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送药(1 / 2)

不动神王决 通假字 2049 字 2个月前

从当陪练员开始,千山陪任何人练拳都是带着护具的,护具可以很好的保护头部与上身,不带护具这还是头一次,不为别的,只是单纯的想要磨练肉身强度。

如果一直是在护具的保护之下,那么在护具保护下的部位就得不到磨练,也就无法对修炼有什么太大的帮助。

这一周千山每天回去都会进行药浴,使用的药粉也是在原本的基础上增加一味药材的,泡在这种药浴当中的感觉与最低配置药浴有很大的不同。

初次配置出来的药浴会让人感觉浑身冰爽,泡药浴的过程也不会有任何的痛苦,反而提神醒脑。

而加了一味药材进去之后,在这种冰爽之中会流窜出道道暖流,开始的时候只是感觉冰凉之中多了几分热乎,而随着泡药浴的时间越长,这种暖流也会逐渐朝炽热转变,感觉就像是一条条火蛇从体表上游过一般。

虽然还达不到烫的级别,但可以感觉到非常热,再加上周围那些冰凉,这简直就是冰火交加,完全失去了最开始泡药浴的清爽舒服的感觉。

不过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仅仅一周的时间,千山发现自己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体重也是从一百八掉到了一百七不到,而皮肤也开始变得更加有光泽,更加的坚韧,自身的力量也是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变化,千山觉得在护具的保护下已经得不到更好的磨练,所以今天要去掉护具试试看,如果能抗下来,那对自己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马飞章是中量级选手,他的拳比孙宏盛还要重几分,不过他施展全力可不会像孙宏盛那般,而是像对待正式比赛那般,一场六回合,这是有体能分配规划的,不然一场比赛打不完就没力气了,这可使不得,毕竟他的目的是提升,不是将对手胖揍一顿。

陪练一开始,脱去了护具的千山感觉身上好像都轻了不少,不过再面对马飞章进攻的时候又变得有些束手束脚,因为现在自己和他一样,除下脑袋,软肋、腰腹都是可以被攻击的,不再是有护具那般肆无忌惮。

砰!砰!

马飞章先后两拳,一拳打向千山头部,被千山格挡。而另外一拳则是打在千山腹部,打的千山后退了好几步。

千山咧咧嘴,笑道:“继续。”

马飞章原本想停顿一下,看看千山是不是再把护具穿上去,不过看到他没有这个意思,也就没有啰嗦,继续开始进攻。

一回合打下来,千山被打的是呲牙咧嘴,防御的有些手忙脚乱,甚至都没机会打出几拳。

趁着短暂的休息,马飞章对千山说道:“不一样吧?”

千山点头:“完全不同,之前只要保护好头部,现在能被打的地方多了,有点手忙脚乱。”

“哈哈,习惯就好了,职业拳手在赛场上总是将双手架在面前,一前一后,这样做有利于攻击,也有利于进行防御。”

“嗯。”千山点点头。

其实马飞章不知道的是,那些攻击虽然结实的打在千山软肋、腰腹等位置上,但并未对千山造成什么有效伤害,他这身体强度已经不是常人可比的了。

在擂台上想要打到对手,主要攻击目标还是头部,千山第一回合也只是先适应一下,现在打完了一回合之后,他发现他要做的还是尽量保护好头部就没问题,其他地方没所谓,这一场打下来,招架最多的胳膊上也只是出现了一小片淡淡的红印而已,比之前几天好上很多。

简单的休息之后,马飞章招呼千山继续,而千山也很快适应了这种打拳的方式。

当然了,如果有人来找茬,那他还是会第一时间将护具给穿上,他可不会傻到把自己变成毫无防御的沙包送到强大的对手面前。

一场拳练下来,千山看上去是毫发无损,也就是左脸有点发红,胳膊上有条红印,其他地方则都好好的。

而马飞章这边看起来也不比千山好多少,虽然正常训练下来只挨了千山七八拳,但千山的拳是越来越重,每挨一拳都要借防御姿态来缓和一下疼痛感。

“我说千山,你小子的拳可是越来越狠了。”马飞章靠在擂台柱子上喘着气。

千山嘿嘿笑道:“还行还行。”

他哪里敢对马飞章用全力,因为他已经逐渐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开始朝着‘变态’的方向发展,不管是俱乐部职业拳手或者那些找自己来陪练的爱好者,千山都不会用全力,或者说不敢。

但如果是专门来找茬的,千山会毫不犹豫的给他一记重拳,在那样的人面前示弱,只能吃亏。

“千山,我看你最近这技术也有提升,不错,尤其是抗击打能力比你刚来的时候还要强,你看看今天你这一场打下来,像个没事儿人一样。”教练员笑道。

千山苦笑一声,摸了下脸,咧咧嘴:“疼着呢!”

“哈哈哈~”

下午训练结束之后,千山直接打车去了一趟药店,买来足量的药材之后就直接返回家中,成搏击既然下了单,他这边也要尽快的将东西做好。

不过光药材显然是不行的,瓶子也得有,于是千山又跑了一趟,这次直接买了两箱小瓶子回来,一共有240个小瓶子。

接下来就是配置药粉,清理瓶子,熬煮、冷却、灌装……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了晚上九点,千山也是刚刚将成搏击要的100瓶药水做好,然后整理进一个箱子当中,刚坐下准备休息一会儿,然后开始配置自己要用的药浴,放在一边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撇头一看是成搏击打来的,于是就接起了电话:“喂,成哥。”

“嗯,千山啊,今天不是和你说药水的事情,你和你朋友说了没有啊?”成搏击问道。

千山应道:“说了啊,早上你和说完我就给我朋友发了信息。”

“那个,能不能帮忙问问你朋友,我这边急需一点药水,虎子上一场受伤有点重,如果伤势不能恢复一些的话,我怕影响他接下来的比赛。”成搏击说道。

“你的药水用完了?”千山有些疑惑。

这才几天的功夫,就算是成搏击先后给他闺女来了两次药浴,那也应该还剩下三分之一的药水才对。

“哎,别提了,剩下的都给我那败家老娘们儿偷偷给他弟弟用了,吗的,差点儿没给我气死,好歹给我留一瓶啊,竟然一点都不留!”

“呃……”千山顿时大汗,不过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是道:“好,我这边帮你问问,说不定他那边也做好了,我就直接给你送过去。”