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变异人(1 / 2)

当见到那人的脸后,彭子邶直接倒吸一口凉气,冷汗也是瞬间就冒了出来。

没有多想,彭子邶直接关门,可是那人比他速度更快。

与昨天相同的局面出现了,一只灰白干枯的头颅卡在门缝里,不论彭子邶怎么用力,门就是关不上。

“呵……呵……”

灰白干枯的头颅中,发出一阵阵诡异的呵呵声,还有黑红色粘稠的液体不停地从那张看起来十分恐怖的口中滴落。

这次没有人帮忙,所以想要破解现在这种尴尬的状态,只有靠自己。

好在彭子邶的手中还拿着一把不锈钢菜刀。

于是,彭子邶侧过身,面对那只灰白干枯的头颅,一边用力抵着门,一边挥动右手,不锈钢菜刀快速劈下。

“铛!”

一声脆响,如同劈的是钢铁,彭子邶手中一麻,不锈钢菜刀差点脱手飞了出去。

看着只掉了一撮头发的灰白头颅,彭子邶再次举起菜刀用力向下劈去。

这一次,彭子邶没有去劈头盖骨,而是瞄准了那干瘦的脖子。

如同砍中了树皮的触感传来,这次虽然没能一击砍断那灰白干瘦的脖子,但菜刀总算是砍进去了。

连续挥动手臂,彭子邶也不知道自己劈了多少下,直到感觉挥空后才停了下来。

定睛一看,只见那颗灰白干枯的头颅已经掉在了地上,只余下一丝皮与脖子相连着,断口更是模糊一片。

彭子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靠着门滑坐在了地上,他先看了看手中的菜刀,已经卷刃了。

浓郁地血腥味从门外传来,很是刺鼻,彭子邶扔掉手中的菜刀,撑着门站了起来。

看着地上的头颅,彭子邶并没有因为自己杀人了而产生恐惧,他现在只觉得有些恶心以及震惊。

刚才开门时彭子邶就发现了,那个人穿着王松鹤的衣服,而此刻地上的头颅,虽然呈现出干枯的灰白色,有些变形,但隐隐还是能认的出他就是王松鹤。

彭子邶想着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成了这个样子,造成这样的原因,总不能是因为自己把他打了一顿造成的吧。

拿过扫把,彭子邶将地上的头颅扶正,忍着恶心,蹲下身研究起来。

就外貌上来说,整颗头颅整体都呈灰白色,又有些干枯,整个就一张有些皱巴巴的皮包着头骨一样。

头发还有,不过不多了,整个头皮多一半都光秃秃的,而且没了正常人那种质感,现在更像是枯草,又黄又干,甚至被扫把一碰,还会掉下一些。

最恐怖的是眼睛和嘴,这颗头颅的整个眼睛,都是漆黑一片,没有一点点眼白,嘴巴里更是长出了四颗獠牙,虽然不长,只有四五厘米左右,但却十分骇人。

找了个衣服架,塞到头颅口中,彭子邶想看清楚那四颗獠牙,了当打开头颅口腔后,他发现,头颅的口腔内,也是灰白一片,并且还有着密密麻麻如同芝麻大小的黑点,看起来恶心无比。

差点吐了的彭子邶连忙抽出衣服架,然后站起身,缓了缓后,将头颅扫到一旁,然后打开了门。

门外,是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以及身上血肉模糊的陈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