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人心叵测(1 / 2)

陈丽目光有些呆滞,过了一会,她才看向王松鹤,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王松鹤闻言就是一愣,随即,两人如同商量好的一般,同时转过头,看向床上的塑料袋。

“就这点,根本不够!”陈丽说道。

“嗯,省着点吃,能抗两天就不错了。”王松鹤点点头。

“那怎么办?”陈丽再次看向王松鹤。

王松鹤沉默了片刻,双眼一眯,道:“我有办法。”

说完,王松鹤快步向着房间外走去,陈丽见状紧随其后。

出了房间,王松鹤来到彭子邶门前,二话不说,伸手拧了拧门锁,见拧不开后,后退两步就撞了上去。

“砰!”

门被撞开,反弹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

因为是出租房,房间内的门锁都是那种非常简易的,所王松鹤没费什么劲,就撞开了门。

门被撞开后,王松鹤当头冲进了房间,当他看见房间角落里放着的那些物资后,顿时欣喜起来。

陈丽也随着王松鹤进了房间,她捏着鼻子,露出嫌弃的目光,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不过当她的视线也落在房间角落的那些物资上时,不禁惊咦一声。

“走,走。”

王松鹤突然装过身,推着陈丽出了房间。

陈丽被推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娇喝一声道:“你干嘛呀!”

王松鹤没有理会陈丽的娇喝,径直走到客厅,来到大门口,他看了看,然后快步走到客厅沙发边,将沙发推向门口。

见陈丽在一旁看着,王松鹤低声喝道:“看什么看,赶紧的,搭把手!”

陈丽闻言愣了愣,然后快步走到王松鹤身边,帮着将沙发推向门口。

这个沙发是以前房客留下的,应该是实木的,有些破损,但并不严重,所以房东没有丢,而是留了下来。

沙发很大,完全可以当做一张小床,自然也很重,两人将沙发推到门口,随即王松鹤抬起沙发,斜着抵住了门。

大门是由外向内开的,有这沙发抵着,想从外边打开门就不容易了。

王松鹤看了看,觉得不保险,于是他又去卫生间将洗衣机搬了出来。

到了这会,陈丽也明白了王松鹤想做什么,她本想阻止,但又犹豫了,最后经过一番思想挣扎,终于下定了决心。

“洗衣机太轻了,把陆小佳的衣柜搬出来。”陈丽开口道。

王松鹤闻言放下洗衣机,小跑几步到了酒吧女孩的房间门口,用力撞开房门。

两人合力将衣柜搬出房间,堵住了门,随后两人又找了些杂物堆在大门后,这样一来,想从外边打开门,根本就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