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太刺激了(1 / 2)

老太太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随即她笑了笑,说道:“虽然他们做的有些不对,但是既然不是什么大矛盾,也就没什么,你一小年轻,也不要太注重面子,说点好话,他们自然就开门了。”

彭子邶闻言顿感火起,什么叫这么做有些不对,一起合租的房子,他又不是没出钱,凭什么把自己关在外面。

此刻老太太这样说,彭子邶也明白是什么意思,说白了,就是不想让他在待这儿了。

虽然明白,彭子邶也不准备挑明,毕竟这样双方都尴尬,他点点头,说道:“我这会再去看看。”

说完,也不管老太太,自个再次来到门边,直接挪开跑步机,然后爬在猫眼上瞅了瞅,见没什么动静,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刚出门,身后的门就被关上了,然后传出一阵轻微的响动,彭子邶知道,老太太应该是把跑步机又挪回去抵住门了。

楼道里的臭味依旧存在,被臭味一激,彭子邶也冷静了下来,他现在回不去,那老太太肯定不会给他开门了,要是在遇到那灰皮怪物就太危险了。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想办法进屋,走大门是不行了,门既然被反锁了,又用东西抵住了,想让那两口子开门,怕是不容易,得想别的办法。

其实刚进王雨妃他们家时,彭子邶就想到了一个回自己家的办法,只不过那个想法很大胆,成功了还好,失败了就会死。

因为户型的关系,两家人的阳台其实隔得并不远,从王雨妃家的阳台上,是可以去到出租房的阳台的。

只不过有些风险,其中要考虑到自身的身体素质和心里素质,以及阳台护栏的结实程度。

彭子邶大概估算了一下,用这个方法他有九成九会从楼上掉下去,不为别的,就因为雾太大,从这面阳台看旁边的阳台完全看不清。

随着时间的推移,彭子邶越来越烦躁,站在门口等着不是个事,于是他拿起鞋架上的一只粉色高跟鞋,想了想后,把另一只也揣进了兜里。

小心翼翼地来到楼梯间,看了看,没有听见什么动静,彭子邶连忙将楼梯间的门关上。

感觉只关门不靠谱,于是彭子邶又回到鞋架旁,抽掉了几双鞋子的鞋带,拿着鞋带将门把手绑了起来。

虽然绑的并不是很结实,但还是能抵挡个一分半分钟,聊胜于无。

又用同样的方法将过道另一侧的楼梯门绑好后,彭子邶才稍微松了口气。

这样一来,想进这个楼层,就得撞门了,只要听见撞门声,彭子邶也就有时间准备了。

经过刚开始的喧闹之后,这会外边变得十分安静,安静的有些可怕。

彭子邶找了处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后,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闭上了眼睛。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刺激了,彭子邶的心神也没怎么放松过,这时他就想闭目养会神。

左手手心处隐约传来一丝丝热感,彭子邶也不想去理会,虽然手上出现个红印并经常散发出热量很奇怪,但此刻他并不想去研究,毕竟眼下还有更糟心的事情需要处理。

稍微休息了一会,彭子邶就爬了起来,此刻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虽然依旧有风险,但比跳阳台靠谱多了。

次卧外边有个装空调外机的小平台,在平台旁边就是次卧的窗户,只要跳到那个小平台上,打开窗户进能进到房间内了。

很快,彭子邶就锁定了次卧外的小平台,这间次卧,是那个酒吧女孩住的,装的有空调,只不过是个旧空调。

虽然依旧有大雾影响,但是隐约还是能看清楚空调外机的轮廓的。

过道到小平台的距离,并不远,大概只有三米不到的样子,想跳过去还是很容易的。

现在的问题就是,以彭子邶的体重,跳到空调外机上,空调外机能不能支撑起他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