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趁人之危(1 / 2)

不动神王决 通假字 2179 字 2个月前

砰!

千山的拳头狠狠的打在大个子双臂之上,他的双臂死死的护住自己的头部,被这一拳打一连后退出四五步才稳住身形,差点没一下坐地上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计时器传来声响,雷欣可随即开口:“停!时间到!”

“呼——”千山呼出一口气,冲对面的大个子说道:“你很厉害。”

大个子也将手臂从面前放下,咧咧嘴抽了口气:“嘶——你也很厉害。”

千山扭头看向董俊茂:“陪练完成,再会。”

说完他跳下了擂台,开始将身上的护具卸下。

赵菲飞急忙上前问道:“没事吧?”

“问题不大。”

雷欣可也走了过来,看了一下千山的伤势之后笑着说道:“最近可是第一次见到你被打成这样。”

“没办法,他的力量的确很大。”千山道。

“朋友,再陪我练一场如何?”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千山、赵菲飞和雷欣可同时转头看去,只见是和大个子一起过来的那个瘦子。

千山看了他一眼,扭头看向一边黑着脸的董俊茂,“怎么着?趁火打劫?”

赵菲飞开始就有些担心,现在一听还要找千山练拳,顿时就炸了,指着董俊茂叫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没看到他都受伤了吗?欺负人是不是?疯了吧你!?”

董俊茂横了她一眼:“关你什么事?”

“关我……我……我是他同事!”赵菲飞被他这话咽的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雷欣可也是皱了皱眉头,虽然她知道千山还能继续,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道:“趁人之危,你这人真不咋样。”

“就是!哼~”赵菲飞轻哼一声,“千山,不要答应他!”

董俊茂根本不理会其他人的冷嘲热讽,只是对千山冷笑一声:“呵,怎么?怂了?我给你继续送钱,来呀,有本事来拿呀!”

千山扭扭脖子,有些好笑道:“呵,行啊,只是不知道你打算给我几个钱?钱少了我可是不干的,没时间。”

瘦子开口道:“董老板说只要你愿意,五分钟,五万块,和我打一场。”

赵菲飞顿时着急道:“不行!”

一边的庞冬艳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一幕,同时也惊讶于千山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在那么一个大家伙的拳头下都能扛下五分钟而没什么事情,仅仅五分钟,20万到手,着实惊人!

朱昆朋咧咧嘴,对赵菲飞说道:“我说姑娘,不关你事儿你就别插嘴了行吗?”

“那关你什么事?!”赵菲飞顿时瞪了过去,“不健身不练拳还请出去,不然我报警了!要么去前台付费!”

“你!”朱昆朋被赵菲飞这一句话怼的不轻,顿时暴跳如雷:“你他吗算什么东西?怎么说话呢?你们经理呢,让你们经理过来!”

“经理不在,这里暂时我说了算。”雷欣可有些不耐烦的看向朱昆朋:“还有,请你注意你的言辞,我们经理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要么闭嘴观战,要么就请你上擂台解决问题,这里是拳击俱乐部,不是菜市场。”

“你们……行!行!我记住了你们了啊!”朱昆朋憋的脸色发红。

千山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朱昆朋,随即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庞冬艳,微微摇头。

还以为她眼光多好呢,原来找了一个有点钱的混蛋。

庞冬艳表情瞬间有些复杂,想要张口说些什么,但没能说出口。

忽然,又一个声音传了进来:“吗的!谁记住我们了?让我瞅瞅?!”

所有人都朝训练场外面看去,只见穿着大背心大裤衩的孔大虎大步走了进来,在他眼角贴着一个创可贴,满脸的不愉快。

赵菲飞眼前顿时一亮,快步跑到孔大虎身边,指着朱昆朋说道:“虎哥,他!”

孔大虎对赵菲飞微微点头,随即看向朱昆朋,随即嘴角微微上扬:“呦,我当是谁呢这么大排场,董老板都不敢记住我们俱乐部,这不是朱~大经理吗?”

朱昆朋顿时脸色微微一白,有些惧怕的摆摆手:“原来是虎哥,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不是说俱乐部,我是说那个小子,就只有他。”

“虎哥回来了?”千山笑着说道。

孔大虎对千山点点头,“嗯,等会儿聊。”

他大步来到了朱昆朋面前,虽然他的个头没有朱昆朋高,但是他来到朱昆朋面前的时候,吓的朱昆朋是后退了好几步。

“你你要做什么?我我我可什么都没做!”朱昆朋暗骂晦气,怎么在这里遇见这么一个煞星。

“切~”孔大虎撇撇嘴,又看了一眼站在边上的庞冬艳,对她笑着说道:“我说大妹子,你眼没瞎吧?现在我告诉你,这人就是个流氓、痞子,你跟他,等着玩够了被甩吧!”

庞冬艳有些吃惊的捂着嘴,看向朱昆朋。

朱昆朋一阵的苦笑,但也不敢辩解什么。

“还站在这里干嘛呢?赶紧走啊,哥哥这是为你好,看你也不像风流之辈,你随便找个正常的都比他强一百倍,赶紧走吧,以后少和这种流氓来往,对你没坏处。”孔大虎摆摆手。

庞冬艳愣了愣,看了一眼充满了惧意的朱昆朋,咬了下嘴唇,对孔大虎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快步朝外面走去,临出去之前看向千山,给了他一个歉意的眼神。

“你……我……你……”朱昆朋那个郁闷。

孔大虎一脸不屑的看着朱昆朋:“怎么?我说错了?”

“没,没有。”朱昆朋有些不敢看孔大虎。

孔大虎呵呵一笑:“我又没打你,你怕什么?”

“我……”

“行了行了,看着你我就反胃,多做点儿人该做的事情吧,赶紧滚蛋,以后再让我知道你胡作非为,老子就算是进去住两天也要给你开开荤,知道不?还有你那些破事,随便一件都能让你进去享受几年的,明白?”

“明白,不敢不敢,改天我给虎哥摆酒谢罪,我我这就走,走走了。”说着朱昆朋就急忙朝外面走去,他对孔大虎是真的怕。

朱昆朋正准备离开,孔大虎回头道:“哎,等一下!”

朱昆朋浑身一震,哭丧着脸转过身:“怎么了虎哥?我保证以后老老实实做人,再也不敢了,我谁也记不住!”

孔大虎指着一边的墙角:“去那边蹲半个小时再走。”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