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尴尬局面(1 / 2)

彭子邶居住的小区,算是个老小区,小区门口经常会有一些本地的老头老太太摆地摊卖些自己种的蔬菜。

当然,除了卖菜的老头老太太,还有一些卖别的东西的,此刻彭子邶的脚边,就是一个卖古董的。

说是古董,其实就是一些古钱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当然了,是不是真的那就不好说了。

划破彭子邶手臂的,就是古董摊上的瓷瓶碎片。

当看见那沾着自己鲜血的瓷瓶碎片后,彭子邶心里就咯噔一下,暗道要糟。

果然,一个穿着黑色大褂,头发花白,留着山羊胡的老人不知从哪窜了出来,一把抓住了彭子邶那只没有受伤的手。

“你弄碎了我的宝贝,得赔钱!”

“我……不是……”

彭子邶扭动了一下被老人抓住的手臂,见挣脱不开,便指着倒在地上的电驴和撞到他的白色小车,说道:“我不是故意的,那车……”

“别给我说那些有的没的,我这东西是你碎了的没错的,是你弄碎了的那就得赔钱!”

老人打断了彭子邶的话,那看起来慈祥的面孔此时却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行了,老王头,别拉着人家不放,东西我赔给你。”

一个身穿灰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他看向彭子邶,微笑着说道:“兄弟,你没事吧?”

彭子邶看了看眼前这个男人,然后又看了看那辆撞了自己的车,抬起右手手臂,将伤口亮了出来,示意自己受伤了。

见到这一幕,西装男人微微皱眉,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彭子邶,露出一副歉意的表情,说道:“那啥,兄弟,我有急事,要不这样,我给你留个电话,你自己去医院看一下,医药费我给你报销,你看怎么样?”

说完,西装男人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上前一步递给彭子邶。

彭子邶并没有接,他不傻,鬼知道这男人给的是不是他自己的电话。

见彭子邶没接自己的名片,西装男人笑了笑,收起了名片,说道:“等等。”

说完,西装男人回到自己的车上,拿了一个皮夹子后又走了过来。

打开皮夹子,西装男人拿出一叠毛爷爷,数出十张递给彭子邶,并说道:“你去医院把伤口处理一下,在修修车,应该够了。”

彭子邶看了看自己的小电驴,后轮有些变形,塑料外壳破了些,后视镜也坏了一个,估摸着修一修至少得几百块。

至于自己的伤,问题倒是不大,手臂的划伤看起来有些吓人,其实也就是皮外伤,身体的其他地方他也没感觉有什么不舒服的。

一合计,彭子邶觉得一千块的赔偿确实够了,于是他接过钱,放在兜里后准备去扶自己的小电驴。

这一动,才发现老人依旧抓着他,想到地摊上那些碎了的古董,彭子邶连忙看向那个西装男人,说道:“这东西你得给人家赔,毕竟是你撞到我才给人家弄坏的。”

西装男人不耐地皱了皱眉,说道:“老王头,行了,东西我赔给你,让小兄弟先去医院。”

“既然刘经理发话了,那就没问题了。”老人微笑着放开了抓着彭子邶的手。

“算算,多少钱,我赶时间。”西装男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个花瓶,是乾隆年间的,保存的相当完好,市价至少五万起步。”

“这个玉镯是汉白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