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异变初生(1 / 2)

这种人工湖为了美观,岸边会种植一些芦苇野草,泥土松软,没办法站人,但因为经常有人来这湖边钓鱼的关系,湖边有些地方还是可以站人的。

很快,彭子邶就找到了这么一处地方,岸边原本松软的土地被经常踩踏,已经板结了,他走了过去,在湖水边蹲了下来。

伸出手捧起一点水,入手冰凉,看了看颜色,还算清澈。

彭子邶又将手中的水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略微有些淡淡的土味和腥味。

感觉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于是彭子邶拿起水桶开始装水,这样一桶水,有近二十升,足够用上一两天了。

咕嘟咕嘟的声音不断响起,在这安静的清晨,在这浓雾中,听起来有些诡异。

眼看着水快装满了,突然一下,彭子邶的左手手心猛然一痛,像是被烟头烫了一下一样。

条件反射的,彭子邶猛然一甩左手,这一甩,那种像被烟头烫了一下的感觉顿时消失了,只留下了一丝微微发热的感觉。

彭子邶抬起左手打开掌心,只见手掌心正中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矿泉水瓶盖大小的红斑。

那微微发热的感觉,就是从那红斑中散发出来的。

仔细看了看,见没有什么特别的,于是不在关注,继续灌水。

很快,一桶水就装满了,彭子邶将桶从水中提了出来。

水质有些微微发黄,其中还透着一丝丝的绿意,彭子邶微微皱眉,想到自己那口没洗的锅,最终轻轻的叹了口气,提着水桶向回走去。

左手的手掌心依旧在发热,不过不影响,当彭子邶路过南门时,一个男人和他擦肩而过,两人差点撞在了一起。

彭子邶本想说声抱歉,但那男人似乎很匆忙,脸色怪异地看了一眼彭子邶就快步离开了。

彭子邶一边走着,脑海中一边浮现出刚才那个男人怪异的脸色。

“是恐惧!”

“他在恐惧什么?”

彭子邶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他虽然长的不帅,但也算清秀,五官也端正,算是比较耐看的,不至于吓着别人才对。

“难道是没洗脸的原因?”

微微摇头,彭子邶不在多想,将手中的水桶换了只手拎着,继续在浓雾中前行。

“哐!”

一声轻响,吓了彭子邶一跳。

声音是从他左前方传来的,像是什么东西撞到什么了。

本不想搭理,但紧接着一阵剧烈的喘气声从刚才发出声的地方传来。

声音不大,但在这寂静的时刻还是很清楚的传进了彭子邶的耳中,想了想,彭子邶便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等到了近前,彭子邶发现一辆超市购物用的大推车停在护栏边,里面装的满满当当的。

都是一些食物和水,以及一些生活用品,看起来杂七杂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