人头部脆弱的地方,比如嘴巴和眼睛。

可是变异老人又不是死物,会站在那里任由彭子邶刺它,所以接连好几下都没有刺中。

又连续刺了十多下后,终于噗呲一声响后,那半截菜刀刺进了变异老人的右眼。

顿时,还在发狂的变异老人猛然停下了所有动作,如同运行的机器被拔掉了电源。

见状,彭子邶也从慌乱中渐渐稳定下来,为了防止意外,他猛然转动手中的简易长矛,让那刺入变异老人眼中的半截短刀旋转起来。

搅动过后,彭子邶又用力将手中的简易长矛向前推了一段距离,让那半截断刀刺的更深了些。

少许乌黑散发着浓烈腥臭的液体从变异老人的伤口中涌出,彭子邶闻到这个味道,胃里直接一阵翻滚,险些吐了出来。

松手后退几步,捂住口鼻的彭子邶看向王雨妃,说道:“应该解决了。”

王雨妃因为站的比较远,所以看的并不是太清楚,听彭子邶说解决了,她便拿起蜡烛,大着胆子向着老人门口走去。

当看见变异老人现在的样子后,王雨妃直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看起了丑陋恶心无比的“人”是她的公公。

无奈,事实就摆在眼前,不信是不行的。

缓了口气后,彭子邶上前将已经破损的简易长矛从变异老人的眼眶中拔了出来,然后又提着长矛在变异老人身上捅了几下,确定变异老人已经死亡后,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再次杀死一名感染者,彭子邶多少也了解了一些感染者的特性。

感染者的皮肤特别坚韧,如同树皮一般,用刀去砍的效果不如用尖锐的东西去刺来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