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男孩(1 / 1)

幽暗的森林里,巨响还在回荡,夹杂着最后几声零星的怒吼和绝望的惨叫。

在不远一株巨树的叉口上趴着一个少年,感觉有十六七岁的样子,一簇簇的头发像布条一样挡住了脸,看不清模样,他奋力的用绳子固定身体,却因为左边空着的裤腿,而显得极度吃力。

另一个男子穿着一身整洁如新,轻制式黑甲,甲面映着白光的花纹奇异且神秘,看上去就令人悚然,他倒挂在男孩斜上方的树枝上,阴柔的脸上挂着奇异的笑。

“你还有时间考虑的,想救么?那就加入我们。”妖异的男子还是笑着,眼中的戏谑很明显,顺手揉了揉这个像乞丐一样男孩的头,把那脏乱的头发揉的更乱了。

少年摇摇头晃开挡住眼睛的头发笑的很无奈,拍了拍空荡的裤腿道:“放弃吧,这话我脑子听着愿意,耳朵却都要过敏了,你们都吃人,有什么区别?我已经残废了,那天和那个母血魔拼命,你知道的,少了这条腿,我不想救人,我只想死,不然你打那些螳螂的时候会选择把自己绑在一个地方不动?虽然你在我旁边我死不掉,但万一来个比你厉害的虫,我俩可以做个伴嘛,反正你骂不过我,下去我可以让你见识一下近现代高级糟粕产物:喷子。”

男孩顿了顿,嘴上裂开了一个奇异的笑“我俩唯一能联系到一起的,有可能就是那个带走我一条腿的丑八怪,她是不是你妈?。”

“.….”

少年嘴上说着,手上却不停,绑好自己后,一只手从背后的布兜里抽出纹着奇怪纹路的枪械,纹理和妖异男子的轻甲极其相似,纹路却完全不同,另一只手熟练的把一颗血红纹的子弹塞进枪膛又说道:“哎,你既然这么闲天天跟着我,那就帮帮忙,毕竟21世纪了,互帮互助是传统美德,你可以倒挂在树枝上,用优雅的姿势掀翻牛爷爷的棺材板,但是我还是得绑着,才能勉强维持得了猴一样的生活,你帮我紧紧绳子,顺便点根烟,哎想起来一件事情,你们是不是胎生,有没有妈妈?”

男子僵硬的挂在旁边的树枝上看着男孩,张了张嘴,伸手从男孩的裤腿兜里掏出一盒烟给自己点上,深吸一口,指着男孩,“我真的很后悔接了这个任务!今天是我来规劝你回家的第二天!而且我其实到现在都没能接受,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骚话?我说过我们和那些杂种不一样,我们…”

男孩挥起了手抢过男人手里的眼打断了男人的絮叨,“对对对,你们不一样,你们是外星球类人类高贵的进化体,和那些被你们血统同化的低劣垃圾不一样,你们有高贵的使命和任务,就是来杀掉这些同样吃人的什么玩意?”

“异种!”男子脸上的愤怒已经清晰可见。

“嗯,对,异种,看上去就和分门杂类的昆虫进化体一样,但是你们为什么要来地球?为什么吃人?不是秩序的保护者么?你们的兄弟受伤了,所以要喝我家人的血来补补身子?还把他们变成你嘴里的杂种?”男孩的笑脸已经消失,直视着男人的眼睛,面目狰狞。

“异种那是不能再继续存在的生物体,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杀戮,许多的种族都被他们灭族或者圈养了!我们只是冰裔之中自发的执法组织,很多的冰裔和我们的理念也不相同,他们来杀异种有的是为了报仇,有的是为了悬赏,只有我们是为了秩序!我们有规矩的,他们是雇佣军,我们才是你们理念中的的军人!杀你父系的那个冰裔,他的冰核我没有给你么?你手里的子弹是什么做的?你还**拿着我的武器!”

男子大口的深呼吸,渐渐冷静下来,“而且你也是冰裔,我们希望你觉醒去帮助其他的人,但我们不希望你觉醒的时候,走上歪路,我们见过太多野生的冰裔觉醒后渐渐堕落,强大的力量会让他迷失自我,弱者的依附和顺从,这都是问题,我们原本也都是人类,所以我能明白你说的话,你需要力量才能更好的保护剩下那些还活着的弱者,但你更需要管制来约束你的力量不伤害到这些弱者,我给你说说里面的战况吧,他们奋力的一战,二十三打七,杀一个死十六个,这还都是低级异种,而且不是制式队伍。你好好想想吧”

空气一时沉默,现在只有逃跑的声音和被追上的惨叫。

“是的,我们也有私心,损伤太大了,多线开战,啃的都是最硬的骨头,地球的人类,三年?如果我们不在,这些虫子三个月就能把你们吃完。”男子拿过男孩手里的烟吸完了最后一口。

“你很骄傲?你的兄弟都死了,我的家人也没了,你很骄傲么?”男孩缓和了下来,“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三年了,你杀过人么?”

两个人又安静了,这次彻底的安静了,男孩解开绳子艰难的坐起来把子弹卸下,将枪装进了布兜,转身抱住树干,扭过头看着男子,“秩序者不去维持秩序,在这忽悠青少年加入组织,你不像军人,更像个安利人。”话说完,身体一扭顺着树就滑落到了地下,但因为只有一条腿,还是摔倒了。

男孩笑了笑意味不明,又准备开口,前面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和一个平淡无奇的女声,“假狐,这就是一号?为什么少了条腿还能像个废物一样bb不停?”男孩抬头看到一个与男子同样制式的黑甲,上面沾了一些黄绿的液体,看起来不太体面,只不过一副头盔挡住了脸,只能看到一个平平无奇的好身材。

树上的男子跳了下来,刚准备开口说什么,女子再一次开口打断了他,“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的老爹不止一次拿这个搪塞你,小朋友,你还没有记住么?假狐的任务是b级的,任务就是带你回去挨打,其他的事情在任务完成前都不可以做。”身后的林子里却又走出十个人,除了三个冰裔,剩下的七个都穿着破烂互相搀扶着,眼里充斥着胆怯和劫后余生的复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