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出大事了(1 / 2)

王松鹤虽然媳妇媳妇地叫着,但是他和陈丽还没有结婚,这种情况下,陈丽要是离开他是没有任何负担的。

但他不一样,他这几年的心血,全花在了陈丽身上,要是陈丽离开他了,那他就一无所有了。

虽然他还不到三十岁,从头开始说起来简单,但真要这么做,可是太难了。

俗话说得好,头上没有一点绿,生活怎么过得去。

所以王松鹤决定,先哄好陈丽,大不了等这段时间过去了,带着陈丽离开这个城市。

陈丽没有搭理王松鹤,依旧蹲在那里埋头抽泣着,无论王松鹤怎样说好话哄她,她都不为所动,一副你惹到我了,哄不好的那种状态。

折腾了十几分钟,王松鹤见陈丽依旧不为所动,他那种冤枉了自己媳妇的念头越来越重,心中也出现了那么一丝愧疚感。

“媳妇你也别哭了,这一大早的,外面冷,你也饿了吧,我去买点吃的,你先回家好不好?”王松鹤温声细语地说道。

陈丽确实饿了,这两天她都没有好好的吃过东西,闻言便停止了哭泣。

王松鹤见状,连忙拿出钥匙递到陈丽身前,陈丽微微抬头,伸出手接过钥匙。

随即,陈丽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看也不看王松鹤,扶着楼梯护栏晃晃悠悠的向楼上走去。

看着陈丽消失在楼梯转角的身影,王松鹤叹了口气,快步向着楼下走去。

拖着有些发麻的双腿,陈丽捂着口鼻拿出钥匙打开门,客厅里有些昏暗,她下意识的想去开灯,手伸到一半才想起停电了。

回到自己房间,一股淡淡的臭味涌入鼻腔,陈丽微微皱眉。

卫生间里的马桶早就堵住了,没有水,根本冲不了,一直待在房间里还不觉得臭,可是刚从外边回来,那种臭味就很明显了。

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想通通风,可是寒冷的空气不停的灌入房间,陈丽只好关上窗户。

突然,陈丽想到刚才路过客厅时好像看见了厨房有水,她快步出了房间,走到厨房一看,果然。

厨房的角落里放着一桶水,看那水的颜色,就知道不干净,保准不是喝的。

没有丝毫犹豫,陈丽直接提起水桶,摇摇晃晃地向着自己房间搬去。

水桶里的水并不满,大概只有五分之四,这对平时根本没干过重活的陈丽来说,还是有些吃力的。

费了老大劲将水弄回房间后,陈丽找到一个塑料夹,用卫生纸垫着夹住了自己的鼻子,然后又找了一个口罩带上,这才进了卫生间。

忍着恶心打扫完厕所,陈丽提着空桶出了房间。

将空桶扔进厨房,陈丽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房间里窗户被她打开了,她准备透透气再回去,抬起手看了看表。

十点过五分。

“都这个点了!”

陈丽微微皱眉,这都过了一个多小时了,王松鹤还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