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火起泄愤(1 / 2)

房间里,王松鹤与陈丽躺在床上,充电宝放在两人中间,插着两条线,连接在两人的手机上。

王松鹤带着耳机,一边听歌一边看着小说,陈丽则在玩着一款单机消消乐游戏。

突然,哐嘡一声响,吓了陈丽一跳。

外面的动静早就停了,此刻突然的一声响动,而且感觉声音就是从隔壁传来的,让陈丽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便推了推身旁的王松鹤。

王松鹤摘下耳机,看向陈丽问道:“咋的了媳妇?”

“我听见一声响,好像就在隔壁,你去看看?”陈丽说道。

王松鹤看小说正看到精彩的地方,此刻哪里想动,便不耐烦地说道:“这个时候有响动不很正常嘛,门都被堵死了,又没有人能进的来,你担心什么。”

说完,王松鹤戴上耳机,翻了个身继续看起了小说。

陈丽无奈,她倒是想吼两句,但想到以后可能就要靠这个男人了,于是不在多言,自个起身穿上拖鞋,出了房间。

挨个房间看了一遍,又看了看堵的好好的大门,陈丽松了口气,回到自己房间躺下,看着王松鹤戴着耳机的样子,想了想,她也拿过一个耳机戴上,打开音乐听起了歌。

次卧窗外,彭子邶站在空调外机上,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紧紧的扒着窗沿。

也幸好他没有立刻去开窗户,而是在缓气,不然刚才肯定会被陈丽发现。

等感觉好些了,腿不颤抖了,彭子邶才小心翼翼地去推窗户。

不出意外,窗户被锁住了,完全推不开,于是彭子邶拿出一只粉色的高跟鞋,用鞋跟敲打起了窗户。

因为姿势原因,彭子邶不能用全力,所以敲了几下玻璃也没破。

虽然这样做,会引起那两口子的注意,但此刻彭子邶也管不得太多了。

大概连续敲击了十多下,随着咔嚓一声脆响,整个玻璃窗出现了一层密密麻麻的裂纹。

见有戏,彭子邶加快了频率,很快,半扇窗户的玻璃就被敲碎了,好在碎玻璃是连在一起的,没有四处乱溅,不然又是一个麻烦。

彭子邶收好高跟鞋,扒住窗户,将身体向着窗户移了移,然后手上用力,将上半身挂在了窗沿上。

紧接着,脚下用力一蹬,彭子邶用尽全力翻进房间。

成功进了房间,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才缓缓平熄,一边解身上绑着的消防水带,彭子邶一边盯着房间门。

他很奇怪,敲打窗户这么大的动静,那两口子竟然没来看看。

出了房间,彭子邶瞬间就火了,因为他看见,房间大门后,堆放着各式各样的东西,有沙发洗衣机、还有衣柜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整个给堵了个严严实实,这个样子别说想打开门进来了,就算拿把斧头将门给劈了,也不一定进的来。

在那些东西里,彭子邶还看到不少自己的东西,他没有先去找那两口子,而是快步回到自己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