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脑子是个好东西(1 / 2)

“砰!”

“砰!”

“砰”

“……”

……

王雨妃坐在地上,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努力忍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很快,撞门声就消失了,王雨妃红着眼睛,盯着那扇门,她怕,怕下一刻,那个恐怖的身影从门后冲出来。

虽然很怕,但王雨妃还是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且小心翼翼地向着那扇门走去。

因为、老太太还在里面。

等到了门边,王雨妃将耳朵贴在了门上,一阵如同撕扯破布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紧接着就是一阵咀嚼声。

就算再怎么不想接受,但她此刻也明白,老太太怕是凶多吉少了。

王雨妃下意识地退后几步远离那扇门,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恐慌。

她恐慌,是因为老太太是他的母亲,是他最爱的母亲,她不知道他回来了自己该如何交代。

但她更担心,担心他回来后知道自己的父母都不在了,会伤心难过。

不过想到现在外面的情况,以及这恐怖的病毒,王雨妃的恐慌就转变成了担心,担心他和孩子的安全。

王雨妃很清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再次见到他和孩子。

所以,渐渐从恐慌和担心中缓过来的王雨妃决定先解决眼下的问题,于是她决定找人帮忙。

……

从隔壁回来后,彭子邶先煮了碗面,吃过后就搬了把凳子在陈丽的房间里坐下,等待着陈丽的变异。

彭子邶相信,感染上新型病毒的人必定不在少数,那么变异的人肯定也不会少。

现在既然有机会能弄清楚一些变异的情况,那么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以后会怎么样彭子邶不知道,但要想活的更久一些,那么了解这些致命的东西绝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随着夜晚的降临,房间里也变得越来越暗,彭子邶点上了一根蜡烛放在了床头柜上。

房间里很冷,加上一具尸体,感觉就更冷了,彭子邶直接卷了一床被子在自己身上,只露出一个头。

每过十分钟,他都会翻开陈丽的眼皮、撬开她的嘴看一看。

经过两个多小时观察,他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晚上变异的速度比白天要快很多很多。

至于这个结论是否正确,彭子邶就不知道了,因为没有更多的样品给他记录观察,但至少在陈丽身上,是这么个情况。

按照这个速度,彭子邶估计再过最多两个小时,陈丽的眼睛就会完全变黑,身体也会干枯成王松鹤那种模样。

至于变成那个样子后陈丽会不会“活”过来,他就不确定了。

过去了大概一个小时,敲门声响起,将正在等待着陈丽变异结果的彭子邶吓的一个激灵。

这个时候来敲门,还敲的这么急,彭子邶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隔壁的。

果然,打开门后,彭子邶就看见了端着蜡烛的王雨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