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细思极恐(1 / 2)

“你什么意思?”彭子邶脸色阴沉,看着挡着门的男人。

“兄弟,你不厚道啊,你那那么多吃的,分我一点怎么了?我又不白拿你的,我给你钱!”男人冷着脸,目光瞟了瞟彭子邶房间里那些东西。

“你想要,自己去买就是了,我这不卖!”彭子邶干脆地说完,直接伸手推了那个男人一下,那男人向后退了两步,趁着这个机会,他直接关上了门。

男人看着已经被关上的门,脸上的表情逐渐阴冷起来,他恨恨的盯着彭子邶的房间门看了一会,然后回到了自己房间。

没几分钟,男人从自己房间里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包和一串钥匙,随后他就出了门。

彭子邶吃完泡面,拿着锅碗去厨房清洗干净,然后将锅碗收好,他准备休息一下后,再去弄两桶水回来。

至于那个男人的事情,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不卖给那人吃的,是因为他现在是真的有些反感那两口子了。

吃饱了,人就犯困,彭子邶也不例外,他本来想休息一下就去弄水回来的,结果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

王松鹤刚打开门,一股恶臭就扑面而来,他立马伸手捂住了口鼻,关门后快步向着楼梯间走去。

那恶臭味,王松鹤自然知道原因,因为楼道里的垃圾,也有他的份。

以往,每天一大早都会有清洁工清理楼道,但王松鹤没想到,今天都这个时候了,清洁工还没有来。

本来就不好的心情,再加上被那股恶臭一熏,王松鹤的心情更不好了。

刚下了两层楼,王松鹤就感觉自己的腰有些疼痛,这让他想起这两天自己媳妇的索求无度。

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自己媳妇也才二十出头,按理说需求不应该那么大才对,而且这两天自己媳妇的花样似乎多了……

“不对!不对!”

王松鹤扶着楼梯扶手,一边走一边紧皱眉头,仔细地分析起来。

自己媳妇上班的地方就在他公司的楼上,平时上下班他们也都是一起的,就算一方加班,另一方也会等着,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有问题。

既然下班后没有问题,那么上班的时候呢?

王松鹤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件事情,他记得,好几次他媳妇加班,他在楼下等着的时候,都是一个男人送他媳妇下楼,那个男人就是他媳妇的主管。

而且王松鹤总觉得,那个男人看自己媳妇的眼神有些不对,色眯眯的,充满了欲望。

要知道,他媳妇的长相虽然算不上特别好看,但是她身材好啊,尤其是一双大长腿,要是在化个妆,穿上一套职业装,那简直了。

细思极恐,想到了那个男人,王松鹤又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好几次她媳妇下班后,穿的丝袜都不见了,问她她就说不小心刮坏了就扔掉了,要不就是说丝袜质量不好,容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