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异变开始(1 / 2)

吃饱喝足,又休息了会,彭子邶开始清理客厅门后的东西。

这个时候,用东西抵住门是没错,但不能堵死,不然着急出去的时候,出不去就麻烦了。

花了大半个小时,将门后的东西清理了个七七八八,只留下一个沙发抵着门后,彭子邶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折腾了一天,他也累了。

将床挪到门后抵住自己的房间门,试了试确定门从外边不会轻易被打开后,彭子邶钻进了被窝,没一会就睡着了。

……

王松鹤两人的房间里,陈丽坐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捂着头,嘴里不停地骂着王松鹤,说他没用,说他不是男人。

骂着骂着,陈丽就哭了起来,开始抱怨,说刚开始不要堵门,就没有这回事了,现在倒好,被人打了连个报警电话都打不了。

然而,任凭陈丽的谩骂和抱怨,王松鹤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应她,只是自个躺在那哼哼唧唧的。

说的累了,陈丽也就不说了,头上的伤已经自己止血了,除了有点头晕外,也没有别的感觉,渐渐地,困意袭来,陈丽就那样坐在地上靠着墙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再次醒来时房间里已经漆黑一片了,耳边王松鹤的哼唧声依旧在继续着,并且还伴随着剧烈的喘息声。

这时陈丽感觉不妙了,心里想着是不是那个疯子下手太重了,王松鹤被打出毛病了,便连忙站起身去摸索自己的手机。

小腹处隐隐有些疼痛,但此刻陈丽已经顾不得了,她在床上摸到了自己的手机,打开看了看,还有百分之二十七的电。

暗自庆幸那个疯子没有拿走自己的手机,陈丽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照向王松鹤。

当看清楚王松鹤现在的样子后,陈丽先是吓了一跳,然后连忙跑到王松鹤身边,查看起他的状况。

此时的王松鹤,在手电筒的照射下,脸上全是已经凝固了的鲜血,胸口不停地起伏着,微微张开的口中不停地哼唧着,并伴随着剧烈的喘息声。

陈丽先将王松鹤放平,然后检查起他的身体状况,当她的手接触到他的皮肤后,便下意识地缩了回来。

“怎么这么烫!”

陈丽惊叹一声,然后再次伸手去触摸王松鹤,在两人肌肤接触的一瞬间,一股轻微的灼热感瞬间传来。

陈丽第一个想法,就是发烧了,可又觉得不对,发烧那得多少度才能这么热,这个温度,都烫手了,至少也有五六十度了。

要是真发烧烧五六十度,结果陈丽都不敢想。

不管是不是发烧,现在都要降温,于是陈丽将王松鹤的衣服扣子解开,然后扒向两边。

下一刻,让人吃惊的一幕再次出现了,陈丽的手直接一颤,手机掉在了地上。

不过很快,陈丽就捡起了手机,手电筒再次照向王松鹤。

只见王松鹤胸前露出的皮肤,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灰白色,就像恐怖片里死人的那种肤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