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下场(1 / 2)

一直到下午,异变依旧没有发生,彭子邶倒想看看老人的状态,可是老太太一直陪在老人身边,他只要一进门,老太太就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他,无奈,他就只能退出房间。

在这期间,彭子邶也回去看了陈丽几次。

陈丽的异变依旧在继续,不论是她的眼睛还是口腔中的黑点,都在加深加多,只不过这个过程很缓慢。

那老太太嘴实在是太毒了,在停了一段时间后,又开始嘟嘟嚷嚷神经兮兮地骂起了王雨妃,彭子邶索性和红着眼睛的王雨妃打了个招呼,回到了隔壁。

……

关好门,王雨妃回头看了眼老人的房间,手中是彭子邶走时留给她的简易长矛。

微微叹了口气,随手将长矛靠着门后的墙壁放着,然后进了厨房。

已经一天了,老太太都没有吃过东西了,王雨妃打算做点吃的给老太太送过去。

只不过到了厨房后王雨妃就犯难了,家里虽然有米有面,但是煮不了啊。

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能直接吃的只剩下两个西红柿了,其他的东西,都是要煮熟了才能吃。

这时王雨妃才记起,今天早上她已经吃掉了最后半盒饼干。

不论怎样,饭还是要吃的,毕竟老太太年纪大了,如果在饿出个好歹来,也不好和自己老公交代。

于是,王雨妃找了一个装过玩具的铁皮盒子,用剪刀剪掉一面,架上铁锅,做了一个简易的灶台。

没有木柴,她就用旧衣服、买快递剩下的破纸箱、以及一些废旧报纸生火。

费了好大劲,弄得整个厨房都乌烟瘴气的王雨妃,终于做好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

没错,就是一碗,不是她不想多做,而是没有水了,只够煮一碗。

端起盛好的面,王雨妃走向老人的房间。

天已经开始黑了,整个房间都十分昏暗,床头柜上,点着一盏香薰蜡烛,照亮着一小片地方。

淡淡的香味在鼻尖萦绕,王雨妃突然想起了那个男人,那个对自己很好,很有情调的男人,原本压抑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妈,吃点东西吧。”王雨妃将面碗端到老太太面前,柔声说道。

老太太坐在床边,佝偻着身子,转头看向王雨妃递过来还冒着热气的面碗,伸手一扫。

“啪”的一声脆响,瓷碗落地摔的粉碎,面与面汤更是洒了一地。

“吃!你个没良心的,都这个时候了,就只知道吃!你看看!你看看!你爸都成什么样子了!”

老太太一边喷着口水,一边指着床上的老人。

王雨妃没有去理会老太太,她只是盯着洒了一地的面条,眼泪大滴大滴的从眼眶中滚落。

她感觉自己很委屈,但依旧死死地咬着嘴唇,没有开口。

“强子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东西回来,他不在,你就眼睁睁让你爸等死……”

老太太嘴里依旧不停,王雨妃一边听着,一边蹲下身,用手捡地上破碎的瓷碗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